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暴雨前夜5(求收藏)

    “是谁啊?这是什么?啊血”贾氏被淋了一身的血,此刻她看清了身上腥臭的液体后,整个人不自觉的晃了晃,林碧落在后头瞧见了,不管贾氏身上的味儿有多重,急忙去扶着贾氏。而贾氏身边的老嬷嬷则没林碧落那么勇敢,她一瞬间的犹豫,令林碧落抢了先机。

    等林碧落帮贾氏擦干一脸的污秽后,老嬷嬷趁机对贾氏献起了殷勤,可是贾氏却冷冷的白了眼她:“是谁干的?”老嬷嬷一愣,林碧落提醒了老嬷嬷一句,老嬷嬷忙将矛头指向林碧媛。贾氏往端着铜盆的林碧媛望过去时,林碧媛整个人像是雕刻的石像一般,呆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把那没规矩的死丫头给我押到后院去,落儿,你跟来,祖母今日教教你怎么处置造作的东西!”贾氏愤愤的瞪了眼林碧媛后,披头散发的回头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小心的点了点头:“落儿谨遵祖母教诲!”贾氏闻言,原本僵硬了些的脸有了些松动。

    只见她用力的捋了捋自己额前沾着血的银发,对身边的老嬷嬷伸出手,老嬷嬷愣了一刻,就那么一念之差,贾氏的手就被林碧落扶走了。“哼!”贾氏对老嬷嬷冷哼一声,与林碧落跟着前头被押着的林碧媛往后院走去。

    虽然贾氏说押去后院,但是此后院非彼后院,前者是后宅女人居所的院子,后者则是用来对下人进行管教的地方,阴湿潮冷、骚臭难忍,是个最下等的地方。

    “你们做什么?祖母,祖母媛儿是无心的啊!祖母,媛儿过几日就要嫁于临安了,媛儿答应你会送金银财宝回来孝敬你的!祖母媛儿的回报定比林碧落那贱人多祖母开恩啊祖母!”林碧媛杀猪似得惨叫声喋喋不休,在稍显昏暗的后院里头很是可怖。

    贾氏自打听见林碧媛的话后,眉头就皱的很紧很紧,林碧落看出了贾氏的顾虑,她拿着自己粉色的帕子在贾氏的耳垂与脖颈处擦了擦污渍:“祖母,落儿昨日入宫是受了那临安富户长子龚铭的欺辱,要不然落儿也不会受到太后娘娘的封赏”

    一语中的,林碧落的话说完后,贾氏的眼睛莫名的亮了亮,她似是恍然大悟:“是了,那龚铭是个轻狂的登徒子,我们王府不会与这样的人家做亲家的!”说完,她对身边的几个粗使丫鬟道:“去,拿出藤条沾上盐水,好好的伺候伺候你们这位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小姐!”

    那几个粗使丫鬟得令后便往放着刑具的小房间走去,不多时,当她们出来时,几个人手里都拿了一根粗细均匀的藤条,林碧落含笑望了眼领头的丫鬟,那丫鬟轻轻的对其点点头,林碧落瞬间耷拉了脸对贾氏道:“祖母,还是别这么做了,父亲知道了多少要怪罪的!”

    “他敢!”贾氏怒喝一声,“当初让他别与李氏来往他就是不听,这下好,接二连三的坏事被捅出来,他人差点被李氏害死,这女儿也一点脑子都没有,还有、还有”贾氏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林碧落当下答:“还有小弟差点在荷塘淹死。”

    “对!我可只有那么一个孙子啊!这安平王府的子嗣如此的少她那个恶毒的母亲还要对我唯一的孙子使坏,根本就该死!”贾氏经林碧落一提醒便继续絮絮叨叨起来,说着说着,她又忽然说道:“落儿啊,你以为祖母愿意让府里人喊这没脑子的丫头作大小姐吗?”

    林碧落摇摇头:“落儿不解。”

    贾氏冷笑一声:“当初你母亲与这贱丫头的母亲一同怀上了身孕,这贱丫头的娘当时以为只要能早些生出男孩就能提升地位,而这孩子也会同你父亲说的那样是嫡子,所以她就喝了催生的药汤。那李氏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后,便生下了这个没出息的贱丫头!”

    贾氏说完,有些嫌弃的望了眼林碧媛:“就她那个攀龙附凤的娘也配生儿子?我呸!”林碧落听得有些恍惚,但她听清楚了这其中的关键,林碧媛不过是李氏上位的工具,只不过上位也没能上成。林碧落想了想,望了眼那跪在地上,用帕子堵了嘴受刑的林碧媛,不知道为什么,林碧落觉得林碧媛其实也很可怜。

    “祖母,你先回去沐浴更衣吧,这儿有落儿在就好!”林碧落很是关怀的对贾氏说了一句,贾氏点点头:“也好,你好生伺候着贱丫头,真是该死,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我的脸,最好一次折磨死她,省的日后被我瞧见了心烦!”

    贾氏说着,转了个身,林碧落扶着她走到了门口,这下老嬷嬷不再傻愣着了,她在到门口的一瞬间就扶住了贾氏的手。贾氏微微皱眉:“你拽的这么紧做什么啊?很难受的!”老嬷嬷一瞬间错愕,而后立马将手松了松:“老王妃恕罪!”

    贾氏不满的挥挥手:“罢了罢了,快扶我回去沐浴吧!记得给我准备些柚子水,今天可真够晦气的!”贾氏说着,手又重新搭上了老嬷嬷,老嬷嬷很是小心的扶着贾氏往贾氏的院子走去,一路上,所有的下人们都低着脑袋憋着笑。

    “姐姐,这藤条沾了辣椒水的滋味,肯定很好吧?”贾氏离开以后,林碧落遣了下人们往院子里待着,她由小桃扶着来到了受刑结束的林碧媛面前,林碧媛塞着帕子的嘴此刻哆嗦着,一张一张的却硬是没有话能冒出来。林碧落冷笑一声:“姐姐啊,妹妹送的信你可还喜欢?妹妹为你准备的黑狗血你是否满意?”

    林碧落说完,拿起藤条往林碧媛身上又甩了一下,林碧媛当下虚弱的叫唤了一声,但再也没了杀猪般的声音。此刻的林碧媛像是只瘫痪的狗蜷缩在地上,林碧落眼里闪过一丝怜悯,但她转念又一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林碧媛沉不住气所以她中了自己的计,这说明,林碧媛对自己根本就一直抱着嫉妒和憎恨的心。

    想到这,林碧落含笑对林碧媛说:“姐姐,天气越发的热了,也不知道姐姐这一身伤疤的能不能熬过去呢?”林碧落说完,便径直离开了,独留下林碧媛满腔的怒意和恨意兼伤心。她看着林碧落潇洒的离开,满腹的苦水和恶言相继就虚弱的冒了出来,她在林碧落背后喊道:“林碧落,你别得意,你这贱人婊子,你看着吧,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