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落华庄3

    “一丝一缕一生情,一眉一蹙一念意,一走一停一十年,一风一雨一甘霖……”林碧落边跳边唱着,她受伤的身子舞动不了太大的动作,但恰到好处的舞姿与身边那光脚女子的舞姿成了一个对比,一柔一刚的映照显得两者很是融洽。

    等林碧落舞完唱完,她整个人都有些许的虚脱,而身边那光脚女子则在林碧落摇摇欲坠之时一手扶住了她。“又麻烦了你一次……”林碧落看着眼前的女子说道,她脸上的笑容真诚的很,比往常的笑意多了一丝暖意,令人看着很是舒服。

    “是我又麻烦你才是!”这时,那光脚女子开了嗓对林碧落说道,她的声音有些软,当她将长发束起、将面目露出来时,后头赶来扶林碧落的小桃惊呆了:“李、李二小姐!”“小桃姐姐,你说什么呢?这轻浮的女子怎么会是侍郎府的李二小姐呢?”绿药拽了把小桃轻声提醒道,小桃摇摇头:“不,是真的,这的确是李二小姐!”

    “啊?那小姐和她岂不是……”绿药看着不远处那两个婀娜的身影说道,但她说着说着就住了嘴,因为她瞧见林碧落与李婧往她们的方向来了。

    “小姐……李二小姐……”小桃与绿药来到林碧落与李婧面前福身道,林碧落与李婧异口同声道:“起来吧!”说完,她们彼此惊讶的看了一眼对方,随后皆大笑起来。“这小姐今儿个有些不对啊!”绿药对小桃说,小桃摇摇头:“不,这就是小姐的真面目,她不喜欢拘束,可是王府偏生是拘束的地儿!”

    “难怪了,难怪我总觉得小姐处理事情时总透着过不管不顾!”绿药恍然大悟道,“你这蠢丫头,那不叫不管不顾,那叫手段高明!”小桃轻轻赏了一个爆栗给绿药,绿药挠着被小桃碰过的脑门道:“小桃姐,你这是没吃饭吗?怎么我觉得像是蚊子咬了似得?”

    小桃哑然,许久她说:“就你爱贫嘴!”绿药闻言,嘤嘤嘤的笑了笑,随后跟着小桃往后头退了退。

    “你们这是去哪儿?”林碧落察觉到身边丫鬟的异样后问道,小桃与绿药只好又站回来说:“主子们不是在说话吗?我们就退外头去,好给主子们一点空间……”“你……小桃啊,你们就待在这,你们又不是别人,我不怕你们害我!”林碧落有一瞬间的激动,但是她克制住了,她细说了几句后,还对面前的李婧问:“二表姐,你说对吧?”

    李婧点点头示意身后的一名丫鬟道:“你们郡主说的不错,下人虽说是下人,但总归还是人嘛!这人啊,是有良心的,做主子的无论怎么对待你们,无论是好是坏,你们既然认了那人做主子,那你们就得为那人尽忠!别为了些蝇头小利而背叛,这是你们该有的意识!”

    李婧说完,便笑着看向林碧落:“不知道郡主觉得如何?”林碧落微微垂头:“表姐说的不错,落儿谢谢表姐对落儿丫鬟的教指点!小桃、绿药,咱们都是患过难的,虽说那难在到来前就被我解决了,但它总归是发生的过的。你们也知道其中的凶险,所以,在这一点上,即使我不提起,你们也应该明白该怎么做的对吧?”

    “是,奴婢知道!”小桃与绿药听出了其中所包含的意思后便对林碧落与李婧再福了福身,她们做完礼后便退到了林碧落身边站着,而林碧落则与李婧二人交谈了起来。

    “郡主你看,这是前日我偷偷拿到的书信,是我从张氏偷偷放出去的鸽子里截下来的!你是不知道,这张氏刁钻狡猾的厉害,她每次飞鸽传书,都要出动十只信鸽!”李婧拿出了一小巧的信递给林碧落,她详细的说了张氏的作风和心思,林碧落接过那封信后细细看了看,而后又仔细的想了想李婧说的话,不多时,她对李婧问道:

    “张氏的娘家人是不是早已身亡?”

    李婧点点头:“不错,张氏娘家人据说是得了瘟疫,一夜之间病死的!”“那就奇怪了,你看这信中的最后一句‘吾念慈多年,还望相见’,这句话透着古怪,一个亲人都死绝了的人,哪里还有念慈一说?”林碧落摊开本就不大的信条,指了指末尾的一句话分析道。

    “郡主的意思是张氏的娘家人还有存活的?”李婧惊讶的问道,林碧落点点头:“我也只是猜测,你若是要探究,那就得花些心力了!”李婧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林碧落,而后她说:“我知晓了,多谢郡主的指点,李婧没齿难忘!”

    林碧落摆摆手,一副老神在在道:“甭谢我,要谢就谢你那日与你长姐和嫡母作对的勇气吧!”李婧一愣,她问:“你原来都知道?”林碧落点点头:“我何止知道这一点,我还知道你的生母又怀上了孩子,听太医说是个儿子,你母亲又愁又怕的直到怀胎四个多月了才敢告诉你父亲知道!”

    “你……你……”李婧有些惊慌的看着林碧落,她整个人都有些愕然,林碧落无奈的笑笑:“你也甭怕,我不是要对付你们母女,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因为你父亲李昌国近期的动作太多了,我不得不查一查。”“唉……”李婧听见林碧落话后,叹了一口气。

    “我想你是知道你府中有眼线的事儿了吧?”李婧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眨眨眼,不置可否:“怎么,你也知道?”李婧抿了一下嘴巴答:“我不仅知道,我还差点加入他们!”“哦?这事儿还可越来越有趣了啊!”林碧落故作感兴趣的说着话,她不时的挑挑眉,一副高深莫测的看着李婧。

    而被林碧落凝视的李婧则一身的不自在,她眸子缓缓的转着,林碧落瞧出了她的不安,她对李婧道:“你不必害怕,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母女俩都不是我要对付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