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庶姐偷人2

    “殿下我”林碧落想到这,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落儿,你不要感到难堪,我不会逼你接受我的感情,我有不会以你的秘密来胁迫你,你只要记得咱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明白吗?”元邪自以为看透了林碧落心中所想,可林碧落却是摇了摇头:“殿下,我只不过是想说我暂时无法将心思放在男欢女爱上,不知道你说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呀?”

    元邪面色一红,随即他捂着脸转身道:“你就当是我真情流露吧!”说着,他一把拉住了林碧落:“走吧我的郡主,我把诱川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动手了!”“诱川?”林碧落疑惑的看着元邪问道,元邪愣了愣,随后解释道:“不是落儿你要本殿下去帮你找那什么药吗?诱川就是”

    林碧落看着元邪越说声音越低、越说脸色越红,她心底偷乐了许久,很快,她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元邪点点头:“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呀?”林碧落笑而不语,不多时,她对元邪伸出了手。“什么?”元邪不解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只觉得有些好笑:“药呢?”

    元邪这才明白林碧落伸手的意思,他双手摆了摆:“落儿,那药是置于小瓶中嗅的,不是吃的”林碧落心底诧异道:咦?这和电视剧有出入呀!“那小瓶子呢?”林碧落看向元邪,元邪忙将一黑体小瓶递给了林碧落:“落儿,这就是诱川,你可得小心些”

    元邪絮絮叨叨的对林碧落说着,可林碧落的眼神一瞥,他的话就止住了:“嘿嘿,嘿嘿,落儿,林碧媛与龚铭他们人就在上面,我陪你上去吧!”林碧落看了看手中的小瓶,随后看了看和安楼的二楼,她对元邪道:“那就请殿下带路了!”

    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心底直乐,他忙不迭的上前开路,一边走一边问:“落儿,你成全他们做什么?不怕他们反过来害你么?”林碧落目光一冷,嘴里吐出几句话来:“我何必怕他们来害我,我很期待他们来害我,我很欢迎他们来害我,这样,我才有足够的理由去诛杀他们!”

    元邪对林碧落的话感到几丝惊讶,他从未见过林碧落这样的人,即使在不久前林碧落才和他说完要复仇。“落儿难道一刀杀了他们不好吗?”元邪有些心虚的对林碧落再次问了一句,林碧落答:“一刀杀了他们纵然是好,但是不甘心,我林碧落前世受过什么折磨,今生也让林碧媛她尝一尝!”

    林碧落说完,眼前浮现出了嫁入龚家后龚铭的生母、龚宅的主母刘氏对她的冷言冷语和各自挖苦。“那些折磨,我一定要让林碧媛那贱人好好尝一尝!”林碧落说着,眉眼间布满了悚人的阴冷。元邪见此,心底有些颤抖,倒不是因为林碧落此时有些魔化,反而是这样的林碧落令他愈加的激动。

    “落儿!”元邪对林碧落唤了一声,“嗯?”林碧落停住了上楼的脚步,疑惑的看着身后的元邪,“殿下又怎么了?”林碧落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元邪问道。元邪看着林碧落这般疑惑的表情,整个人都愣了,但很快他就回过了神:“以后遇上什么困难都与我一起好不好?别自己独自谋划好不好?”

    林碧落听着元邪变相般的撒娇有些无可奈何,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她心道:前世这个男子在自己重生之前就死了,今世自己与他却牵扯上了种种种种,他是这世上唯一关心她的陌生人,但又不是陌生人想到这,林碧落忽然觉得心跳的很快,她面色一红,心底对自己骂道:怎么会不是陌生人?林碧落你在想什么呢?

    元邪见到林碧落的耳根逐渐的泛起红晕,他只以为自己的话惹得林碧落害羞了,他笑呵呵的对林碧落伸手过去,却换来了林碧落的一记手刀。“哎呀!”元邪痛呼了一声,他揉着自己的手看着林碧落:“落儿你你怎么这样啊?”

    “还请殿下自重个!”林碧落幽幽道,她看着元邪那小样,心底直犯乐:真是想不到元邪这古代的皇子,居然会这么帅!

    “殿下,我答应你,但是前提是你不会影响我的思绪!”林碧落胡思乱想一通后,对苦着脸的元邪说了一句动听的话,元邪脸上的阴霾当下就散光了,林碧落仿佛都看见了他双眼放光。“落儿,你说的可当真?不反悔?”元邪孩子气的对林碧落问道。

    林碧落点点头:“要不你找人拿笔墨纸砚来立个字据?”元邪忙摇头:“那怎么好意思呢!”林碧落一听,只觉得自己三观有些摇摇欲坠:感情你还真打算和我立字据不成?我长得有那么不守承诺吗?

    “好了殿下,咱们快上去解决问题吧,这里解决完了,我才会安心会落华庄去!”林碧落岔开话题对元邪说道,元邪忙上前一步开路:“走!”林碧落点点头,随着元邪的脚步往二楼的一间雅室走去。

    “落儿,就是这里了!”元邪在楼梯左边的第二间雅室前停住对林碧落示意,元邪见到林碧落点头后,他开了门,而林碧落则紧随其后缓缓的走进了雅室内。穿过外厅的风雅朴素,林碧落跟着元邪越走越深,他们弯弯绕绕了三次,才在一幅画着鸳鸯的画前停住了脚步。

    “殿下,我要的人呢?你带我到这鸳鸯面前,难道是想告诉我知、林碧媛和龚铭那两个小人已经被你做成了这面前的鸳鸯图了吗?”林碧落疑惑的看着鸳鸯图问道,元邪看着林碧落,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当然不是,落儿你且瞧好了!”

    元邪说着,伸手往鸳鸯图中那只略小的鸳鸯处按了一按,林碧落看着元邪的动作做完以后,鸳鸯图所在的那处墙壁竟从鸳鸯图的中间开始,往两边裂开,慢慢地裂化成了一道门。“落儿,请!”元邪很是恭敬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有些犹豫的看着元邪,随后大步流星的踏进了那裂化的门口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