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李景葑2

    “哇!表妹你要做什么?你这握着小拳头的样子是要打我吗?”郭涵见到林碧落的那手势后不禁吓了一跳,而林碧落也被郭涵的问题吓了一跳,她忙缩手到身后:“不不不,我不是要打你!”林碧落说着,上前一步打算与郭涵说几句悄悄话,可是郭涵却被林碧落的动作吓到了:“表妹,你别”

    郭涵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的左脚踩住了右脚的鞋跟,而后摔到了地上,之后,他才慢慢说出没说完的话:“别别过来啊!”

    “我说你这臭小子,我叫你出去闹你没听见啊?一定要打搅老人家我讲故事的雅兴吗?”这时,昌国公主受郭涵摔跤的动作影响,一脸怒意的瞪着在地上与林碧落小互动的郭涵,郭涵只觉得冤枉的天地可鉴,他耷拉着脑袋挨完昌国公主的训斥后,又被郭阳义捏着耳朵出了门,隐隐约约的,林碧落听见了郭涵的喊痛声。

    “所以说,你父亲一开始其实还是很咦?那小猴子呢?义儿是不是又偷偷教训那小猴子了?”昌国公主说着李昌国的往事时,忽然停住了,林碧落瞧着她那探听般的动作后就知道了自己的外祖母在做什么,她偷偷笑了笑,之后就听见了昌国公主大吼了一声:“义儿,别动手了,小猴子还小!”

    “是母亲!”外头传来了郭阳义的答应声音,而后郭阳义捏着郭涵的耳朵进了屋。

    昌国公主见状,她清了清嗓子对面前的李婧问道:“刚刚说到哪儿了?”李婧忙说:“回昌国祖母,你刚刚说到我父亲其实很什么了!”昌国公主看着李婧回话,后者本是想喊昌国公主的,可被昌国公主一看,不自觉的喊了祖母,昌国公主听见了李婧的话后,心底不禁觉得很是满意。

    “哦,你父亲其实一开始本性很好,可后来许是受了这皇城根那些乌烟瘴气,他那善良的心啊,都变黑了!这一黑啊,连你那姑母也一同都变了。这兄妹俩啊,和我们从一开始的小打小闹直至分道扬镳,仅仅只用了小半年的时间,你们想想,到底是什么会使得那么好的孩子干出那么多的恶毒事儿来?”昌国公主说完,泪眼朦胧起来。

    “母亲,别动气,别难过,别伤了自己的身子!”杨氏掏出一方绸绢子在昌国公主的脸上抹了抹泪水,而林碧落也从后头走到了昌国公主身边:“外祖母,你还有舅舅舅母、你还有表姐表哥、你还有我和羽儿!”林碧落话说完,昌国公主奇迹般的止住了泪水,她点点头:“不错,我还有你们呢,何必跟个没良心的家伙计较!”

    “外祖母你可以这么想就对了!毕竟那没良心的都快要死了。”林碧落幽幽的说了一句,随后又严肃道:“落儿多嘴了,还请外祖母别见怪!”昌国公主对林碧落的言语并没有太多在意,反而是李婧,用很是怪异的眼光看着林碧落。

    “我至今都忘不了,你父亲他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在陛下面前、在文武百官面前请求更改自己的名字为李昌国那一副画面和说辞!”昌国公主又陷入了对李昌国的回忆,她缓缓说着话,李婧依旧眨巴着她那眼睛看着昌国公主,昌国公主道:“你父亲他说,李昌国这个名字意义深刻,不仅是代表着国泰民安与国家富强,还代表了他对我的感激与谢意。我听了,当时心里那个舒坦啊,可惜、可惜很快他就变了心、换了脸”

    “外祖母,你别难过了!”林碧落对昌国公主安慰道,昌国公主拍拍林碧落的手道:“若不是因为我收养了那两个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家伙,落儿你又怎么会小小年纪没了亲娘,你又怎会都是老身的错啊!都是我这老太婆的错!”

    林碧落看见昌国公主动了气,当下她也止不住泪水,她一把抱在了昌国公主身上:“外祖母没有错,外祖母哪有错?错的都是李昌国他们,错的都是那两只企图吃天鹅的蛤蟆,错的都是他们!”

    “是谁在哭哭啼啼的啊?”这时,从外头传来了一声比郭阳义更加威严的声音,昌国公主抱着林碧落的手一松,而后快速的抹了泪水起身到那人的身边道:“老头子,你舍得回来了?”林碧落被昌国公主放开时就处于一种懵懵的状态,此刻见到了昌国公主那一脸女王般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的很,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底一喜:是外祖父!

    而更好笑的还是那一开始话语威严的紧的男人,只见他头上别着檀木冠子,两鬓间有些许的白发混杂在黑发内,而他的脸与昌国公主的脸一样,只有少许的皱纹,看着很是生人勿近。可是此时的他却对着昌国公主一脸嬉笑:“公主啊,我这不是给你去城南买杏子糕了吗?我记得你可爱吃了!”

    昌国公主闻言,本凶巴巴的脸色缓和了些,她冷哼一句并伸手到那男人面前:“拿来我尝尝!”那男人见状,喜笑颜开的将手中的黄纸包打开,而后才递给了昌国公主。“怎么样?好吃吧?”当昌国公主吃了一块杏子糕打算再吃的时候,男人的迫切的问话声响了起来,昌国公主拿杏子糕的手一僵,随后将黄纸包丢回到了男人手上:

    “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你自己吃吧!”

    说着,她拉着林碧落对那男人问:“你瞧这是谁?”那男人本是疑惑的拿着杏子糕往嘴里塞,此时听见昌国公主的问话声便抬眼看了眼林碧落,当下他便愣住了。而被昌国公主拉着的林碧落则定了定摇摇欲坠的心,上前对那男人福了福身并喊了道:“落儿拜见外祖父!”

    那男人当即就板着脸:“你来做什么?还想气病你的外祖母和你的舅母吗?”说着,他用冷冰冰的眼光瞄了眼林碧落,林碧落一下子就愣住了,她心道:原来当初那么一番话出口,所造成的连锁反应竟是如此的严重!她摇摇头对面前的男人道:“回外祖父的话,落儿是来认罪的!”

    说完,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一跪,吓坏了昌国公主与杨氏,吓呆了郭云媞与李婧,吓傻了郭阳义与郭涵。“郭骏!”只见昌国公主一脸怒意的瞪着老伯音候郭骏,郭骏后知后觉的看着昌国公主,他一脸苦笑道:“公主,你听我说我我真不是故意要板着脸的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