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故人颜

    只见首座上坐着一位眉眼间与林碧落甚是相似的男子,他一脸的肃穆与凝重,李婧望着那男子许久,不自觉的感到心底有些虚。而林碧落在对那男子福身以后就一直等着那男子发话,李婧看着林碧落那稳稳的身形,心底不禁对林碧落感到佩服,这样的女子实在少见,但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帮助我!

    “怎么?刚刚在外头与你表哥言谈时都是表妹自居,怎的来到我的面前你倒是喊起伯音候来了?”李婧正想着,却不料听见了如同雷鸣般的响声,她有些错愕的瞥了眼坐在首座的伯音候郭阳义,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她瞧见了山海经里的雷神。

    “伯音候说笑了,小女子不过是与郭二少爷说笑,怎敢随意攀附权贵呢?”林碧落半蹲着身看着郭阳义,她的额头冒着一层细汗,她心里则是有些不耐烦:前世也不见这舅父这么鸡婆啊,怎么这会儿这么啰嗦了?我这蹲着都要有半盏茶的时间了,他是不是忘了我这个弱女子还蹲着的事实了?

    “林碧落!”正在瞎想的林碧落猛地听见了一阵比雷鸣还要震撼的声音,她身形几乎就要颤动,可是最终却仍是稳如泰山般的蹲在那里:“不知道伯音候有何赐教?”林碧落一脸清冷的望着首座上面色已然发生改变的男子问道,她仔细的观察了郭阳义的神色,怒意是多,不过还伴随着脸红。

    “也许是觉得我太不懂事了吧?”林碧落心底自问道,她想来想去,觉得这一世有许多东西都发生了改变,比如林碧媛与李氏的下场,比如李昌国的结局,比如眼前伯音候一家子……“落儿……你可知道这半年来你外祖母多么挂念你么?你可知道你大舅母和你表姐因为你当初的那一番话至今仍旧伤心吗?”雷鸣般的声音又隆隆作响起来,林碧落一脸诧异的看着首座上的郭阳义,他此刻有些哽咽道:“你可知道舅舅我对你母亲多愧疚吗?”

    林碧落愣住了,母亲、母亲、那个只能存在于梦境与想象中的女人,愧疚?舅舅之于母亲能有何愧疚可言?想到这,林碧落的眼睛亮了亮。她正打算开口,却听见首座后方的屏风处传出了些窸窸窣窣的抽泣声,“不知道屏风后面的人是谁?”林碧落贸贸然的开了口,郭阳义闻言整个人都是一惊、而郭涵则是满脸的欣赏。

    “落儿,你起身吧!”这时,从屏风后传出了一声苍老却不失风度的女音,林碧落一下子就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就是她的外祖母昌国公主。一瞬间,林碧落眼眶中早已打转许久的热泪哗哗哗的流了下来,她猛地的一跪地:“落儿拜见外祖母!”

    而这时,一直在边上坐着看热闹的李婧见林碧落跪下来了,她也忙跟着跪了下来,郭涵见到李婧那样子,偷偷的笑了许久。

    “落……落儿,你起来说话吧!”只见一身着紫衫锦袍的老妇从屏风后由一名身着云锦琉璃织服饰的中年贵妇扶出来,后头还跟着一名长相酷似郭阳义的彪悍女子。林碧落匆匆瞥了眼面前出现的三个人,一个是昌国公主无疑,另外两个嘛则是她的大舅母杨氏与大表姐,林碧落心道:这个世上,也只有她们才会用真心对待自己与小弟了……

    “落儿不敢起,还请外祖母与舅母表姐原谅落儿的年少轻狂!”林碧落说着,对着昌国公主与她的大舅母以及她的大表姐郭云媞施了周礼中的大楫,做完这一切后,林碧落趁着头埋地的空茬儿忍住了心底那一阵阵直冲鼻翼与眼眶的酸无尽楚。

    “你这孩子……你这是做什么啊?这是要再气一次老身我吗?阿萍啊!咱们走,老身不要见到这样的外孙女,老身不要!”昌国公主见到林碧落行了如此大的礼后,曾经堵在心头的那口愤懑之气当即就消散了,但是她仍是对林碧落很不满意,好好的一个王府嫡女,竟然随随便便被继母给使唤,这怎么像话?

    “外祖母……不要!”林碧落猛地一抬头喊道,她一脸的泪水,除了她苍白的嘴外,她的鼻翼红红的、眼睛红红的、就连耳朵与脸蛋也是红红的。“落儿!”只听见扶着昌国公主的杨氏对林碧落喊了一声,随后她一个飞身扑向了林碧落,她一把抱住林碧落:“你这个傻孩子,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能那么傻啊?”

    杨氏一脸泪光闪烁,随后,她的大表姐郭云媞也红着眼对林碧落道:“落儿,表姐还以为……还以为你今世都不会再与我们有见面的机会了……你可知祖母与母亲因为你当初的那句话,难过的睡不着觉、吃不了饭,她与祖母对往王府塞人,可却都成了死尸送到了侯府的后巷……”

    “落儿错了,落儿有罪,求外祖母、舅舅舅母、表姐表兄责罚!”林碧落听着耳边那些责备却不失关怀的话语,眼睛湿了又湿,她不住的流着泪,不住的哆嗦着嘴巴,她心底不住的骂着自己前世的蠢笨与痴傻,竟会被李氏与林碧媛那俩贱人哄骗至惨死。

    “你有什么错?你有什么罪?都是那李氏,都是那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李姝葑!要不是她,你的母亲怎么可能会死!”这时,默默垂泪的郭阳义从首座上下来扶起了林碧落与他的发妻杨氏道,他对昌国公主请示了一下,昌国公主点点头,郭阳义正打算言语,林碧落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舅舅是想说百合粥的事情吧?”

    “你……落儿怎么知晓此事的?”郭阳义一脸诧异的望着林碧落,同时望着林碧落的还有昌国公主、杨氏与郭云媞,而后来被郭云媞扶起来的李婧与一直坐在边上看热闹的郭涵则是一脸懵懂的望着林碧落,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家子在说什么。

    “落儿怎么能不知道,这可是落儿亲娘的命啊!落儿怎么会让真相随着时光消散而消失掉呢?”林碧落有些淡然的说着,她泪湿的美目此时发着异样的光,令伯音候府的每一个人看了都有一丝一毫的不解,眼前的这个小女孩还是她们记忆里那个软软撒娇的小姑娘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