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合作

    “嘿嘿,落儿,想不到你竟然如此的观察细微,一点小事都能被你瞧出它背后的蛛丝马迹!”元邪一脸讨好的对林碧落说着话,林碧落有些嫌弃的看着他:“不知道殿下是不是该带我去那溪阁换衣服呀?”元邪稍稍发愣,随后反应道:“是是,我差点忘了落儿你还穿着湿衣服呢!”

    说着,元邪轻车熟路的带着林碧落绕过了长亭,走过一片满是蝴蝶兰的园子,然后进了一座灯火通明的三层小阁楼:“落儿,你进去吧,我在外头替你守着!”林碧落点点头,她刚准备推门进去,却又转身对一直目送她进屋的元邪道:“殿下,谢谢你!”

    元邪有一刹那觉得整个人窒息的厉害,他摇摇头:“不,我要的不是你的感谢!”林碧落眼眸一沉:“我知道,但是殿下,我目前无法给你想要的!”元邪微微失神,但是很快,他又说道:“没事,我能等,即使是老了死了,即使是下一辈子,我都愿意等!”

    林碧落听见元邪那孩子气的话,心底不禁苦笑道:即使是下辈子,真是可笑,你都没死过,哪里知道你是不是会有下辈子呀?即使有下辈子,你又怎么可能还记得我?想到这,林碧落对元邪笑笑,推门进了溪阁内,而这时候林碧落自己都没有察觉有些异样的情绪在她心底蔓延开来。

    一盏茶后,林碧落换上了旧衣服出了溪阁,她一出来便对元邪道:“不知道殿下能否送我回王府?”元邪答:“此时还回王府做什么?你父亲见你没有回王府,又没有托人捎口信回来,上了落华庄找你,被你舅父瞒了下来,而落华庄的人知晓你出了事,这会儿都找疯了!”

    “什么?”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话后,有一瞬间的感动,不是为别的,而是为元邪如此的关心她。

    “那还请殿下帮我一个忙,送我回落华庄去!”林碧落对元邪道,元邪闻言,邪魅一笑,他动了动喉结:“帮你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林碧落听见元邪提出要求后,脸色有一瞬间的变化,她正要反对,元邪却开口道:“我要你和我合作,日后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与我商量!”

    “凭什么?”林碧落不假思索的对元邪问了一句,元邪轻笑一声:“凭我知道你的一切,凭我对你的爱!”林碧落有一瞬间的心慌,但是很快她就镇定下来:“哦?难道殿下不怕被冠上登徒子的名号辱没了皇家威严吗?还有,殿下才多大,怎就知晓男欢女爱了,本郡主真不敢想象殿下曾与多少人说过这番话!”

    “你”元邪受林碧落言语的刺激,面色有一瞬间的狰狞,但他很快调整了脸色对林碧落道:“今日合作之事你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林碧落冷笑道:“我还真不懂殿下的意思,你这是要逼良为娼吗?”元邪一把拽住林碧落的手:“落儿,你再怎么言语刺激我都无所谓,但你若因此误了你的复仇大计,那你岂不是白白重来一次了?”

    林碧落闻言,顿时整个人都发起了抖,她面色苍白的看着元邪:“你你你刚刚说什么?”元邪答:“我说,你若是为此耽误了复仇大计,岂不是白白重来一次了!”林碧落再次在元邪的口中听见这句话,当下她整个人有些失控的甩开了元邪的手:“你、你知道了些什么是不是?你要做什么?要威胁我做什么?”

    “落儿,我不是要威胁你,我只是想要帮你,这和我知道了什么没关系,我就是想要帮你,我喜欢你,我爱你!”元邪头一次看见这样暴躁的女子,当然,他也是头一次看见冷静睿智的林碧落如此失控且狂躁,此时,他试图靠近林碧落,但是屡次尝试都遭到了林碧落的攻击。

    到最后,元邪用了最不人道的方式,隔空点了林碧落的穴位,使得林碧落整个人动不得身了,他这才大胆的靠近林碧落:“落儿,你听着,我不会用你的任何事情胁迫你就范,但是合作这件事我们必须得进行。”元邪说着,将林碧落的穴道解开。

    “我想帮助你,我知道,你聪明、你看得透人心,你会用你的方式去对付你的那些个仇人,但是我不愿意!我不愿意让你沾满血腥,我愿意当你手中的刀子,以后就让我为你去除掉那些个恶人坏人,好不好?”元邪双手扶着林碧落的双肩问道,林碧落只觉得自己的心底泛起了前所未有的酸楚,许久,她抬起泪湿的脸点了点头: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除掉仇人还是得由我亲自来做,行吗?”

    元邪对林碧落的泪水根本就没有抵抗力,他语塞的答应了,林碧落擦干了泪水对元邪道:“你不准暗地里悄悄动手脚,还有,我可没接受你的感情,你别试图来占我便宜!”说着,她一巴掌拍掉了元邪扶在她肩头的双手。“落儿,你”元邪见林碧落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心底不禁觉得有些开心。

    “落儿,那我、我能追求你吗?”元邪傻乎乎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眨巴着眼睛道:“你有什么值得我多瞧一眼的地方吗?”元邪闻言,思索了半天,才想明白林碧落所说的意思,他一脸高兴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的意思是我能追求你是不是?”

    林碧落不置可否,她微微翘起了嘴角,一脸高傲的对元邪说:“你,带我回落华庄去,今天这桩事情还没解决,那林碧媛没这个胆子对我下手,看来是李昌国忍不住了!”元邪忙说:“我看着那些追杀你的人一个个都使着怪异的功夫,我想,这事儿只怕与李昌国并无关系!”

    “怪异功夫?怎么个怪异法?”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话后对元邪问道,元邪答:“他们一个个的身法都像是一条条蛇,一扭一避间就能要了对手的命,我为此还折损了几名暗卫呢!”“暗卫?折损?”林碧落对元邪问道,只见元邪点点头,林碧落当下就明白了那些人的来历。

    而后林碧落看着元邪许久,她突然对元邪问道:“那么后来是你的人阻止了追杀我的人咯?”元邪不置可否,林碧落说:“我就说怎么可能会让我顺利离开那片污水河”

    说着,她突然上前一步,弯腰抓住了元邪的的裤脚一摸,紧接着,她抬起惊讶的目光看着同样惊讶的元邪:“你下半身都湿了,为什么不换裤子?”元邪略显尴尬的对林碧落道:“这不为了找你才湿了嘛,找到了你后又担心你生病,所以一时忘了这茬儿,你不说我还真没感觉了,你就放心吧,我这人体热,这裤子一会就该烘干了!”

    林碧落头一回听见这样的话,她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随后她看着元邪那故作委屈的脸道:“殿下还是快快去找空谷师父借条裤子换了再送我回落华庄去吧!”元邪闻言,摇摇头:“不行,师兄一定不会借我的!”“那该怎么办?”林碧落故作无奈的问道,元邪正要接话,却听见外头响起了一串打斗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