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霜姑娘

    “表姐,该醒醒了,太阳要下山了!”林碧落看着绿药离开后,她对李婧喊了几声,李婧迷糊地醒来:“落儿落儿我落儿,帮我帮我”林碧落点点头:“表姐你放心,咱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一定会帮你的!”“如果、如果我们没有共同的敌人,你、你是不是就”李婧白着张脸对林碧落发问,林碧落摇摇头答:“不,没有如果!”

    “落儿”李婧忽然哽咽了一声,而后林碧落便看见了李婧一脸的泪水:“落儿,谢谢你,谢谢你”林碧落拍拍李婧的手:“不碍事的!”说完,林碧落为李婧倒了杯水:“喝点茶吧,润润嗓子,这一个夏天的折腾,你的嗓子许是要干涸了!”

    “嗯”李婧带着哭腔应了声,然后她接了林碧落递来的茶杯小口的喝起了茶,林碧落瞧着李婧杯中那淡绿色的液体渐渐少去,脸上露出了些笑意:“这才对嘛,喝点茶水,保持自己喉咙的湿润!”“还是落儿你周到!”李婧对林碧落说了一句,随后昏沉沉的睡去了。

    “呼呼落儿,这么急找我来要做什么?”就在李婧睡了以后,郭涵也被小桃请了过来。林碧落瞧着一脸绯红的郭涵,他一个劲的喘着粗气,而他的身后除了有个小桃外,竟还多了一个穿着白衫的女子。林碧落眼睛瞬间亮了一下:“表哥,落儿想借第一霜姑娘一用!”林碧落笑意款款的看着郭涵,郭涵一下子愣住了:

    “落、落儿,你、你怎么知道第一霜的?”

    林碧落伸出右手捂嘴偷笑一番:“只要有痕迹,表哥做过什么、接触过什么落儿都会知晓!”郭涵当下便红着脸往后瞥了眼白衫女,他很快转过头对林碧落问道:“那你你知道我和她的那个了?”郭涵说完,喉头动了动,林碧落瞧出了郭涵的羞愧,她答:“我只知道表哥藏了第一霜姑娘,其他的一概不知!”

    郭涵听见林碧落的话后,紧绷着的脸松了松:“哦原来如此!”说完,他看着林碧落:“不知道表妹借她有何用处?”林碧落答:“我想请她帮我做一次细作!”“什么?不可能!”郭涵听见林碧落的答案后,当即就表示了反对,他脸色有些难看道:“霜姑娘是什么人,为什么让她去做如此下贱的事情?”

    林碧落看着眼前收敛怒意的郭涵,心底笑了笑,她早就预料到了郭涵的不舍。她之所以要问郭涵借用第一霜,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第一霜是个易容变音高手,能帮她入侍郎府帮助李婧保护李婧的母亲金姨娘二则是因为林碧落想救即将在一天后遭到太子谋士调戏、最后死于非命的第一霜。

    “表哥这话就说错了,细作从来都不是下贱的,我们大魏之所以能稳如磐石屹立不倒,还不是开朝之初那细作之仙岳兰的功劳?”林碧落目光灼灼的看着郭涵问道,郭涵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林碧落见状,又继续道:“再说了,人霜姑娘都没有给出她的答案,表哥你这么急帮她拒绝做什么?”

    说着,林碧落上前一步,抓起那白衫女子道:“霜姑娘,你觉得意下如何?”只见那白衫女子被林碧落牵到了郭涵面前,她那素雅至极的脸就此暴露在了人前,林碧落心底暗暗说道:“看来我的眼力还不错,记忆只有一张模糊的脸,我却还是误打误撞将人给认出来了!”

    想到这,林碧落看了看白衫女子,不,应该说是第一霜,只见她脸色绯红一片:“我、我、我”林碧落看着第一霜那一副羞涩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姑娘可记得袁州埠道老人?”第一霜闻言,瞪大了眼:“你你是?”林碧落答:“我是埠道老人的后人。”

    第一霜见状,当下就要对林碧落行跪拜之礼,林碧落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第一霜:“姑娘不必如此,细作一事不知道可否帮小女子一把?”第一霜猛地一阵点头:“当然当然,第一霜必当竭尽全力!”林碧落笑道:“竭尽全力就算了,我怕你竭尽全力了,我表哥他就要生不如死了!”

    林碧落话刚说完,第一霜的脸色又红了一片:“我他哪有啊”她有些娇羞的看了眼在一边迷茫的看着林碧落与自己的郭涵,她只觉得有些挂不住脸,当下便大步流星的跑开了。“诶霜姑娘?你去哪里啊?”郭涵见第一霜跑开了,边问边追过去,林碧落一个闪身阻挡了郭涵:“表哥你就甭追了,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郭涵看了看林碧落,当下他就变了脸:“落儿,我当你是表妹才对你客客气气的,你倒好,得寸进尺不说,现在还把霜姑娘给气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林碧落有些错愕的看着郭涵,很快林碧落恢复了神色回答道:“表哥,你哪只眼睛看出了霜姑娘是气跑的”

    郭涵被问住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吐出了一句对不起。林碧落看着郭涵,她老气横秋的拍了拍郭涵的肩膀:“表哥,喜欢就追啊,两个人都不捅破那层窗纸做什么?”郭涵一愣,他看了眼林碧落,随后红着脸往第一霜消失的地方跑去。

    “小姐,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一直在旁观的小桃此时来到林碧落身边问道,林碧落淡淡一笑:“我们在说好玩的事情啊!”小桃摸了摸后脑勺,她心道:奇怪,我都没看出哪里好玩了!小桃想来想去都没有想明白哪里好玩,她看了看渐渐西沉的日头对林碧落道:“小姐,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林碧落摇摇头:“不,我今日留宿在落华庄,一会外祖母该派德安嬷嬷去王府告知祖母与父亲了!”小桃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但终究没说出一个字来。林碧落看着小桃那样子,心底不禁觉得有些感慨,她之前还与外祖母吵了架,一晃半年,她们竟又和好了。

    想到这,林碧落又陷入了沉思:“和好了又如何呢?该有的心结总归还是结下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