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卧底2

    “我就说吧,祖母一定是和祖父讲和的!”这时,朱阁后方的小窗外,郭涵、郭云媞以及林碧落和李婧聚集在一起偷笑着,郭涵议论了一句后,反被郭云媞打了一爆栗:“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的那些登徒子的伎俩了?给我滚下来!”

    郭涵揉着脑门腹议道:“切,明明你比我还登徒子!”“你说什么?”郭涵的话刚说完,郭云媞那张阴沉的脸猛地出现在了他面前,郭涵吓了一跳,整个人蹦出了老远:“我说姐姐啊,你这什么意思?别吓我成不?”“那你别在我背后说话啊!”郭云媞对郭涵的反应见怪不怪,她幽幽的回了一句,郭涵顿时一脸通红:“我、我、我哪有啊!”

    而林碧落与李婧则对视一眼后,憋着笑往朱阁外的花厅走去,她边走边对李婧道:“把你身边的那个丫鬟给赶走吧!”“嗯?”李婧被林碧落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说懵了,她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落儿,怎么了?那丫头可是我自小的贴身丫鬟呢!”林碧落冷笑一声:“你把她当贴身丫鬟,可她呢?有将你当主子吗?”李婧一脸不解的看着林碧落:“落儿,此话何解?”林碧落摇摇头,伸出手拍了拍手:“小桃、绿药!”她喊完后没多久,两个穿着素雅的丫头押着一名穿着粉嫩的丫头进了花厅,押人的两个丫头是林碧落的贴身丫鬟小桃与大丫鬟绿药,而被押的则是李婧的贴身丫鬟折芝。

    “落儿,这是什么意思?”李婧见到自小陪伴自己的丫头被五花大绑的押了进来,她登时就变了脸,她看着那个丫头一脸的污浊和眼底的淤青,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表姐何必动怒呢?你要知道什么,尽管问你的丫头就好!”林碧落云淡风轻的对李婧说着,之后她示意小桃将折芝嘴里的禁制给撤了。

    “小姐饶命啊!小姐饶命啊!”折芝的嘴刚被撤走禁制后就对这李婧哭喊道,李婧不明所以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则看着那叫折芝的丫头:“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折芝看见林碧落后,有些惊恐的往后缩了一下,她的眼神有些鬼祟的看着李婧:“小、小姐、奴婢的母亲都在大夫人的手里奴婢、奴婢对不起你!”

    折芝的话一出,纵使蠢人也该明白折芝话里的意思了,李婧此时一脸震惊的望着折芝:“你、你、你我待你可不薄啊!你不是你说你母亲病了,要看病吗?我前几日还特意塞给了你攒了三四年的银子,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姐,小姐是奴婢不好,奴婢该死,小姐,大夫人和大小姐要害你、她们要害你啊!”折芝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对李婧说道,李婧望着折芝,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她觉得身子有些站不稳,摇摇晃晃间,她整个人都往后倒去。

    “表姐!”林碧落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李婧,可是她自己本身也是小孩,身子不稳,于是很不幸的,林碧落与李婧一同往后倒去。就在这紧要关头,在后头的小桃与绿药远远的就看见了一袭雪白的身影往林碧落方向飞来,之后林碧落牢牢的落在了一方温暖的怀抱中。

    “你没事吧?”只听见一声温润磁性的男音响起,林碧落揉了揉脑袋和眼睛看着眼前的玉面少年:“我又出现幻觉了不成?南逸王你怎么又出现了?肯定是摔晕了、肯定是!”说着,她闭上眼睛努力的想要醒来,但是,她刚闭眼,就感动了一股疼痛直钻脑门:

    “啊!好痛啊!”林碧落痛呼一声,而后仍是看见了那温润的少年站在她面前扬唇笑着,林碧落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这不是自己晕倒后做的梦,而是现实。“你你这登徒子,你怎么来这花厅了?”林碧落反应过来后便对南逸王元邪责备道,元邪无奈的摊摊手:“我好心救了你,你倒一开口就是幻觉和责备,我觉得心好痛啊!”

    “你”林碧落气不打一处来,她白了眼元邪,而后紧张的往趴在石桌上的李婧走去:“表姐?表姐?你怎么样?表姐?”李婧慢慢的醒了过来,她一看见林碧落就哭道:“落儿!”林碧落拍着李婧的后背:“表姐别伤心,别伤心!”

    李婧哭了许久,而后抬起头,正好看见了元邪的笑脸,她脸一红看向林碧落:“落儿,这”林碧落这才反应过来,只见她走到元邪面前:“你,给我出去,这儿是我们先来的,而且都是女眷,你还是去其他的厢房吧!”元邪挑了挑眉,而后委屈道:“我救了你,你居然这么对我,我好难过”

    “你还真是不要脸了!”林碧落气的咬牙切齿道,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和元邪好像是八字犯冲,一见面总是要斗嘴。“你看,你还骂救命恩人了!啊!我的心好堵啊!好心当驴肝肺不说,还被骂了,哎哟不行了,我的心真的堵死了!”元邪得寸进尺的说着,林碧落气的一脸涨红。

    这时,李婧的手伸了过来:“落儿,别这样,他好歹救了你,要不让他坐远些吧!”李婧不知道面前的男子是何人,但是她知道知恩图报,此时她的话一出口,林碧落也不好不给元邪台阶下,她故作不满的看了眼元邪道:“你,去那个角落坐着!”

    说完,林碧落看也不看元邪就转了身,“好!”元邪干脆的应了一句,径直坐到了花厅嘴角路的小长凳上。

    “哼,瞧他那个随意的劲儿!”林碧落心底吐槽了一句,随后她又背对元邪与李婧大口呼吸起来:“好险,差点就沉不住气了。真是的,怎么每次见到元邪都有心动的感觉,这次还比以前的每次都强烈,真是的!要不是我扮的像,说不定就穿帮了!啧啧啧,想到元邪得意的样子我就感到不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