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咄咄逼人3

    只见贾氏脸上露着的是真诚无比的心疼和关心,林碧落有些不敢置信的上前:“祖母,落儿不碍事,祖母别担心!”贾氏点点头,仍是拉着林碧落上下看了看,直到她确定林碧落没事了,她才恢复严肃的样子:“我不过是怕你受伤不能参加晚宴!”

    林碧落今日看见了一个有意思的人后,当下又看见贾氏这变脸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什么在悄悄的发生着改变,她抿起嘴唇笑了笑:“是,落儿绝对不会缺席晚宴!”说完,林碧落带着笑意瞪了眼坐在下首嘲讽笑着的张氏和李玉婷。

    “来了王府这么久,怎么都没见我王妃妹子出来接待我们呢?”林碧落刚刚坐在了老王妃贾氏的身边,张氏捧着茶杯的手轻轻往茶几上一放,嘴里则轻飘飘的问出了一句话。贾氏当下脸色难看的厉害,她倒不是怕李昌国,她是怕今日这么多宾客,这张氏来势汹汹的,只怕是要为王府徒增恶名。

    正当贾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林碧落起身对张氏福了福身道:“回舅母的话,废妃李氏因对施行禁药早已被父亲处置了,这王府的王妃之位早已闲置了有两个月了,不知道舅母这时候问这个是为什么?难道三个月前舅父从王府回去未同舅母细说此事儿吗?”

    贾氏瞧见林碧落起身后,生怕她嘴里会冒出什么不好的话来,此时林碧落的话音落下,贾氏悬在心头的石头不禁自动化作了灰烬,她很是宽慰的看着林碧落,满眼都是欣赏之情。

    “什么?已经处置了?”张氏在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一张脸刷的白了,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林碧落和贾氏:“我、我那小姑子可是陛下亲赐的一品夫人头衔,你们、你们怎么敢杀了她?”“舅母此言差矣,废妃李氏并非我们杀害的,是她自己承认了罪责而自杀的!不信,你大可问问你们李府派来的人!”林碧落有些傲气的回答了张氏,张氏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整个人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

    “你你在说什么啊?胡说什么啊?什么李府的人?我听不大明白!”张氏有些心虚的抚了抚发髻,可是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尽收入林碧落的眼底,林碧落冷笑了一声后拍了拍手,只见从偏厅的小门外进来了数十名手脚皆被铁链锁着的下人。

    “舅母,你当真不承认吗?”林碧落表情很是温和的对张氏问道,张氏望着林碧落的表情和她的眼睛,整个人不禁觉得见到了鬼,而且还是一只活生生的娇美的鬼。“什、什么意思?我什么都不知道!”张氏口不择言的说着,她头一次遇上了克星,而且还是一个她视为眼中钉的克星。

    “那好,你们说一说吧,你们的这位好主子都不愿意要你们了,你们何必还为她卖命呢?”林碧落说着,对张氏冷笑一声,而后看着那些下人们说道。那些下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为首的大胖子仆人说:“是她,就是李府的大夫人,是她暗中给了我三十两白银,要我为她找王府里的好朋友们一起陷害郡主的!”

    林碧落冷眼看了看张氏,张氏早已吓呆了,李玉婷此时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忙掐了把张氏,可是张氏除了瞪一眼李玉婷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做。“娘!”李玉婷小声的对张氏吼道,张氏这才起身与那仆人对质:“你胡说,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白银?”

    说完这话,她有些心虚的低着头,而林碧落却打心眼里感到好笑:“舅母说这话不知道会不会害臊呢?你自己会不会信呢?你若是没钱,那我外祖母那套先帝御赐的玛瑙红珠去哪了?还有我大舅母给我的琉璃神珠又去哪里了?还请舅母给我一个解释才好啊!”

    林碧落说完,张氏整个人猛地一个踉跄,坐回了凳子上,而李玉婷见自己的母亲如此,忙起身想为母亲辩驳,却被林碧落的一句话给逼回去了:“表姐,我记得你脖子上佩戴的鱼面金步罗好像是沐贵妃当初赠予我的吧?怎么在你这儿呢?”

    “你你”李玉婷一边护住胸口的金步罗,一边又张嘴要说话,可惜,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舅母和表姐不说话了吗?”林碧落对她们如此惊慌惊讶的表现并没有感到多么的意外,反而这些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她能知道这些,无非是前世的记忆在作祟,要不然,依照林碧落现代女孩的思想,一定是咄咄逼人,逼得她们出手再反击她们才是。

    在林碧落身后看着这一幕的贾氏,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此时她端坐在首座说:“舅夫人啊,这些事情还请你给我们安平王府一个交代,给我这郡主孙女儿一个交代才行啊!”张氏闻言,恶狠狠的瞪了眼贾氏,然后又瞪着林碧落看,她现在怎么都想不通,好端端的一个胆小嫡女,怎么的变得如此厉害狡猾了。

    “舅母这么看我做什么?难道因为落儿揭穿了你的坏勾当,你怀恨在心想要对落儿动手了吗?”林碧落皮笑肉不笑的对张氏问道,张氏愣了愣答:“不,不是这样的!我什么都没有做!那些东西都是王妃妹子,哦不,是李氏,是那贱人李氏硬塞给我的!”

    林碧落瞧着张氏开始狗急跳墙,当下她整个人只觉得心情愉悦的很:“舅母这么说,是想把所有的错误都丢给一个死人了吗?”说完,林碧落望了眼贾氏,贾氏忙清了清嗓子道:“虽然李氏为人可恶,但是我相信她还没有这个胆儿往府外偷东西给娘家嫂子!”

    贾氏的这句话说完,张氏整个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而李玉婷此时头脑发热的指着林碧落道:“都是你!都是你!你个没有胆儿的贱人,肯定是你陷害我娘!我我要打死你!”说着,李玉婷一个飞扑打算扑向林碧落,可是她却没扑成,直直的摔在了地上,一头的饰物掉落不说,她整张脸还因为摔到了下人的镣铐上而受了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