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阴毒巫蛊5(求收藏)

    “母亲,此事交由儿子处理吧!”林家渊见贾氏松了口后,忙上前几步对贾氏说道,贾氏无奈的答应了:“我说王爷啊,这样不忠不孝不顾礼义廉耻的丫头,你还是趁早给老身打发了吧!我现在是见着她就觉得碍眼!”林家渊闻言,长叹一口气:“我又何尝不想将她随意打发了呢?可是你也知道,那李昌国”

    “李昌国?那李昌国可是在你病倒后就连夜前来兴师问罪了,若不是落儿聪慧晓得以掌印辨识凶手,只怕老身和你的宝贝儿女都要被人李昌国欺负到死了!”贾氏听见林家渊的顾虑后,整个人周身皆散发出来一股子煞气,林家渊听见贾氏说的话后,他一脸黑云密布:“哦?那李昌国竟如此猖狂?”

    他问着,不自觉的把身子转到了后头,他直直的看着身后的王府管家林克:“林管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本王了?”林克摇摇头:“王、王爷奴才奴才不是不想说是是”林克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原因来,林家渊听着有些烦躁:“去下面领十个板子吧!”

    “王爷饶命啊!”林克闻言,全身皆是一抖。“饶命?原来你根本就未将此事告知王爷啊?好你个阳奉阴违的刁奴!”贾氏听闻林克并未与林家渊说起李昌国前来冒犯的事情后,她周身的煞气不自觉的又多了一层。而林克则在贾氏的问题问出后,双腿颤抖的跪下:“老王妃饶命,王爷饶命!”

    “饶命饶命,哪有那么多的命可以饶恕的!”贾氏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声,林克当场就变了脸:“王爷、王爷、奴才的为人你是晓得的,奴才实在有难言之隐啊!”林克的一席话出口,林家渊不禁陷入了沉思,而林碧落的眼睛则莫名的亮了一下。

    “父亲请手下留情,是羽儿拜托了林管家别告知父亲的。”此时,逍游阁外传来了林铮羽稚嫩的声音,不多时,林铮羽那玉面少年郎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少少爷,你你来了!”林克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林碧落看着林克那样子,生怕他会在下一刻就哭起来。

    “羽儿,此事怎么又和你有关了?”贾氏见到林铮羽出现后,疑惑的看着林铮羽问道,林铮羽抱拳对贾氏与林家渊请安,而后答:“回祖母、父亲的话,那日晚上,因为姐姐单枪匹马对付那李昌国,羽儿深知父亲那晚是个大关键的时候,所以才嘱咐了林管家隐瞒了此事,不成想倒惹出了今日这样的糟心事。”

    林碧落微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小弟,心里不自觉的洋溢着满满的虚荣感:这可是我的小弟,他的计谋和策略全有条不紊的,依我看,羽儿日后必定会前途无量的!林碧落想着想着,林铮羽已经来到了她面前:“姐姐,那日你受的委屈为什么不告诉父亲知道呢?”

    林碧落一怔,随后对林家渊福了福身:“父亲,事情早已过去,况且舅父他也没落得好处,此事倒不如就此揭过去吧!眼下咱们要担心的是未时晚宴,咱们该怎么和那些宴客说姐姐缺席呢?”林家渊看见林碧落如此识大体的言语和顾虑,当下他便道:“咱们现在就说好,你姐姐患了伤寒不能见客!”

    林碧落点点头:“是,父亲!”而贾氏却脸色带着些忧虑的对林碧落招了招手:“落儿你来!”林碧落听话的到贾氏面前:“祖母!”贾氏道:“孩子啊,你受委屈了,今晚的宴会只怕也不是特别的好对付啊!”林碧落笑笑:“祖母无须忧愁,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遇上危险落儿自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

    贾氏闻言,点点头:“祖母知道落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祖母希望你今晚无论发生了什么,也要极力的忍着,万不可给王府带来污名才是!”贾氏的言辞一出口,林家渊的脸色当下就变了变,他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眼林碧落,林碧落的神色无异,反倒是林铮羽,使劲的用小手拽了拽林碧落。

    林碧落未理睬林铮羽在她身边的动作,也没有去管林家渊的神色变化,她在听见贾氏的嘱咐后只是微微一笑,得体大方的回答:“落儿自当会为王府着想!”贾氏闻言,满意的离开了,反倒是林家渊在贾氏走后一脸苦笑的对林碧落说:“落儿啊,你这样糊弄你祖母,不怕她生气吗?”

    林碧落微笑着对林家渊道:“父亲的话落儿不是很明白,难道单凭落儿一人之力,就能力挽狂澜般的将王府声誉影响了吗?”林家渊无话可答,他呆愣片刻,而后拍了拍林碧落的左肩:“父亲知道你的本事,别让父亲失望,今日的晚宴那李昌国一家人必定会到场,无论如何,父亲都护着落儿你的!”

    林碧落瞧着林家渊那信誓旦旦的样子,心底不经意划过一丝猜测,莫非林家渊的性子改了?但那丝猜测就如同白驹过隙,一闪而逝。

    “姐姐,为什么不把你受的委屈告知父亲?”林铮羽在林家渊离开后跟着林碧落进了她的屋子问道,林碧落摇摇头:“说了又如何呢?你没瞧见刚刚祖母的那样子吗?你难道不知道祖母和父亲的性子吗?他们是不会为咱们强出头的!”

    “可”林铮羽吐出一个字后便彻底无话可说了,他联想了一下贾氏临走前对林碧落说的话,当下脸色气的发紫:“那老太婆,真是可恶,为了她自己的脸皮,居然要姐姐你牺牲尊严!”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话后忙捂住他的嘴:“这话在姐姐面前说了就说了,回到你自己的院子或者在外头,你切记不可胡言!”

    林铮羽拿开林碧落钳制他嘴巴的手道:“我知道了姐姐,你都快和张妈一样了!”林碧落好笑的给了林铮羽一个爆栗:“哦?哪个张妈啊?你不知道长姐如母吗?”林铮羽嘻嘻哈哈道:“是是是,长姐如母、长姐如母!”林碧落对林铮羽白了一眼:“今日这事你怎么看?”

    林铮羽当下便收起了嬉笑的脸:“姐,要我看,那林碧媛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要不然她怎么敢这么横?”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话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对外喊了去找老王妃的大丫鬟:“你们找到老王妃后是怎么做的?”

    那两个大丫鬟答:“按小桃姐姐的吩咐,做了一出戏,令老王妃相信了那二小姐带走了小姐院里的丫鬟婆子。”“那么在我回院子前呢?可有何异样?”林碧落闻言对大丫鬟问道,那两个大丫鬟想了想答:“奴婢隐隐约约瞧见过几个脸生的婆子在咱们院前讨水喝。”

    “哦这府里还有如此大胆的下人存在?”林碧落自言自语着陷入了沉思,不多时,她猛地一抬头喊道::“我懂了,林碧媛背后有高人呢!”

    “还真是聪明啊!”只听见带着磁性但又有些慵懒的声音传来,林碧落有些惊慌的往声音的来源望去,却看见了一带着红珠绿翡翠头冠的俊美男子趴在窗台上对着她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