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落华庄2

    “落儿,你这真要出去?”林碧落由小桃和春药二人扶着走到府外时,林家渊急匆匆的赶了出来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看着林家渊气息紊乱、神色紧张,心下对他的变化有些疑惑、在她足够深刻的记忆里,林家渊一直都是与贾氏一样的自私之人,可如今他们的表现却又很是奇怪。

    “是的父亲,落儿打算今日去落华庄捐赠粮钱,为北河附近受水灾的百姓尽点心意!”林碧落对林家渊福了福身道,林家渊上前一步扶住林碧落的身子:“你瞧你,身子还这么虚弱,怎么去得?不行,这捐赠之事还是缓缓吧,再不然,让羽儿替你去!”

    “父亲,这万万不行!落儿因为那日宴会受伤都未与一众王公贵族们见面,今日之事是落儿很早前就定好了的,若是今日不去,你想想,日后坊间的传言会是怎样的恶劣?”林碧落语气重了重,林家渊听得一愣,他心道:是啊,若是落儿不去,那日后坊间对落儿的评判许是会难听到极点。

    想到这,林家渊对林碧落道:“那落儿你当心些,还有那落华庄可是你亲舅父的地方,去年那事儿父亲也知晓一二,现在李氏都已经得到惩罚了,不知道你……”林家渊其实是想对林碧落说尽可能的与外祖家缓和关系,可是话到嘴边,他反而有些说不出去了。

    因为当年昌国公主一直反对林家渊这样两面三刀、三心二意的男子,所以而今林家渊支支吾吾的不说话,他是抱着林碧落必定会刨根究底的心理,可是林碧落却并没有这么做。“父亲,一切的一切落儿会自己判定,还请父亲放心!”林碧落对林家渊恭敬的说道。

    话说完,林碧落瞧了眼天上即将挪位的太阳,她合上了受到强光刺激的眼睛,缓和一阵后,她睁开水亮亮的眼睛对林家渊说:“父亲,落儿要走了!”林家渊点点头,他令扶着林碧落的小桃与绿药闪开,而后他抱着林碧落上了马车。

    林碧落坐在马车上看着林家渊一脸慈祥的对她说注意身体,不知道怎么的,林碧落只觉得有些许的暖心。她看着林家渊的眼睛,她心道:前世,这个男人或许一直都被李氏那女人利用着,所以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这一世,但愿我们父女二人不会有前世那样的嫌隙,但愿……

    “父亲,你且留步吧!”林碧落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点点头,定了定神,他知道自己方才做的有些过分了。他对林碧落道:“不舒服了就即刻回府!”林碧落微微颔首表示知晓,林家渊随后又对车夫道:“一定要走官道,记住了,不能让郡主有任何的闪失!”

    那车夫诚惶诚恐的看着林家渊一而再的保证,林家渊听到满意了这才放了马车出行。

    “小姐,刚刚王爷那样子,着实有些骇人啊!”马车上,小桃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点了点小桃的鼻子:“哦?怎么个骇人法?”小桃答:“奴婢从来没见过王爷对小姐这般亲密,而且,那亲密里头带了许多小姐平日里羡慕的亲情!”

    “就你丫头脑子活络,话多!”林碧落又点了点小桃的鼻子道,小桃笑笑,不再言语。

    “小桃,把香点上吧!”在马车出发不久后,林碧落吩咐小桃道,小桃不解的点燃了车内唯一的檀香,她看着林碧落:“小姐,这是做什么?”林碧落答:“计时!”她说完,便看着那炷檀香慢慢的燃烧起来,看着看着,她的眼皮不自觉的沉了起来,之火竟直直的睡去了。

    “小姐?小姐?到了!咱们到了小姐!”小桃的声音在林碧落的耳边响起,林碧落微微睁眼,在马车小台上的香炉里,那炷香还有一小截没燃完。“一个半小时!”林碧落的心底暗自说道,她看了看小桃:“这样就到了落华庄了?”小桃答:“是的!”

    林碧落点点头,任由小桃为她整理了衣襟,而后扶着下了马车。

    “郡主还请这边来!”林碧落与小桃还有绿药到了落华庄门外时,那看门的人见了小桃递上去的帖子后,随即带着林碧落等人进了落华庄,而后他将开在正厅左侧的一道暗门打开引了林碧落进去。林碧落瞧了眼落华庄外头那素雅极致的装饰,再看了眼暗门内绿意盎然的通道,心底对自己那位大舅父的文雅有些欣赏。

    “郡主,这边请!”那带路的人带着林碧落等人饶了几圈后,终于在最后一个往右拐的地方打开了另一道暗门。

    暗门开启后,一处山秀之地出现在林碧落面前,纵使是在新世纪见识过各种绿化楼阁的林碧落,在见到暗门后的场景时仍是惊了一惊。

    “哇,小姐,这里头好香呢!”小桃扶着林碧落在中间,一股风袭来后,带出了一股子清香。林碧落舒展开眉头闻了闻味儿:“嗯,这李婧的手脚倒也够快,我前头刚说改地儿,后头她便选好了如此美丽的地方,嗯,不错……不错......”

    说着,林碧落便跟着那带路的小厮继续往里头走,穿过几处桃林,而后又翻过了一座开满了映山红的小坡,随着小厮说“到地儿了!”林碧落看见了一处朴素的茅屋,而在屋外,有名随着微风自顾自起舞着的光脚女子。

    “小姐,你瞧,那位小姐光着脚呢!好难看啊!”绿药低声对林碧落说着不远处的女子,林碧落看过去,一眼认出了那舞姿透着无尽苦楚与孤寂的女子是何人。

    “不许胡说!”林碧落对绿药提醒了一句,绿药愣愣的点点头,而后看着林碧落挣开了小桃的手,径直往那舞姿优美的光脚女子走去。

    只见林碧落慢慢的走到光脚女子身边,接着她在距离那光脚女子三两步的位置站立,而后她竟也学着那光脚女子将脚下小巧无比的绣鞋除下。

    绣鞋除下后,一双小巧如莲裹着白袜的脚露了出来,林碧落就这么裹着洁白的帕袜大方的踩在了泛着黑的土地上,她毫不避忌的随着那光脚女子的动作慢慢的跳起了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舞蹈来。

    “小姐……”绿药见到林碧落的行为后,顿时叫了出声,可是她话还没喊完,就被小桃拦住了:“绿药,别喊,小姐没事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