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卧底3

    “落儿,你在说什么呢?”李婧笑着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摇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李婧点点头,随后对林碧落问道:“落儿,我能问问折芝问题吗?”林碧落一脸惊讶道:“表姐你这是什么话?折芝是你的丫头,你要做什么何必与我请示呢?”

    李婧苦笑一声:“唉,我太笨,竟把这丫头当做最信任的人,唉!”林碧落很是贴心的拍了拍李婧的肩膀:“表姐啊,还好我看出了她不对劲,要不然啊,咱们说不定一出这落华庄就死了!”“怎么会?”李婧讶异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条给李婧。

    李婧看着看着,眼睛就瞪得老大,先前她才说完不该为蝇头小利而出卖主子的忠言,可转眼她的丫头就写了字条去通风报信了。“折芝!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你的家人在大夫人手里你就要这么出卖我吗?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好姐妹,可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李婧嘶吼了一声,她满眼的怒火直射折芝。

    “小姐饶命啊!小姐饶命啊!”折芝不住的求饶,可是李婧只觉得折芝甚是虚伪,林碧落在一旁说:“大夫人的本意许是要折芝将你的银子全部骗走,可是她错算了我的存在!”本还一个劲磕头的折芝当下也不磕头了,她对着林碧落开始破口大骂起来,可没骂几句,就被远处飞来的一把纸扇扇了一巴掌,接着就晃悠悠的晕了过去。

    林碧落不爽的回头看了眼坐在长凳上,一副吊儿郎当样的元邪,元邪正笑眯眯的看着林碧落,他说:“这丫头太多嘴,我听的头痛!”

    林碧落只觉得嘴角有些抽抽,她瞄了眼元邪,当下对折芝审问的心思都没有了。而折芝在挨了元邪纸扇的一巴掌后,肿着张嘴道:“小姐、表小姐,饶命啊!大夫人和大小姐是许了奴婢千两白银,奴婢的母亲已年迈,家中又又两个幼小的弟妹,奴婢一时鬼迷心窍鬼迷心窍啊!”

    折芝说完,一个劲的磕着头,她将头放得很低,好似是在防着元邪的扇子一般。随即,林碧落本不想在审问的心思一下子被折芝的话语所再度吸引走了:“你说大夫人拿银子收买了你,那么她所要求的一定就不止监视这么一桩事情了,你说,还有什么事情你瞒着我们的!”

    林碧落话音刚落,折芝就回答道:“回表小姐的话,奴婢、奴婢还负责将、将金姨娘的状况告知大夫人”折芝的话刚回答完,本就因为折芝的出卖受到打击的李婧一瞬间就摇摇欲坠起来,林碧落搀着李婧道:“你别太在意,你我既然联手,那么我一定会帮你解决难题的!”

    李婧点点头,努力露出一抹笑意道:“落儿放心,我会振作的!”林碧落点点头,她扶着李婧来到了折芝面前道:“你自己说,大夫人有什么目的!”折芝闻言,未像之前那般快速回话,反而看着林碧落与李婧,林碧落从她眼底敲出了一丝异样的光,刹那间,林碧落了然道:“还敢讨价还价!”

    李婧疑惑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在和谁说话?”林碧落摇摇头:“你听听你那好丫头怎么说吧!”李婧便看向了迟疑了片刻都不曾答话的折芝,只见跪地许久的折芝动了动手脚:“不知道奴婢告诉小姐大夫人的目的,小姐会不会放过奴婢一命?”

    林碧落当下就扯出一抹冷冰冰的笑意看着李婧,而李婧也明白了林碧落先前所说之言的缘由,她的身子不住的发着抖:“你、你、你、你这贱婢!我与金姨娘二人往日待你可不薄,即使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未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今都这厮田地了,你怎的还挂记着利益不知悔改啊?”

    李婧说完,猛地咳嗽起来。林碧落见状,一边拍着李婧的后背、一边对小桃示意,小桃当下拿出了一白布包,只见她将白布包一摊开,里头竟放着大大小小数十枚长短不一的尖针。而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折芝面前完成的,这时候的折芝整张脸煞白的厉害,她身子微微颤抖:“你、表小姐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对我动刑、小姐救我啊!”

    折芝将最后的一丝希望摆在了李婧身上,可是李婧却对她不理不睬的,林碧落冷哼了一声道:“小桃,把她做了吧!记得,让她死的慢一点!”林碧落话音刚落,小桃就将一枚又短又尖的针直接捅进了折芝的身上,只听见空旷的花厅传出几声杀猪般的惨叫,紧接着又传出了一声闷响。

    “小桃,把她浇醒后,继续扎!”林碧落对小桃说道,小桃双手微微颤抖,她有些惊慌的看了看林碧落,而后又看了看昏迷了的折芝,她心底对自己安慰道:这折芝是敢间接害小姐的人,绝对不能饶了她!于是乎,小桃管不上自己是一个用刑新手,她当下取了花厅外的池水一下子都泼在了折芝脸上。

    “啊!好痛啊小姐!小姐饶命啊!”只听见折芝比杀猪还难听的尖叫响起,她大口喘着气对林碧落说:“表小姐,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饶了奴婢吧!”林碧落见此,对面前这一而再再而三挑拨她底线的折芝已再无兴趣,她幽幽的说了一句:“不必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什么?”折芝一声盖过一声的尖叫响彻云霄,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林碧落,她此刻也顾不上身上的痛苦了,她呆呆的望了一会林碧落,好似是还未反应过来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这怎么可能?你这么个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呢?”折芝絮絮叨叨的说道,林碧落实在无心再听她说话,当下便不耐烦的对小桃挥了挥手,小桃了然的开始对折芝动起了手。“落儿,你真的知道张氏她的目的吗?”此刻,一直在伤神的李婧将手放在了林碧落的右手肘上问道,林碧落点点头:“表姐且宽心,待我罚了你这丫头再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