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伯音候

    “不知你家主人是谁?”林碧落牵着李婧来到那黑衣少年面前对他问道,黑衣少年看着面前笑意盎然的林碧落,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呆呆的看着林碧落许久,随后清醒过来:“我、我家主人就在前面的朱阁,还请两位小姐移步……”

    “那好,请带路吧!”林碧落笑盈盈的对那黑衣少年说道,黑衣少年点点头,带着林碧落与李婧往门外走去。

    “表……郡主,这……这会是谁请咱们过去啊?”李婧担忧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表姐不必多礼,叫我落儿便是,咱们既然来了这这受京中众多贵人喜爱?的落华庄,自然得见一见这落华庄的当家人不是吗?”林碧落话音落下后,她的眼神瞄了一眼在前头带路的黑衣少年,只见那少年的身子僵了一下,而后很快恢复了原样。

    “什么当家人?是谁呀?”李婧扑朔着她的小眼睛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只是浅笑,却什么都不回答。

    “落……落儿、你笑什么啊?”李婧有些心慌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拍拍李婧的手背:“表姐,你就放心吧,这落华庄可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人吃了!”李婧闻言,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有些羡慕林碧落这份胆量和自信,她看着林碧落许久,莫名其妙的,她觉得她和林碧落应该认识很久了。

    “表姐?表姐?”林碧落在她耳边轻唤了几声,李婧缓缓的从迷茫里醒来:“表……落儿,怎么了?”林碧落答:“到了!”她话说完,指了指在李婧面前的一处满是竹子的地方道:“你瞧,这些竹子的尾部全是粉色的,这就是朱阁的来历!”

    “这、这儿就是朱阁了?”李婧不禁有些哑然,她看着眼前满是竹子的地方,在一片翠绿的正中心,一方小巧的阁楼耸然而立,它外表裹着数十个鸟窝,使得原本灰色的墙体显得很是污浊。“落儿,这么好的落华庄,怎的有这么污浊的地方呀?”李婧不明所以的对林碧落问了一句,但随后她便感到一阵掌风袭来:

    “大胆!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怎的由你胡说!”

    只听见一声冰冷的话语响起,林碧落瞧见了那黑衣少年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往李婧“飘”来,他那只不满了老茧的右手直接往李婧的左脸扇去,但是,那声清脆的巴掌声并未如期响起。反而是一声稍带暖意的沙哑声音响了起来:“晔璜,怎可胡来?所谓不知者不罪,你这样的行为若是让父亲知晓,你可知后果是什么吗?”

    “是,晔璜知错,还请二少爷饶恕奴才!”黑衣少年清冷无比的声音响起,林碧落眯着眼看向他,他此时对着那所谓的二少爷半跪说话,而那二少爷则一脸无奈的样子:“我说晔璜,你虽说不是我郭家的亲子,但是,父亲一直当你是亲儿子来看待,为什么你总是要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出来啊?”

    “二少爷多虑了,晔璜知晓自己什么身份,也知晓自己该待在什么位置!”那黑衣少年冷冰冰的回答了那所谓的二少爷,林碧落听着黑衣少年的话,不自觉的笑了:还真是意思!“二少爷,人我已经带来了,接下去就麻烦二少爷了!”那黑衣少年趁着他面前的二少爷被他堵得无话可说,当机立断又吐出一句冰冷的话,而后快速闪身离开了。

    “晔璜你……”那一脸黑线的二少爷正要说话,却看见晔璜一个纵身消失在了屋顶,他张了张嘴,缓和了一会儿,而后堆了一个笑脸走到了林碧落与李婧面前:“二位,在下是伯音候府的长孙郭涵,在下的父亲郭阳义想见一见二位,不知道……”

    “那就麻烦郭二少爷带路吧!”林碧落打断了郭涵的话,她巧笑倩兮的走到一脸呆滞的郭涵面前道:“话说,郭二少爷是不是该喊我一声表妹呢?”郭涵的脸瞬间变了样:“你……你……你是安平王府的林碧落?”“怎么?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林碧落不成?”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郭涵,郭涵摇摇头:“不……请,您二位请往里走!”

    说着,郭涵猛地往他脚下一蹬,一直畏缩在林碧落身边的李婧吃惊的望着眼前的那片竹林在一刹那间往四面八方移动开去。“表姐别惊讶,这是当年先帝的探天司孙敏按周公六十四卦的方位所制定的阵法,你仔细瞧瞧,这竹林内的每一棵竹子有什么不同。”

    林碧落边说边牵着李婧往宽阔的竹林小道走去,她忽视了一脸惊讶的郭涵,同时,她也忽略了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桃与绿药。“落儿,这每一棵竹子的距离好像都是一样的,而且它们底下的粉色好似是长着一层毛……”李婧犹豫了许久,慢吞吞的说出了她的看法,只见林碧落粲然一笑:

    “表姐好眼力,没错,因为这些竹子都是按着阵法所排列,所以它们之间的距离相近,而那层粉色的毛则是一种青苔,当然,这青苔是最最罕见的!”

    “是落红苔?”李婧眼睛一亮,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她很快就掩饰住了:“不错,是落红苔,看来表姐的见识也很广博呀!”林碧落很是欣赏的看着李婧说道,这一刻,她心底对李婧多了几分真心的赞赏。

    “表妹别说笑了,我、我不过是平时爱看一些杂书……”李婧有些羞涩的说着,林碧落见了,笑了笑:“走吧表姐,里头还有人等着咱们呢!”说着,林碧落牵着李婧轻车熟路的往那沾满了鸟屎枯叶的小阁走去,而被她们忽视的郭涵则是傻呆呆的看着林碧落就那么自然的进了朱阁内。

    “这……这真是表妹吗?怎么我觉得好像是个算命的呢?”郭涵在原地自言自语的说着,忽然,一声带着无尽威严的声音传来,郭涵吓得忙快步奔向朱阁。“父……父亲,我、我把人带来了!”郭涵一进屋,就见到了他的父亲郭阳义正板着脸,他支支吾吾的说完了话,而后便耷拉着头等着郭阳义出声。

    早郭涵一步进屋的林碧落与李婧此时正坐在下首喝着茶,前者一副平淡自然的品着雨后翡翠,而后者则是浑身不自在的左顾右盼。林碧落知晓李婧的不舒服,当下她便拍了拍李婧的手,示意她别紧张,李婧有些感激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笑笑,放下了茶杯。

    只见她起身往板着脸的郭阳义走去,她对郭阳义福了福身道:“林碧落拜见伯音候大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