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庶姐偷人1

    “落儿别啊!”元邪沉默一阵后,忽地撒起娇来,林碧落只觉得脚下一软,整个人差点往后倒。好在元邪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了她,林碧落在元邪怀里与之大眼瞪小眼:“殿下,你抱够了吗?”元邪闻言,忙将林碧落扶正,然后清清嗓子道:“那就请郡主说说对策吧!”

    画风转变的太快,林碧落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她定了定神,往元邪身上看了眼,果不其然,她看见了元邪眉眼间的偷笑成分。“好啊你元邪,敢逗我!”林碧落心底大吼一声,但吼完以后,她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乎,她把心思再次放回到了昏迷着的林碧媛身上。

    “殿下,不知道你那些暗卫的手长不长呀?”林碧落意有所指的对元邪问了一句,元邪眼睛亮了亮:“郡主指的是?”林碧落笑笑并不准备回答,元邪见状,叹了口气:“郡主想要去哪户人家干点什么呀?”林碧落闻言,嘴角一扯:“殿下说笑了,我不过是想要太子府的一个人罢了!”

    “哦?是谁?什么人?男人女人?”元邪听到林碧落的回答后,神色一沉,语气间满是醋意。就连林碧落都听出了他话语里的醋味儿,当下她便对元邪开起了玩笑:“殿下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味这么重呀?”元邪随即就四处闻了闻,他皱着眉一脸不解道:“什么味儿啊?我都闻不出来!”

    林碧落暗笑一声,随后说:“罢了,还请殿下帮我去太子府抓个人出来,那个人叫龚铭!”林碧落说完,又对元邪问:“不知殿下可有春药?”元邪还未从林碧落前一句话中醒来,这会儿又听见了林碧落的下一句话,他眨眨眼问:“春药?是什么东西?”

    林碧落神色一僵,她心道:咦?春药不就是春药吗?怎么这和电视剧里的不一样?随即,林碧落便红着一张老脸对元邪解释了一番春药,元邪听完,一脸贼贱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要做什么呀?”林碧落知道元邪想歪了,她沉了声对元邪道:“殿下,我这庶姐如此的不知悔改,你觉得我要做什么?”

    元邪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整个人就是一愣,他想了想,对林碧落道:“你是要陷害她吗?那为什么要拉上那什么龚铭呢?龚铭、龚铭、这个名字好像哪里听见过呀啊!那是你”元邪说着说着,突然就住了嘴,他看着林碧落,林碧落也看着他。

    许久,林碧落点点头:“龚铭与林碧媛是我仇人的这件事,其实殿下应该早已从一怒先生的嘴里知晓我全部的事情吧?”元邪一脸惊讶的看着林碧落,他久久说不出话。林碧落见状,继续道:“殿下不必如此,你既然知道我全部的事情,何必又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呢?”

    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很快收起了脸上的惊讶之情,他厚着脸皮对林碧落道:“我只是突然忘了你的聪明,所以刚刚你说到师尊,我才讶异了一下。”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解释,脸上憋着笑点了点头:“那就请殿下快些为我准备吧!”

    元邪点了点头,他对林碧落说:“那你和我一起往谷外去吧,谷外有林碧媛她来时的马车!”林碧落闻言,面上露出一抹喜色:“那就请殿下将马车驱往皇城的和安楼吧!”元邪了然的点点头,他对林碧落道:“那就走吧!”说完,他就牵住了林碧落的手往外走。

    林碧落对元邪的行为感到些诧异,但更多是羞涩,她努力的挣了挣手,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了。无奈之下,她只能顺着元邪的行为。“对了,你那两个丫头已经被我的手下救了,一会同你一块儿回落华庄去吧!”走到一半,元邪突然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点了点头对元邪说:“多谢殿下的搭救!”

    元邪抓着林碧落的手紧了紧,不知道为什么,林碧落并不觉得痛,反而她还觉得很心安。“殿下?”林碧落对元邪轻唤一声,元邪回过神来忙放下了手对林碧落问道:“我是不是抓疼你了?”林碧落摇摇头:“殿下的动作还是快些吧,我必须得在今晚将一切的事情都做好!”

    元邪明了的眨了眨眼,而后他不顾林碧落的反对抱起了她往谷外飞去。

    “哼,师弟啊师弟,你也有这一天啊?”就在元邪与林碧落飞出谷外之后,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空空圣地入口处,空谷一脸幽怨的望着他们的背影问了一句,他问完后,又问了一句:“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和我那别扭芫芗儿一起携手白头”

    再说林碧落与元邪出谷后,元邪的人已将龚铭从太子府抓了出来,而林碧媛也由他的暗卫送到了和安楼,一切都准备好后,元邪对林碧落问道:“你要怎么做?”林碧落答:“派人去王府报个信吧,就说看见了大小姐林碧媛的马车出现在了和安楼后巷。”

    “这么做是不是太明显了?”元邪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笑答:“是,这么做的确太明显了,但是有龚铭在,你觉得我那父亲还会觉得这事儿明显吗?”元邪一愣,随即他对林碧落说:“其实我能帮你杀了他们,你又何必如此费心做这一出呢?”

    林碧落摇摇头:“不,你做与我做有很大的区别,你是能轻易将他们杀死,但是我不行!对我而言,将他们折磨到崩溃然后再次折磨,那种感觉会令我快乐。又或者说,那种感觉会让我感到无比的欣慰!”林碧落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了元邪从未见过的开心。

    “落儿你”元邪看着林碧落支支吾吾道,林碧落神色一变,她幽幽地的对元邪道:“我很可怕是不是?这样的我你还敢喜欢、还敢爱吗?”元邪闻言,脸上露出一种坚定:“不,你非但不可怕,反而还很有魅力。我爱你、是在知道了你是这样的人之后,我喜欢你,是在你第一次设计你继母与林碧媛之后!”

    元邪话一说出口,林碧落便是一愣,她心道:原来,眼前这少年对我的感情在这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萌芽,而自己却并不自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