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老小孩

    “你难道就看不出落儿已经和我们和好了吗?你难道就看不出落儿眼底的泪痕吗?你难道就什么都看不出来吗?你前些年陪着陛下的本领去哪儿了?啊?你说说,你让这么大的孩子吓得跪在地上你好意思吗?”只见昌国公主对老伯音候郭骏进行了一通碎碎念,兼手脚并施的暴力动作,很快,她便有些累了:

    “我有些晕啊,郭骏,你在哪里啊?快来扶我!”

    只见本还抱头在地上求饶的郭骏一个激灵起身来到了昌国公主身边,他焦急的问:“怎么样了?是不是打累了?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了,你还打得这么重,我说你啊”老伯音候本还絮絮叨叨说话的声音忽地戛然而止了,原因是昌国公主猛地对他瞪了一眼。

    而在一旁看热闹的郭阳义夫妻俩和郭涵郭云媞姐弟俩全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李婧有些手抖的扶着林碧落起身道:“落儿,你瞧祖母她们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林碧落知晓这其中的缘由,她笑笑:“不碍事的,外祖母她们老两口小打小闹罢了,不会出事的!”

    说着,她在李婧耳边说了几句,很快,李婧抬起头道:“不会吧?祖父这么爱祖母啊?”问完后,李婧自知有些失言,她轻声在林碧落耳边问:“我好羡慕祖母啊!”说完,她红着脸低下了头,林碧落看着李婧的耳根,摇摇头笑了起来:“表姐,你就快要及笄了吧?咱们的动作得快点了!”

    话音刚落,林碧落就看见了李婧一脸严肃的抬起了头:“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林碧落点点头,看向了扶着昌国公主亲自为其喂水的老伯音候郭骏,她对李婧道:“其实我也蛮羡慕祖母的,但我更羡慕祖父,至少祖母再怎么发怒,她都对祖父情意深深!”

    “嗯”李婧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无奈之下,她发了一句长长的音,林碧落笑着看她:“怎么?表姐这是词穷了?”李婧认命般的点点头:“是啊,面对表妹这样的奇女子,我这般笨嘴拙舌的女子还是自动闪退两边比较好,不然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遭到表妹你那唇舌枪箭的攻击!”

    “表姐你口才也不差啊!”林碧落亲切的挽着李婧的手赞美道,李婧红着脸推了推林碧落:“落儿你别闹,我哪有什么口才啊!”“不,表姐,落儿是真心的!”林碧落一脸认真的对李婧说道,李婧呆呆的看着林碧落道:“落儿,你、你真觉得我的口才不错?”

    “是啊,表姐你说话又快,词句对称不说还顺口,口才技艺的确是有机会能登上高峰的!”林碧落信誓旦旦的看着李婧答道,李婧一听,喜上心头:“我以为自己一无是处,可是现在却听见你说我有好处,我、我、我真是太激动了!”

    林碧落看着面前有些自卑的李婧,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前世的那个受李氏所蒙蔽而一直处于自卑的自己:“表姐,对自己要有信心,对自己一定要负责,对自己你记得一定要自己把持好自己心头的那个难关,能克服心头的那个难关,那么你的未来何尝不会是光明的!”

    林碧落将话语说的很是晦涩,李婧听完以后消化了许久,之后她抬起有些发红的眼眶看着林碧落道:“落儿我”“表姐什么都不要说了,落儿明白的!”李婧点点头,她扶着林碧落道:“落儿,为什么你要相信我?你难道真不怕我是假意投诚的吗?”

    林碧落用最真诚的微笑对李婧摇头:“不会,我能从表姐的眼底看出最纯粹的善良与天真,我能肯定表姐你绝对不是一个心思沉沉、假面示人的坏女子!”李婧听着林碧落的话,眼底的泪水夺眶而出:“落儿我我谢谢你!”李婧说完后,低声哭泣起来,而林碧落则是拍着李婧的背替她顺气:“哭吧哭吧,把心底的苦闷哭出来!”

    她说着,往昌国公主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她的外祖父像个小孩子似得在自己的外祖母面前耍着一根筷子,然后昌国公主居然被逗笑了。林碧落看着那一副融洽温暖的画面,心道:外祖父和前世没什么两样,都是个爱妻如命的老小孩。

    “落儿,你过来!”正当林碧落替发泄完的李婧擦干泪水时,昌国公主的声音从内间传来,随着昌国公主的声音传来的还有林碧落的外祖父、老伯音候郭骏的声音:“落儿啊,你过来,外祖父有话要说!”这一句话说出来后,林碧落牵着李婧的手一下在僵住了:“表姐,你看你能不能”

    只见林碧落一脸尴尬的看着李婧说着话,可她的话未说完便被李婧打断了:“落儿,既然祖父祖母找您,您就先过去吧!我没事的,快去吧!”李婧努力的扯出一个正常的笑容面对林碧落,林碧落看见李婧的表姐后,这才安下心来往内间走去。

    “落儿拜见外祖父、外祖母!”林碧落进了内间后,对坐在首座的昌国公主与郭骏福了福身,而后她才对郭阳义与杨氏夫妇福身,等她行完礼后,只听见郭骏道:“落儿,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受苦了!”林碧落闻言,摇摇头:“外祖父说错了,落儿还觉得这点苦还不够呢!比起你们所承受的,落儿受的苦根本不值得提!”

    林碧落说完,一点都不意外的得到了众人吃惊的表情。

    “落儿,不许胡说!”只听见昌国公主与杨氏异口同声道,随后林碧落咯咯的笑道:“外祖母和舅母的心意落儿知道,但是落儿真觉得自己受的苦不够多,要不然,哪会那么容易被李氏那贱厮迷了眼,晃了心神呢?”话说完,林碧落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这一巴掌,是要还给外祖母和舅母的!要不是这嘴巴胡说,哪会害的外祖母与舅母伤心?”

    “落儿!”正当林碧落还想再对自己动手的时候,郭骏严厉的声音传来,林碧落的手顿住了。“你别这样子,你这副样子会令你的外祖母和你舅母更伤心的!”郭骏声音带着几丝关心,以及责备,林碧落听了,忙跪下:“是,落儿知错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