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另一位穿越者3(求收藏)

    “好了羽儿,咱们该出去了,要不然外头的那些宾客该说你姐姐我了!”林碧落牵着林铮羽的手往外走去,在踏出闺房的那一瞬间,林铮羽对林碧落问道:“姐姐,你当真可以为了王府而与南逸王不再相见吗?”林碧落脚步一顿,她扭动了脖子看着林铮羽:“小弟此言何解?”

    林铮羽望着林碧落,一脸诚恳的回答道:“姐姐,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林碧落瞧着林铮羽那认真的样子,笑意盈盈的对他问道:“什么事情非得现在说啊?你难得这么认真啊!”林铮羽挠挠后脑勺,他向前迈了一小步,轻声对林碧落说:“是关于前世的!”

    “什么?”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话后,一把拽着他进屋,她摒退了进屋清尘的丫鬟后,坐在林铮羽的面前问:“前世的什么事情?你这孩子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丫鬟婆子的面胡说呢?这一不小心传出去,你可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吗?”

    林铮羽笑笑:“姐姐院里的人羽儿都查过了,干净的很!”

    林铮羽的话音落下后,林碧落怔住了,她低垂着头肩头动了动,林铮羽坐到了离林碧落更近的位置:“姐姐,羽儿只是担心你!”林碧落点点头,而后她抬头,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双眸也泛着红丝,一副梨花带雨的美态。“你说吧,我听着!”林碧落抹干了泪水后对林铮羽说道,林铮羽起身对林碧落说:

    “前世,在姐姐七岁的时候,母亲曾与南逸王的母亲萧贵妃许过口头的婚约,但由于南逸王在七八年后便死于非命,萧贵妃一族又莫名的受到了打压,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不知道?”林碧落听完林铮羽的话后,整个人瞠目结舌,她实在是无法相信自己前世竟与元邪那等轻狂之徒有过婚约,虽然元邪并未对她做过什么越距的事情。“姐姐,前世你什么样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林碧落呆住了,是啊,前世她什么样的呢?前世的她唯唯诺诺,对林家渊不亲近,对小弟林铮羽不关心,她只敢一昧的躲在那虚伪做作的李氏身后,受了府中的下人的欺负她不会告状、受了林碧媛的刁难她也只当是亲人宽容了她“这么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存在了是吗?”林碧落想明白后对林铮羽问道。

    林铮羽点点头:“所以姐姐,你打算怎么做?”

    “我话都说的那么绝了,你觉得我能怎么做?要我低头,不可能!”林碧落说着,一股子傲气实打实的冒了出来,林铮羽看的有些呆:“姐,你别激动,我只是问问,没有要你表真心”林碧落瞥了眼林铮羽:“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刚刚那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怎么被你演出来的?”

    林铮羽一脸苦哈哈道:“那哪是演的,那分明就是小弟我的真情流露啊!”说着,他坐回到林碧落身边:“你都不知道,我为了不让人疑心我的变化,刻意装模作样的,都快三个月了!”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吐槽,当下一愣:“三个月?难道是那天?”

    “你猜的不错,就是那恶毒的母女在荷池使诈想铲除我的那天!”林铮羽气呼呼的说道,一副苦大情深的样子,林碧落瞧见了不自觉的安慰道:“你瞧你,气什么?要不是那天她们起了害人之心,咱们也不可能回这一世来啊!你看,现在李氏与林碧媛也遭了罪,既来之则安之,咱们知晓未来数十年的变化,往后啊,咱们无需害怕艰险了!”

    林铮羽听了林碧落的安慰后,细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理,于是乎他耍赖般的靠在林碧落身上:“姐姐,前世你都不愿意亲近我,你知不知道外头的人怎么说咱们俩的?”林碧落抱着林铮羽:“你啊,这个耍滑头的样子哪里学来的?这样子可不行啊!”

    林铮羽见林碧落答非所问,索性抱着林碧落不松手了,林碧落瞧见了林铮羽的心思,也不拆穿,反倒是笑的更深了:“你快起来吧,我有些累了!”林铮羽闻言,当下就起身:“姐,你没事吧?”林碧落摇摇头:“不碍事,我打小就怕热,许是感觉到这天儿要换季了,身子开始与我作对了吧!”

    “啊?可前世你不是这样的啊!”林铮羽惊讶的看着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瞄了眼林铮羽,林铮羽一脸的惊讶和担忧,她心底忽然有些后悔撒谎骗他了。实际上她是在21世纪享受过空调等高科技的,只是这穿越回古代以后,做什么都不方便都碍事,她很是不适应罢了。

    “前世和今生区别可大着呢,你说是不是?”林碧落笑着对林铮羽问道,林铮羽想了想,点了点头。

    “咚咚咚咚咚”正在林碧落与林铮羽聊天的时候,屋外传来了扣门的声音,而后小桃的声音传来:“小姐,老王妃派人来请你前去正厅,说是舅夫人张氏带着她的孩子到了,要你去亲自接待!”“我知道了,你替我去准备几份礼物吧!”林碧落在屋内闻言后,与林铮羽对视一番答道。

    林铮羽听着屋外的动静离远,而后来到林碧落面前:“姐,这张氏不就是那林碧媛的舅母吗?祖母要你亲自接待这是什么意思啊?”林碧落闻言,并不答话,反而含笑饮了口香魂茶。她瞧着香魂花的花瓣白洁娇丽的浮在茶水之中,美态非常,而花茶入口以后又香醇无比,林碧落只觉得浑身都是清爽之至。

    林铮羽瞧着林碧落的样子,不禁有些急了:“姐,你这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你怎么不着急呢?那可是林碧媛的亲舅父的妻子啊?你难道不怕祖母把你害了吗?”林铮羽话问完,见到林碧落仍旧一心一意的喝着茶,当下只觉得心头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晚宴危机重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