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阴毒巫蛊4(求收藏)

    一炷香后,搜院子的家丁回到林家渊身边禀报:“回王爷,奴才找到了这个!”说着,他将一个小黑匣子递给了林家渊,林家渊见此,眉头便皱了起来,而脸色也黑了。林碧媛在一边瞧见了,整个人乐呵的差点飞起来,可是她没注意到林碧落的神色根本没有发生变化。

    此时的林碧落一脸的笑意望着那黑匣子,林家渊对她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林碧落装作为难的样子不愿意说,林碧媛当下就钻了空子:“咦,这盒子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呀,父亲,这不是之前咱们见过的那个装巫蛊娃娃的盒子吗?”

    林碧落瞧着林碧媛那一脸绝妙的演技,心底冷笑不止,林家渊听见林碧媛的煽风点火后,连黑匣子都不打开,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落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林碧落仍是一脸为难的模样,她看着林家渊,张了张嘴,却不说话。

    “妹妹,你难不成是拿着巫蛊娃娃诅咒父亲不成?”林碧媛幸灾乐祸的对林碧落问道,林家渊闻言,狠狠的剜了一眼林碧媛,他对林碧媛这反应很是奇怪,但是却又说不出哪里怪。“落儿,你老实告诉父亲,这里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父亲绝对不会怪罪你!”林家渊冷静后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瞬间将眼中的光芒放出,而林碧媛则尖锐着声音道:“父亲,你怎么能这样?”

    林家渊白了眼林碧媛:“这儿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林碧媛当即住了嘴,她一脸不爽的别过了脸,她心底却是乐滋滋的:林碧落啊林碧落,你这小婊子,我说过的,一定会报仇的!母亲,你可瞧见了,我为你报了仇了!林碧媛想着想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等她察觉到身边不对劲的时候,她尴尬的收起了表情,转眼哭啼了起来:“妹妹啊,你怎么能这样啊?父亲可是咱们的天你知道吗?你怎么能这么对待父亲啊?”林家渊对林碧媛这一系列的表现感到很是烦躁,他对林碧媛挥挥手:“你给我滚过去,别来烦我!”

    林碧媛愣住了,而后讪讪的离开。

    此时,外头传来了绿柳同绿勺的声音,林碧落见状,当下打开了黑匣子,林家渊一眼就看见了里头放着的一尊小巧的金佛,他又惊又喜的看着林碧落:“落儿,这是?”林碧落跪下对林家渊叩了一个头:“回父亲的话,这是泰山金佛,是太后娘娘赐给女儿的!”

    林碧媛并没走远,当下她瞧见那金佛后,整个人吃惊的程度不比林家渊夸张,只见她忍痛往前走去:“这不可能,明明是埋”话说到一半,她便住了嘴,林家渊一副高深莫测望着林碧媛:“你想说什么?”林碧媛摇摇头:“没我没有要说的!”

    “父亲,女儿昨日入宫时听见尚书大人的夫人说过,埋一座金佛在院子的西北角,能保佑府里的长辈身体健康,落儿本不信这个的,但是落儿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林碧落当机立断的对林家渊诉说了埋金佛的原因,林家渊白了眼林碧媛后主动说了林碧落的下一句:“你是没想到你这位庶姐会借机来找事情是不是?”

    林碧落眨巴着泪湿的美目,她好看的唇角此时被她咬住,林家渊见状恍惚了一阵,他只觉得好似见到了林碧落的生母杜佳,当即他便对身后打算辩解的林碧媛一巴掌:“孽障!你个小畜生,我以为你改了,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一成不变的!”

    林家渊话说完,便扶着林碧落起来:“落儿父亲错了!父亲不该怀疑你!”林碧落摇摇头:“不父亲,是落儿不好,落儿要是说的明白些,不隐瞒院子里的婆子丫鬟们,那么姐姐也就不会去父亲那儿动摇父亲的心了!”林家渊闻言,整个人都觉得寒了一下,是啊,林碧媛这么一闹,差点动摇了他的心。

    想到这,林家渊又对林碧媛狠狠的瞪了一眼,而后他对林碧媛恶声恶气道:“你个畜生,给我滚出去!”林碧媛闻言,颤抖着想要离开,可林碧落却对林碧媛喊道:“姐姐你先别走,我院子里的婆子丫鬟在哪里,还请姐姐还给落儿!”

    林碧落话说完,林家渊的脸色当下变得更是难看起来,林碧落的话语一下子点醒了林家渊,只见林家渊一脚踹上了林碧媛:“你个贱人,你居然还抓走了落儿院里的人?你刚刚问落儿院子里的下人是想做什么?你难道是收买她们不成?”

    林碧媛吓得跪在地上大哭:“父亲父亲,媛儿没有,媛儿没有!媛儿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做!”但是林家渊怎么会听林碧媛的解释呢?只见林家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身边的家丁吩咐道:“把林碧媛给我押到别庄去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她回府来!”

    说着,他长袖一挥,拉着林碧落进了屋,而那些家丁则将跪在地上哭成泪人的林碧媛拖走了。

    “慢着!”此时,外头忽然传来了一声严厉的声音,林碧落与林家渊一回头,就瞧见了老王妃贾氏站在了林碧媛面前。林家渊见到老王妃来了,有些责怪的看着身边的下人,他以为是身边的人去通知了老王妃。“母亲怎么来了?”林家渊一脸恭敬的对贾氏问道,贾氏反问:“怎么能让这她去别庄呢?”

    贾氏的话一出,林碧媛的神色缓和了些,她带着些惊喜的看着贾氏,心底涌出了些温暖。

    而林家渊当下却脸色一变:“是,是,儿子错了,来人啊,把林碧媛给我押到荒宅去!”说完,林家渊便看着贾氏。林碧落在一边看见了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而贾氏此时一把将手中的紫金凤拐打在了林家渊的身上:“押什么押?这种恶意陷害妹妹的贱女人,不直接把她给我杖毙了,难道还要留着过冬吗?!”

    贾氏话音落下后,林碧媛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不多时,她冲向了贾氏:“你个老巫婆,你个糟老婆子,你这么想我死吗?我得罪你什么了?我啊!”只见林家渊一巴掌甩向了林碧媛,这一巴掌不仅止住了林碧媛的满嘴护胡言,同时也止住了贾氏的怒火。

    只见林家渊上前一步对贾氏道:“还望母亲三思,这贱人不该杀啊!”贾氏闻言,看了看林家渊,林碧落瞧见了贾氏的眼珠子转了一转,而后她冷哼一声:“先押这贱蹄子到荒宅去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