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利用

    “小姐,表少爷他们回来了!”小桃突然喊了一声,林碧落猛地从沉思里醒来,她向花厅的北边望去,只见郭涵牵着第一霜的手缓缓走了过来,林碧落见状,脸上多了一抹笑意。

    “多谢表妹的提醒!”郭涵很是有礼的对林碧落作楫道,林碧落捂嘴笑了许久:“想不到啊,表哥的速度还真是快!”郭涵看了看第一霜,对林碧落答道:“总得快些才好,要不然她就该走了!”林碧落诧异的看着第一霜:“霜姑娘本是要去哪里?”

    第一霜答:“我本是来皇城投靠同宗的叔伯的,可是他们都已经故去了,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受到二少涵郎的救济,这才待在了这落华庄里若非你出现,我都准备回家乡去了,我谢谢你!”第一霜说完,脸蛋红的不像话,林碧落对她多笑了一下,她居然就羞涩的躲到了郭涵的后面。

    “你瞧她还害羞呢!”郭涵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笑笑:“表哥还是别逗我这未来嫂嫂,一不小心给逗跑了,我看你怎么办!”林碧落暗笑一声说道,郭涵闻言,当下将第一霜的左手握紧:“我既然牵了她的手,那我就不会再放开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一定会做到的!”

    林碧落看着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心底不禁泛起了些涟漪,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鼻头有些酸酸的。“表哥打住吧,这些话现在说为时过早了!不知道表哥什么时候带霜姑娘去见外祖母与舅舅舅母呢?”林碧落带着些捣蛋的心思对郭涵问道,她本想着看郭涵为难的模样,可谁知郭涵却很是信誓旦旦道:“一会就去!”

    “哦?这么快?不怕舅舅舅母与外祖母的反对吗?”林碧落装作吃惊的看着郭涵问道,郭涵紧了紧握着第一霜的手,他信心满满的回答林碧落:“反对又如何?我即使离了伯音候府也还有这落华庄,我凭什么怕他们反对?”林碧落闻言,被郭涵的话噎了一下,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郭涵与第一霜见状,关切的问道:“落儿,你、你怎么样了?”

    小桃反应迅速的扶着林碧落坐到了石凳上,林碧落坐在石凳上咳了许久,这才回答郭涵:“没事没事,我只是被口水呛了一下,不碍事的!”说完,林碧落错开了与郭涵关切眼光的接触。“那就好那就好!”郭涵松了口气道,而第一霜则越过郭涵往林碧落身边走去:“落儿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林碧落点点头:“你都是我未来的嫂嫂了,为什么不能叫?”第一霜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又红了脸,她支支吾吾老半天,在林碧落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细作的事我考虑了,我答应你,只是你要我做些什么呢?”林碧落见第一霜主动将细作之事提出来,于是她对郭涵道:“表哥,我与未来嫂嫂有事要谈,你且回避一下吧!”

    郭涵见林碧落要赶自己走,当下沉下了脸:“有什么我不能听的事情啊?”林碧落白了眼郭涵:“我们女孩子家有的是私事,不知道表哥你要听哪些呢?还是说堂堂落华庄的大庄主是个八婆的人啊?”郭涵闻言,脸色骤变“你这丫头,嘴皮子倒是厉害,也罢,我就让你们私底下聊一聊!”

    郭涵话说完,一个闪身离开了花厅,林碧落对小桃使了个眼色,小桃很是了然的往郭涵离去的方向奔去,她四处瞧了瞧,随后回来对林碧落禀告:“小姐,表少爷已经走了!”林碧落这才安心对第一霜道:“霜姑娘,你别怪我多心,毕竟此事不容闪失,表哥他对你的心意你也已经知道,若是被他知晓,定是要阻挠你的”

    “落儿,我明白,我能理解的!”第一霜打断了林碧落的话道,林碧落点点头:“你明白就好!”说着,她示意小桃将昏迷的折芝从石桌下拖出来:“霜姑娘你看这个人的样貌,你能易容出来吗?”第一霜当下便蹲了身子捏起折芝的脸看了看:“能易容出来!”

    林碧落闻言,面上一喜:“还请霜姑娘暂时冒充她一阵吧!落儿知晓霜姑娘会不语神功,还请霜姑娘能帮落儿保护好她!”林碧落说着,将石桌上趴着的李婧的脸露出来给第一霜看了一眼,第一霜瞧见李婧的脸后一愣:“这不是李二小姐吗?”

    林碧落见第一霜认得李婧,当下觉得有些好奇:“霜姑娘认识我这表姐?”第一霜点点头:“李二小姐曾于数日前去过东城施过粥给乞丐们,我那日正好经过,将欺凌她的恶霸给揍了一顿。”“恶霸?欺凌?”林碧落疑惑的看着第一霜,她脑子转了一转,随即便想到了张氏与李玉婷。

    “原来如此!”林碧落淡淡的说了一句,第一霜闻言,对林碧落道:“我易容以后只是保护李二小姐吗?”林碧落答:“不,还有她的生母金姨娘!”第一霜点点头:“那好,我现在就开始做准备!”说着,第一霜就打算起身离开,林碧落却一把抓住第一霜的手道:“霜姑娘,你如何同表哥说明?”

    第一霜想了想答:“我会告诉他实情的!”林碧落面色一变,第一霜却继续道:“我会劝服他的,落儿你就放心吧!”林碧落看着第一霜那充满自信的脸,当下将心头的大石放了下来:但愿你能劝服郭涵那倔牛!

    “那好,霜姑娘你去吧!”林碧落起身对第一霜说道,第一霜转身正欲离开,却又忽然转身看着林碧落:“落儿,不知道你是怎么认得我的?我记得我不曾见过你吧?而且我也不曾将真面目示众难道落儿你在这”“霜姑娘多虑了,落儿之所以认出了霜姑娘,不过是因为霜姑娘你发髻上的那枚蜻蜓碎玉簪!”林碧落对第一霜道。

    第一霜不解的取下了碎玉簪看了看问:“这碎玉簪不过是普通的物件,怎么会让你知晓了我的身份呢?”林碧落笑笑答:“玉簪的确普通,不过正是这普通的玉簪让我看出了霜姑娘的药体啊!”林碧落说着,将第一霜手中的玉簪举起,她道:“唯有第一族的族人才会有这样的药体!”

    只见在第一霜手中的玉簪此刻发着一阵淡淡的青烟,若不是观察细微的人,是绝对无法看出这其中的奥妙的。第一霜不禁有些佩服和欣赏林碧落,她说:“落儿真是好眼力,我自己都快忘了我自己这药体了,没想到落儿却记得!”

    林碧落笑笑答:“霜姑娘莫非是忘了我是埠道老人的后人吗?”第一霜嘴角一抽,当下有些尴尬的笑了一笑:“是啊!”林碧落看着第一霜那几乎快要僵硬的脸,心底隐隐生出了些愧疚,毕竟埠道老人根本没有什么后人,她不过是在前世的记忆里看到了第一族与埠道老人的关系而对第一霜加以利用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