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为难

    “小姐?小姐?表小姐醒了!”就在林碧落想入非非的时候,小桃的声音唤醒了林碧落的良知,她抬起头看了眼迷迷糊糊的李婧,李婧的下巴处有个红印子,看着像是她自己手指所造成的印痕。“落儿,我睡了多久了?”李婧稍稍清醒后便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不久,才半柱香的时间。”

    “啊?这可怎么得了!我回府岂不是很晚了!”李婧一脸担忧的看着即将西沉的落日说道,林碧落拍了拍李婧的手对她说:“表姐,不急不急,你不必害怕,你听着,一会你回去以后若是张氏与李玉婷拦着你刁难,你只需要对她们问这么一句”

    李婧听得云里雾里的,等林碧落话说完后,李婧抬眼犹豫道:“落儿,万一”“表姐,落儿这里没有万一,只有敢不敢做的人!”林碧落打断李婧的话说道,李婧迟疑片刻,终是答应林碧落会照实相问。林碧落会心一笑:“表姐,别忘了将折芝带走呢!”

    说着,林碧落示意小桃去喊折芝,李婧一脸疑惑的看着林碧落:“落儿,这是做什么?”林碧落答:“不把人带回去,你就不怕张氏她们对你们下手吗?”李婧失言,她目光顿了顿,落在了小桃身上。而小桃知晓林碧落指的意思是什么,她正要转身往第一霜离去的方向走去,却看见如同折芝的双生姐妹的女子缓缓向她走来。

    “小小姐!”小桃对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听出了小桃话语里的犹豫和惊奇,她顺势回头看了眼,而后眼前不禁有些发亮:看来自己真没找错人!

    “小姐”只听见那像折芝的女子慢悠悠的走到李婧身边喊道,李婧面色一僵:“还喊我做什么?咱们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还何必这么假惺惺的呢?”只见“折芝”一脸悲痛后悔的跪倒在地:“求小姐原谅,折芝日后必当对小姐忠心耿耿!”

    李婧正要继续说些冷话,林碧落却伸手放在了李婧的左手手背上:“表姐,适可而止!”李婧当下禁了声,她冷哼一声:“还愣着做什么?快扶我起来吧!”说着,她便看着跪地的“折芝”,那“折芝”闻言,当下便扶起了李婧,李婧起身后,对林碧落道:“落儿,我就先回去了!”

    林碧落点点头:“表姐慢走!”李婧微微颔首,然后在“折芝”的搀扶下离开了花厅。

    “小姐,霜姑娘的本领好厉害啊,你看那模样,那动作,像极了折芝啊!”小桃见李婧与第一霜易容的折芝离开后,她对林碧落称赞起第一霜的本事。林碧落闻言,微微笑了笑:“小桃你记住,你小姐我最喜爱的绝对不是兰花酥,而是海螺羹!”

    小桃听见林碧落的话后,一脸疑惑:“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林碧落只是笑笑,并不打算解释。

    “小桃,你去找找绿药吧,她去外祖母那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呢?”林碧落对小桃吩咐了一声,小桃对林碧落微微福身,而后离开了花厅。“出来吧!别躲着了!”此时,林碧落对着空荡荡的花厅喊了一句,不多时,从花厅那满是青藤的小窗处飞身进来一个人影,等那人影落地后,他对林碧落冷冰冰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表哥你说,我能有什么意思?”林碧落风轻云淡的对那人回答道,原来这人竟是郭涵。只见郭涵挥动手中的银剑对着林碧落刺去,眼看着那银剑就要刺进林碧落的胸口了,千钧一发之际,他却又收了动作道:“我还真没想到,表妹你居然是个不怕死的!”

    只见纹丝不动的林碧落此刻起身走到郭涵身边:“不怕死?我有大仇未报,我为何要死?还有,你若是杀了我,我那未来的表嫂只怕要一生对自己对你都怪责怨恨了吧?”郭涵当下嘴角一抽:“表妹,口舌之争我无法取胜于你,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用意是什么!”

    林碧落踱步沿着花厅的地纹走了一圈道:“除掉李昌国,扶李婧母女上位,顺便给我那未来表嫂一个大功!”郭涵闻言,一脸哑然,许久他才开口:“你、你、你可知李昌国是什么人?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除掉他?”“表哥,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林碧落反问一句,郭涵嗤笑一声:“你只是小孩子,你怎么可能除掉李昌国?就是我父”

    郭涵说着说着,突然住了嘴,他心底一阵恐惧升起:还好还好,没乱说话。林碧落怪笑一声:“表哥是想说就是舅舅都没有能力除掉李昌国,凭什么我就能对吧?”郭涵闻言,一脸惊恐的瞪着林碧落:“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啊!”

    林碧落点点头:“是,是我说的!”郭涵这才放心道:“落儿,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你还信誓旦旦的认为你能除掉李昌国?”林碧落嗔笑道:“光明正大的除掉李昌国的确不容易,可我若是用那阴诡狡诈之术呢?你觉得李昌国的胜算有几成?”

    郭涵听着林碧落的解释,登时就愣住了:阴诡狡诈之术?是啊,光明正大的弹劾不一定能将李昌国拉下马,可若是按落儿说的用这般见不得光的行为去掰倒李昌国,好像又有些不君子了郭涵想着想着,不禁皱起了眉,林碧落看着郭涵的样子,当下诈出了他心中所想:“表哥可是在苦恼阴诡之术不够君子?”

    郭涵顿时露出一个夸张的惊讶表情:“落落儿,你、你、你怎知道我的心思?”林碧落心道:我还不知道你?你这公子哥虽说吊儿郎当、纨绔的厉害,但是该君子的时候你是绝对不会做小人的!想到这,林碧落对郭涵坏笑一声:“表哥,我可是能看透你的心呢!”

    郭涵乍得一听,只觉得自己热血下沉,整个人差点管不住脚要跑,他缓和了心态后对林碧落说:“落儿,别开玩笑了!”林碧落眨巴着小眼道:“怎么会开玩笑呢?表哥若是不信,只管试试看!”郭涵闻言,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冷汗,他心底为难的很:我该拒绝还是同意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