039 暴雨前夜4(求收藏)

    “太太子”龚铭迷迷糊糊的醒来后对背身在他面前的太子喊了一句,太子闻言,忙转身过来:“怎么样了?你觉得好点没?”龚铭苦笑:“好多了,太子,希望你别将我的事情告知我父亲,还请麻烦你派人前去皇城的童周阁告知我父亲一声,我将在你府中小住,以备科考!”

    太子点点头:“我已经差人前去了,倒是你,你今日怎会做出那番极端的举动?”龚铭闻言,呆怔了片刻道:“我也是情不自禁,那安平王欺我商贾之户,竟将庶长女作嫡女嫁与我,我今日偶闻在座的公子哥说起那林碧落的身份,一时气不过唉!”

    龚铭嘴上说的很是后悔和自责,可是他心底却仍旧有些不解,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得知林碧落才是嫡女后那么情不自禁的前去搭讪,他其实没有恼怒和愤愤,他只是莫名其妙的觉得林碧落很吸引人,至少他是被吸引过去的,而不是出于愤怒。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会与太子言明的,他看着眼前为他担心的太子,心底暗自高兴,这么一来,有太子这个王牌在,何愁这皇城没有他们龚家的立足之地!是的,龚长存与龚铭此番入京,表象来看是寻亲探友,但实际上却是来结交能够为他们龚家所利用的官员。

    “父亲,你这回肯定要高兴坏了!”龚铭在太子离开后卧在床上笑道,他只觉得背部一阵阵的剧痛,但他并未过多在意,毕竟疼痛是一时的,往后的荣华富贵才是长久的!当然,他死也想不到,一年后的今天,他会因为这剧痛而令一切发生变故。

    端阳节的深夜,安平王府内,林家渊来到了林碧落新换了牌匾的逍游阁内,林碧落命小桃下去煮茶后便坐在一旁看书。林家渊瞧见林碧落的样子后,有些尴尬,但很快他便整理了思绪道:“落儿啊,你看今日这龚铭不是什么好人,再者说了,今日这么一闹,我们安平王府与他们龚家也定是结了仇了,你看”

    “父亲是想说倒不如毁了婚约对吧!”林碧落放下她在看的神农百药经对林家渊说道,她不是用问,而是肯定的在说。林家渊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林碧落笑笑:“这些都是父亲自己能决定的事情,落儿不敢妄下断言,日后一旦出了事情,落儿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怔怔的说:“是啊,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哪懂得这些呢?”说着,他连样子都不再做便打算离开,林碧落在他踏出房门时对林家渊喊了一声:“父亲!”林家渊回头看了眼林碧落:“怎么了?”林碧落问:“父亲可当我们是女儿?”

    林家渊闻言,顿时面色大变:“你这是什么话?”林碧落笑笑:“没有,落儿只是觉得落儿此番入宫收益匪浅!”说完,林碧落打了个哈欠:“父亲,夜深了,该休息了!”林家渊点点头:“落儿,无论何时何地,安平王府都是你最强大的后盾!”

    林碧落想不到林家渊会在此时说这么一句话,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有些想大哭一场。“嗯,落儿明白的!”林碧落说着,对林家渊福了福身:“恭送父亲!”林家渊满意的笑笑,长袖一甩,匆匆的离开了林碧落的院子。林碧落忽然觉得林家渊也是蛮可怜的,他一生为了王府的声誉和自己的利益作斗争,所有失去了儿女情。

    “小姐,茶好诶,王爷呢?”小桃慢了一步进屋,她端着阴雨碎钻茶壶缓缓来到了林碧落面前,林碧落答:“他已经离开了!”小桃满不在意的说:“王爷也真是的,要么不来,一来就走,奴婢真不明白,王爷他到底把小姐当作了什么人!”

    “小桃!”林碧落忽然厉声道,小桃自知失言,忙跪下认错,林碧落却嫣然一笑:“小桃,我说过的,你我主仆二人在,不必以奴婢自居!”小桃不解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却说:“要是你也重来一次又多好啊!”小桃很是不明白的看着林碧落:“小姐,什么重来一次?”

    林碧落摇摇头:“你将这壶茶水端去今日守夜的婆子和粗使丫鬟们喝吧,我先睡了!你也早些休息,明日咱么还得早起去祖母那告知今夜的事情呢!”说完,林碧落雷厉风行的往床榻走去。小桃在原地愣了许久,等她发完呆,茶水也变温热了。

    翌日,安平王府人声鼎沸的很,贾氏一早就起身来到了正厅接待客人而这些客人前来的目的则是来巴结前一晚受太后亲封郡主的林碧落。此时的贾氏笑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细缝,她望着手中那些精美的首饰与玉器珍宝,一方面心里对林碧落很是满意和自豪,另一方面,她又对林碧落很是嫉妒。

    当然了,林碧落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好感,她对贾氏福了福身诉说了几句后,贾氏心里头乐得差点要放爆竹了,因为林碧落说这些器具全权交于贾氏打理,这些是她孝敬贾氏的。在贾氏身边的老嬷嬷见到贾氏这样子,心底对林碧落的手段愈加的惶恐了,因为她知道天下没有白捡的银子。

    老嬷嬷刚想完,麻烦就自己来了:“林碧落,你个下作的女人,你在哪里?你凭什么坏了我的婚事?你给我滚出来!”大厅外,林碧媛那杀猪似得叫喊使得喧嚣的大厅增添了许多的疑问,大厅内多是贵妇小姐,此刻她们都伸长了脖子往外一探究竟。

    “这是林碧媛那丫头?”贾氏对身边的老嬷嬷问道,老嬷嬷点点头:“因着那大小姐要出嫁了,王爷才将她放出来的,可是”老嬷嬷话没说完,贾氏不听也知道昨儿个宫里头发生的事情,她啐了一口茶后恶狠狠的说:“必须要给那丫头苦头吃了,从前李氏在的时候她就没大没现在李氏走了她还这样,难道当我是无物了不成?”

    说着,贾氏示意老嬷嬷扶她起身,她走到林碧落身边时说:“落儿,跟着祖母来学学打理王府!”林碧落恭敬的答应了一声,跟着贾氏缓步往外走,贾氏路过一众宾客都寒暄了一遍,当她来到了大厅外,却冷不丁被一股子冰凉腥臭的液体浇了一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