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借物

    元邪的话说出口后,空谷如林碧落所预料的一样变了脸,不过不是脸色变难看了,反而是变得有些羞涩的红了。

    “师弟,注意分寸,我是谁、你是谁!”空谷稍稍高了一个音,林碧落心底暗笑:这空空圣地的空谷与满峰岩洞那芫芗还真是够绝配的,后者拼死要嫁、前者表面不喜,内里却“实在难以相信!”林碧落轻声说了一句,她看着空谷的脸,又偷笑了一阵。

    “我说师兄,你这算不算闷骚啊?我看你明明对芫芗姐姐有情义,为什么就不主动出击呢?还是说,你在放长线钓大鱼啊?不是师弟我八卦,但你和芫芗姐姐的事情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路人皆知了吧?我都回了这帝都这么多年了,你也离开师尊这么久了,怎么还没与芫芗姐姐喜结连理呀?”元邪絮絮叨叨的八婆了一阵,只见空谷的脸色愈加的羞涩起来。

    “殿下,我冷了!”林碧落见状,当下撒了个谎,企图帮空谷解围,毕竟日后还要用他去反击对付龚铭与三皇子的,这边厢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原本嬉皮笑脸的表情立马变得一本正经起来:“落儿来,我把我的外衣给你!”说着,元邪就开始解扣子。

    “喂殿下,请你自重!”林碧落看见元邪的动作后,当下就双手遮眼,小脸紧绷的对元邪喊了一句,元邪一脸委屈的对林碧落道:“那怎么办?你不是冷吗?这儿这儿又没有能穿的衣服我我”元邪支支吾吾的说着,他左顾右盼了许久,最终,他将目光落在了仍一脸通红的空谷身上:

    “师兄,你这儿应该还有芫芗姐姐当年穿过的衣服吧?”

    元邪的问题问出口后,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话,当下心底一沉:该死的,本想借机离开这里的,这元邪看来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啊!而空谷一听说元邪要借用芫芗的衣服给林碧落,他面上就表现出一脸的不情愿:“那可是旧衣服呢,给这位郡主穿合适么?”

    元邪一脸贼笑:“没事的,郡主也得体察一次民情不是吗?”说着,元邪将目光瞄向了林碧落,林碧落无奈的露出僵硬的笑道:“是、是啊!”当下,空谷的脸色就是一变,林碧落看出了空谷神色的异常,她心道:真是对不起,这一身衣服像是米胶般黏在我身上,而且又这么的冷,我实在是熬不住了啊

    “师兄,你就帮师弟一次吧,你看我们从小一起学艺,我都没求过师兄你,你就帮我一次吧!”这时,元邪也看出了空谷神色的异常,他出人意料的用上了流氓的赖皮功夫对空谷说道,空谷有些受不住的退了三步:“得得得,借你、都借你!”

    说着,他对林碧落道:“你这个大胆的丫头,跟我进谷去!”说着,他就伸手要揽林碧落的肩头,但是他的手还没碰到林碧落就被元邪给拍开了:“师兄,进谷这么件小事,就不劳烦师兄了,师弟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元邪一把揽住了林碧落的右肩,而后纵身一跃,往山谷内飞去。

    “落儿闭上眼,一会就好!”飞起来的一瞬间,元邪在林碧落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林碧落内心又是一阵触动,她蚊子哼般的应了元邪一声,然后乖顺的闭上了眼睛。而林碧落之所以这么听话,是因为林碧落她恐高

    “好了,落儿你可以睁眼了!”元邪磁性的嗓音在林碧落耳边响起,林碧落猛一睁眼,就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漫山都是发着微光的石头,石头的微光凑在一起使得整个山谷内显得格外明亮,但是又只能令山谷如此明亮、不会传到外界去。

    “哼,走吧!傻愣着做什么?还想飞一次吗?”这时,慢了一步到谷中的空谷对林碧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与林碧落擦肩而过的时候,林碧落又听见了他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林碧落听见那句比蚊子叫还要轻的声音时,整个人都傻住了,她不解的看了空谷的背影许久,之后才意识到空谷大概是感谢她的解围。

    “落儿,怎么样?这儿美吧?我告诉你,我师兄他可是为了”“咳咳”元邪正说到值得令人好奇的分时,却被空谷的咳嗽声给打扰了,空谷咳嗽了几下后对林碧落道:“你且去溪阁等着,我去将那旧衣服拿来给你!”说完,他瞪了眼一脸怪表情的元邪后便走了。

    “落儿,我悄悄告诉你,师兄他是为了芫芗姐姐才把山谷布置成这般的,我”元邪像是顽童般的附在林碧落耳边说着话,但说到后面,却止了声。林碧落正纳闷元邪怎么这么吊胃口呢,一转身,却看见了刚刚离开的空谷竟像只猴子一般的在长亭上倒挂金钩。

    “空谷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啊?多危险呀!”林碧落心虚的对空谷问了一句,空谷翻了个大白眼,而后对林碧落道:“这小子油滑的很,你这小丫头可别被他拐走了!”林碧落闻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她心道:这师兄弟也是有趣,大的说小的坏话,小的爆大的私生活。

    “师兄,你怎么能乱说话呢?”元邪见空谷在说他坏话,一脸不爽的对空谷问道,空谷睬也不睬元邪,他一个劲的盯着林碧落看,林碧落当下便恭顺的对空谷回道:“多谢空谷师父的教诲,林碧落谨记在心!”空谷闻言,冷哼一声,从上头丢下来一套粉色的衣服:“别给我穿烂了,记得早点还我!”

    林碧落笑笑,上前几步,稳稳的接住了那套衣服,空谷与元邪有一瞬间的错愕,这个女孩是不是会武功呀?当然,他们怎么猜也不会猜到林碧落在千年后可是三秒接物大赛的冠军。“多谢空谷师父的慷慨相借,不过空谷师父拿衣服如此的快速,不知是不是一直都将这衣服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呀?”

    一个简单的问题,问的空谷一张脸变得通红起来,他清了清嗓子:“咳咳咳咳我怎么觉得今天有些累了呢?”话说完,林碧落与元邪就看见空谷一个下坠,而后快速的在半空里消失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