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百合粥

    “落儿,你且说说,你为什么会知道百合粥的?”郭阳义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抹了抹眼底的几滴泪水答:“因为当时我就在那儿瞧着,我亲眼看见李氏往里面倒了一些红色的粉末……”“可你……”杨氏闻言后对林碧落说道,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

    林碧落接了她的话道:“对,可我却还认贼当母,可这一切的一切,落儿都是有原因的!”林碧落说着,低声抽泣起来。其实,她之所以知道百合粥有问题,根本就是因为前世被关猪笼的时候,由林碧媛那贱斯炫耀般说出来的,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还认贼当母了数十年。

    “落儿,你先坐下吧!”此时,跪在林碧落身边的李婧对林碧落说道,她的话成功的将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了她身上。“你是……”杨氏指着李婧问道,郭云媞忽然惊呼:“这不是李昌国家的么?”而后一直看热闹般坐着的郭涵一个激灵起了身:“李昌国家的人都混进来了?”

    一瞬间,李婧只觉得很是尴尬,她心道:早知道就悄悄对落儿说了。而林碧落看着李婧那一脸尴尬的样子,当下也明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她拍了拍李婧的手后对众人道:“外祖母、舅舅舅母、表哥表姐,她与李昌国那班人不是一流的,你们且宽心些!”

    林碧落说完,对李婧笑了笑,李婧眼底闪出了些许泪意,但是却被她硬生生的憋在眼眶里。

    “她是李昌国那侍郎府的庶女,她对李昌国一家都有恨意,落儿此番前来落华庄实则是为了与她谋事的!”林碧落握住李婧的手对面前的众人说着话,她的脸上挂着自信与微笑,令昌国公主一家人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哈哈,落儿她刚刚在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郭涵大大咧咧的问道,而后遭到了一串眼刀。

    “你个臭小子,瞎说什么?”大表姐郭云媞一个箭步来到郭涵面前,直接送了一个大爆栗,郭涵痛呼一声,缩到了杨氏身后。“落儿,你刚刚那话可不能胡说啊,谋事这样的话语说出去轻则重罚、重则杀头的呀!”杨氏一脸担忧的来到林碧落身边说道,林碧落摇摇头:“不,我只对你们说过。”

    “让她说下去!”这时,昌国公主的声音响起来,她双眼直直的看着林碧落,面色庄严,但眼底藏着深深的笑意。林碧落对昌国公主福身道:“我与李婧打算将李昌国一家人给扳倒,然后让她与她母亲以及她母亲腹中的孩子做侍郎府的新当家!”

    “什么?”林碧落的话语一出,顿时令在场的众人都唏嘘不已,就连沉稳冷静的郭阳义都有些忍俊不禁:“落儿啊,你这话我们只当是小孩子的笑言,你们私底下说说就是了,可别在外头胡说啊!”“舅舅!”林碧落忽然撒娇般的喊了郭阳义一声,郭阳义一愣,随后林碧落道:“你们难道真不觉得李氏的覆灭有问题吗?”

    “落儿你……”这时,昌国公主忽然起了身来到了林碧落面前说道,林碧落扶住昌国公主的手点了点头:“不错,是我,是我步步为营设计了李氏,可是她的死与我无关。我听府里的下人说,当天在荒宅附近看守的一干下人全部被安排去了江南布坊,而李氏则是被大教宗公孙一怒所杀!”

    “这件事我也听闻了,说是李氏遭妖孽附身,公孙一怒亲自下山擒妖,因此还害的李昌国有一个多月被禁止上朝!”林碧落的话音落下后,郭阳义也插嘴道,他说的头头是道,令人听不出任何破绽。可纵使如此,昌国公主仍是皱着眉对自己的大儿子问道:“哦?平白无故的,怎么会牵连到李昌国呢?”

    林碧落早就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妥之处,此刻昌国公主对郭阳义问话,林碧落便眨巴着小眼儿望着郭阳义,她对身边的李婧捏了捏手,李婧抿了抿嘴轻声道:“落儿,我不碍事,那李昌国不过给了我一丝血脉,其他的,他可什么都没给我,还亏待了我与母亲这么多年,你放心……”

    林碧落摇摇头:“我是希望你别为此太过伤心,我知道,纵使你再多的恨意,那李昌国之于你仍是最重要的,这些我都知道!”李婧闻言,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有些哑然的看着林碧落,后者如沐浴春风般的笑着看她。

    “落儿,我……是,我是渴望父亲的疼爱,可是、可是我也希望他就此死去,至少可以断了我与母亲的渴望!”李婧有些狰狞的说着,片刻,一双温暖的手覆盖在她的手上:“表姐,别执拗,李昌国他必死无疑,落儿希望你能放下过去!”

    “我……”李婧支支吾吾的说着,林碧落在她手上拍了拍:“表姐,时间尚早,你还是好好想清楚吧!”说着,她将目光转向了郭阳义身上,只见郭阳义一改往日的威严形象,他抓耳挠腮了半天,这才对昌国公主道;“母亲,儿子是上朝的时候,亲耳听陛下下达的旨意……”

    “原因呢?”昌国公主很是霸气的对郭阳义问道,郭阳义答:“原因是李昌国的部下贪污灾款,还诬告了安平王……”“所以说李昌国这被禁步并不单单是因为他家出了妖孽的事情吗?”昌国公主问道,郭阳义点点头,“唉,算了,他们的生死与我又有何干呢?”昌国公主见到郭阳义点头,当下长叹一口气道。

    林碧落见机来到了昌国公主身边:“外祖母别伤心了,那些忘恩负义的狗贼,落儿定要他们碎尸万段!”“落儿!你这女孩子家家的,怎能满嘴喊打喊杀?”昌国公主沉着声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砸吧一下嘴,对昌国公主福身:“落儿知错,请外祖母原谅!”

    昌国公主笑笑:“算了,算了,再怎么说,那李氏也算死在了你手上,也不枉你这一句碎尸万段,只是以后做任何的事情,你都得与我们知会,老身我可不想再白头人送黑头人了……”昌国公主说着说着,脸色骤变,林碧落握住昌国公主的手道:“外祖母别伤心,落儿以后的一举一动都会告知你们的!”

    “不行,义儿啊,你挑几个会武功的丫头给落儿,去!”昌国公主想来想去仍是觉得不妥,当下便使唤起自己的儿子来了,林碧落在一边摇头:“外祖母,落儿不要丫头了……”昌国公主瞬间变脸:“怎容你说不要就不要?”林碧落咂咂嘴:“那请外祖母也赐李婧一个丫头!”

    昌国公主张了张嘴,随后点点头:“也好,想不到李昌国那刁钻狡猾的人,竟能生出这般标志的女儿,看着稳重又聪明,来孩子,你过来!”昌国公主对李婧挥了挥手,李婧有些紧张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对她微微颔首,李婧这才起身走向昌国公主:“拜见公主!”

    昌国公主忙扶起李婧:“傻孩子,照理说我还是你的祖母呢!”李婧呆呆的看着昌国公主,一时之间竟没能明白其话中的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