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咄咄逼人1(求收藏)

    “姐”林铮羽烦躁的不行,又对林碧落喊了一声,可是话刚出口他的眼睛就对上了林碧落的眼,林碧落的眼眸幽深的很,如一弯见不着底儿的小谭,深邃无比。林铮羽眼见着林碧落与他的视线交叠而后移开,之后他瞧着林碧落轻轻的仰头做了个夸张的饮茶姿势,而后她重重放下了雕刻着神鸟的琉瓷茶杯:

    “羽儿,我说了多少次了,别心急、别紧张,怎么你都忘了?”

    林碧落的话一点一点的说出来,令做好准备的林铮羽哑口无言,他呆呆的望了望林碧落,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无法言说。“羽儿,姐晓得你的担心和忧虑,但是你想想看,李昌国能将他们的人安插在咱们府里,这说明了什么?祖母把我推出去接待张氏她们的原因又是什么?你仔细想一想!”

    林铮羽看着林碧落许久,他脑海里不断的回转着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不多时,他支支吾吾道:“李昌国安插的人手父亲他们难道是知晓的?难道祖母是想借你的手去对付张氏?”林碧落刮了下林铮羽的鼻子:“能想到这点倒还算不上笨!”

    林铮羽有些羞涩的笑笑,而后他问:“可是父亲为什么容忍李昌国啊?如果父亲知道这些的话,那么今日院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他岂不是都是知晓的?”

    林碧落摇摇头:“父亲容忍李昌国的原因无非就三个,第一个就是当年父亲本与李氏郎情妾意,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遭到母亲的横插一脚,夺走了父亲对李氏的宠爱,这里头关系到父亲的名誉,他不得不容忍而第二个嘛就有些好笑了,父亲是为了咱们母亲的遗言,不对她的亲人下狠手。”

    “那第三呢?”林铮羽不耐烦的问道,林碧落笑笑答:“这第三嘛,或许跟前段时间又出现在西山的寒尸有关系了,前世临死前我才知晓父亲当初能够顺利灭掉寒尸的原因居然是他同魔教签订了见不得人的协议,而这见证人哦不,是偷窥者就是李昌国。”

    “所以李昌国是拿着此事在要挟着父亲吗?还是说”林碧落的话讲完后,林铮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日李昌国仓促逃走的样子,他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摇摇头:“他哪有那个本事要挟父亲,不过是祖母好面子,生怕此事影响了王府名声,逼着父亲发誓不对李昌国穷追猛打罢了!”

    “那今日祖母让你去接待张氏的真正目的岂不是不单纯了?”林铮羽一把拽住林碧落的手问道,林碧落笑笑:“小弟啊,你就放心吧,就算祖母的目的不单纯又如何,你姐姐我可是重活一世的人,她们想和我也得看看她们够不够分量,你说对吗?”

    林铮羽见林碧落信心满满说着,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林碧落说完话后快速的越过林铮羽来到了后窗,她一把抓住了一直在偷听她与林铮羽对话的小丫鬟:“真是想不到啊,我林碧落的这后窗竟是这么的好爬!”说着,林碧落一鼓作气使了吃奶的劲头将那小丫鬟拽进了屋。

    那小丫鬟自打被林碧落发现后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样,而此时,她哆嗦着跪在林碧落和林铮羽面前,前者仪态从容,而后者则是一脸惊讶和难以置信:“水莉,怎么是你?”“郡主饶命,少爷饶命啊!”林碧落冷哼一声坐在了一边的黄梨木圆凳上对水莉问道:“饶命?那好,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值得我饶的地方?”

    水莉哆嗦着身子,她不住的擦着额前发间冒出来的冷汗,她眼珠子转来转去,等她鼓足勇气抬头时,林碧落脸上仍旧露着平淡无比的笑:“怎么样?想到了理由了吗?”水莉看着林碧落那笑容以及她那深不可测的眼睛,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冷噤,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秘密被看穿了。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水莉在心底安慰着自己,而后她抬头回答林碧落和林铮羽:“回郡主和大少爷的话,是荒宅的二小姐要奴婢来偷听你们说话的,她给了奴婢三两金子,许奴婢年底拿到卖身契出府”“哦是这样吗?”林碧落望着水莉问道,她眉眼里带着嘲讽般的笑意,水莉只觉得自己有些招架不住。

    “是是这样的,是真的,大少爷,你要信奴婢,奴婢是被自由蒙了眼,奴婢奴婢不想死啊!”水莉说着说着,泪水白花花的掉落了下来,林碧落起身一脚踹倒了水莉:“你个贱婢,言语不实,欺瞒主子,还做了这等鸡鸣狗盗之事,就算饶你不死你也得给本郡主掉层皮!”

    “郡主饶命啊,郡主饶命啊,奴婢说实话,奴婢说实话!是李大人的夫人张氏要我来偷听你和大少爷的对话的,求郡主饶了奴婢吧!”水莉听见林碧落的狠话后,又看见了林碧落与林铮羽一脸愤怒的表情,知晓自己再不说实话定会受尽苦头,于是她一股脑的将背后的作俑者给捅了出来。

    可惜,她的话说完后没多久,一股子剧痛就传进了她的身子,一抹冷意在她的下腹升起,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拿匕首捅她脸上却还挂着笑意的林碧落,嘴里不断的冒出血沫,她每张一次嘴就会冒出一些血沫,如此反复了多次后,水莉双眼瞪着林碧落僵了身子。

    “姐你这是”林铮羽一脸忧心的看着林碧落,他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却说不出。“你别担心我,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林碧落将沾了血的匕首用水莉的衣服擦干净,而后她起身来到了她房内一处藤条编织的小柜前,只见林碧落打开小柜后掏出一瓶翡翠色的小瓶子,她轻轻的拧开了封口的小红布条,而后将瓶内的东西倒进了水莉的身上。

    只见那瓶中幽蓝色的液体落入水莉身上后,她的身子就开始燃烧了起来,不多时,林铮羽便看见水莉的尸体在他眼前化作了一丝黑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