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空谷

    “给我把马车内的人抓出来!”林碧落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外头传来了粗重的声音,她心底有些惊慌、有些恐惧,她对即将发生的事情而感到惊恐,她对下一刻就要面临死亡而害怕,她心底有个声音在暗自尖叫:拜托了,让我活下去,我要报仇,我要为我的前世复仇!

    是了,在这具名为林碧落的**待久了,林碧落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只见她左右手猛地抓住小桃与绿药:“你们可厌水?”小桃与绿药摇摇头:“我们会水!”林碧落这下便放心了,她对小桃与绿药道:“一会咱们直接钻进这臭水河内,不论结局如何,咱们只求逃命!”

    林碧落说完,便开始在小桃与绿药的手背上打起了拍子,三个数后,林碧落对小桃与绿药道:“跳!”说完,她便牵着小桃与绿药的手,三个人很是义无反顾的往水下跳去。

    “快!她们要逃了!抓住她们,重重有赏!”入水后,林碧落隐约又听见了水上有个年轻的嗓音在嘶叫着,“是林碧媛!”林碧落心底一缩,她一个猛子往下扎去,用曾经在少年宫学过的蛇形游步往最远的地方冲去。等林碧落实在熬不住露出水面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离那片臭水河很远很远了。

    “这里是”林碧落四下瞧了瞧,当下便发觉了月色下这一处的似是山谷的景致很是熟悉,好似是“请问空谷师父在吗?”林碧落不假思索的对空旷的山谷问了一句,很快,从山谷的另一边飞来一人,他大约七尺的个儿,右边眼睛带着刀疤,他对林碧落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来到空空圣地的?还有,你找我师尊做什么?”

    林碧落笑着看眼前的男子,月色下,男子的脸有些发白,但却遮不住他秀气的面容。林碧落心道:想不到前世龚铭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人,而今就站在我面前,龚铭、林碧媛,你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的!龚铭,我现在就先断了你的后路,然后再慢慢看着你和三皇子怎么死!

    “姑娘,你这么盯着陌生男人看是不是太没体统了?”正当林碧落恶狠狠的想着往事时,那刀疤男子忽然沉声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猛然醒悟:“咳咳我不觉得我需要什么体统,倒是你,空空圣地的尊主,为什么要假扮自己徒弟呢?”

    林碧落的问题一出口,那男子在月色的脸蓦然大变,他一个闪跃来到了林碧落跟前,林碧落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盯着他:“怎么?空谷师父恼羞成怒了?还是说你的身份被我这么个黄毛丫头认出来了,你气不过所以想要灭我这么一个弱者的口?”

    林碧落幽幽的对那名为空谷的男子问道,那男子在月色亮出的半柄匕首当下就被他收回到了腰间,他沉声道:“哼!你是什么人?又是满峰岩洞那臭丫头派来打探我近况的么?”林碧落闻言一怔,随即她捂嘴笑道:“看来我猜的不错,你还真是空谷师父!”

    林碧落的话说出后,当下那男子的脸色骤然大变,他举起手掌正欲拍向林碧落,双耳却不自觉的动了动,他一回头,就看见了一玉面公子正向他扑来,边扑边说:“师兄还请手下留情!”那叫空谷的男子瞬间愣住了,他的手停在了半空,而后垂了下来

    直到那玉面男子到了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道:“你你是元邪师弟?”原来,来者是南逸王元邪,只见元邪闪身到林碧落跟前对林碧落问:“你没事吧?刚刚吓坏我了,我的手下告诉我说你被你府中的管家接走,然后来了北郊磺河,我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呀你的衣服怎么是湿的快披上!”

    元邪不带喘气且关切的对林碧落说了许多话,林碧落呆呆的看着面前一头是汗的元邪,她只觉得心底的某块冰川慢慢的在融化,“殿下请自重,本郡主什么事都没有,劳殿下操心了!咳咳咳咳”林碧落话说着说着,就猛地咳嗽了起来。

    元邪见状,忙脱了身上的斗篷披在林碧落身上,林碧落正要拒绝,却撞上了元邪有些恳求的眼,元邪对林碧落道:“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的好意行吗?”林碧落张了张嘴,终是无话可说,她看了看元邪单薄的身子,眼底流下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泪。

    这是第几次了?这是面前这个男人第几次对自己这么关怀备至了?林碧落记不清楚了。她唯一知道的,是即使她对面前这个男子说了再狠的言语、拒绝再多他的好意,他却仍旧锲而不舍、不求回报的要靠近自己、保护自己、照顾自己的心。

    “多谢南逸王的好意!”林碧落心底想了想,开口对元邪道了声谢,话语里不带一丝感情,听着既不生疏、也不热络。元邪愣了愣,随后他笑眯眯的对林碧落说:“落儿,你这是第一次对我道谢!”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话后,嘴里不自觉的骂了一句:“你这登徒子你唉,算了!”

    “我怎么了?落儿,我怎么了?”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并没有一丝不高兴,他反而还很是开心的看着林碧落,等着她说下去。林碧落有些心虚的抓紧了元邪的斗篷道:“没没什么,殿下你人很好,所以麻烦你以后多多帮助那些穷苦的百姓!”

    元邪长长的应了一声,随后若有所思道:“嗯,落儿的这个提议不错,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做!”林碧落气急,她白了眼元邪,然后指了指元邪身后那脸色难看到极点的空谷:“殿下难道不先和空谷师父说说话吗?”元邪见林碧落提起了空谷,他面色一沉,转身道:“我说师兄,你这辣手摧花的本性怎么还没改呢?难道是芫芗姐姐还没答应嫁给你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