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庶姐偷人3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林碧落一踏入裂化门内后就对紧随自己的元邪问道,元邪答:“这儿是我的囚室,专门关押那些皇亲大臣!”林碧落惊讶的眨了眨眼,很快她反应道:“这儿是陛下用来处置他看不顺眼的臣子的暗牢吗?”元邪有一瞬间的哑然,但他深知林碧落是什么人,当下他笑笑:“还是落儿最聪明!”

    话说完,林碧落与他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而这时,他们背后的墙壁也逐渐的开始恢复原样。林碧落往回看了眼那愈合的墙壁,对元邪道:“这儿的确隐蔽的很,原本我是想着买通和安楼的龟公来陷害林碧媛与龚铭的,想着看来,我貌似不用出什么钱了!”

    “落儿说的不错,一会你尽管动手,我自会帮你善后的!”元邪邪魅的勾了勾嘴角道,林碧落只觉得心跳猛地加速,她手啪地一下挡住了元邪越凑越近的脸:“殿下还请您自重些,你自己答应过我的话你是忘了不成?”元邪身子一僵,当下有些傻乐的闹着后脑勺:“嘿嘿,嘿嘿,你瞧我,这么情不自禁的,都怪落儿你有魅力了”

    “殿下说归说,还请别把我带进去,我可不想日后被陛下当做妖女处置!”林碧落呛了元邪一句,元邪只觉得自己被呛的很爽,他愈加卖力的卖弄起嘴皮子:“落儿啊,我父皇哪会把你当做妖女,他一直嫌我不够安定,一直给我物色京中的贵女”

    元邪话说到一半,猛地住了嘴,林碧落似笑非笑的看着元邪:“殿下不接着说下去吗?陛下为殿下安排贵女做什么了?是做王妃呢?还是做侧室呢?”元邪看见林碧落那一张有些变色的脸,头一次痛恨起自己能说会道的嘴皮子,他有些郁闷的拍了拍自己的嘴:“你这臭嘴,胡说八道!”

    他自言自语的说完,忙对林碧落堆笑道:“落儿你看,我刚刚只不过是说着玩的,你看我一心都牵挂你,哪有时间去见那些劳什子的贵女啊!”林碧落对元邪的解释充耳不闻,她只是笑着对元邪说:“殿下还是快带路的好!”元邪语塞,只觉得从天而降一大盆冷水,将他热情无比的心给浇灌的心灰意冷起来。

    “这往这边去!”元邪有些结巴的对林碧落指了指右边灯火通明的小道,他领着头往深处走去,林碧落跟在元邪的身后,很清楚的感受到了元邪的失落,她忽然间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过分了。“殿下!”走着走着,林碧落对元邪喊了一声,元邪反应特别快的回头看着林碧落:“怎么了落儿?”

    林碧落瞧着元邪的模样与反应,心底渐渐肯定了元邪对自己的感情:“殿下不必为方才的事情感到失望,皇家的孩子,三妻四妾很正常,我林碧落不求别的,只希望未来夫婿能够一生一世只有我林碧落一人,别的便什么都无所谓了!”

    元邪听着林碧落的话,他只觉得此时的林碧落很是迷人,他上前一步握住了林碧落的手:“落儿,我若是能做到,你会喜欢我吗?”林碧落失笑:“殿下明知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又何必自欺欺人呢?”元邪闻言只觉得自己全身大气力都卸了个一干二净:

    “我、我、我原以为你不会知晓,我原本还抱着你绝对不会知晓我背后秘密的心理,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为什么?难道你就不在乎我吗?你难道不相信我的心吗?”

    林碧落看着面前元邪的一言一行,整个人有些落寞,她讥讽的笑道:“信任,能做什么?能换来什么?能让我得到什么利益?殿下你自幼就长于宫中,难道你不知道在宫里是不能讲信任的吗?你难道忘了吗?前朝那榭典太妃的结局,是多么的惨烈吗?”

    “你你知道榭典太妃?”元邪对林碧落提到皇室中的传奇感到不可思议,这封锁近百年的宫闱秘史,林碧落竟然也知道,她的前世到底是什么?

    “殿下,榭典太妃就是对前朝皇帝过于信任,所以落得族人全数诛连。若是她当时狠下心杀了前朝皇帝,那么她也不至于落得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林碧落缓缓的说着,她边说边往前走,最终,她在一处铁门前站定:“殿下,是这间屋吧?”

    元邪看着林碧落那目光,他眼神微暗,他喉头动了动答:“是,他们就在里面!”说完,他大步向前走来打开了铁门,林碧落看着元邪那干脆利落的行为,眼底隐含着无数异样的光,她心底暗自骂了自己一句,随后快步跟着元邪走进了铁门内。

    一进入铁门内,林碧落才发现里头站着三四名蒙面的蓝衣人,他们先对元邪拜了拜,而后又对林碧落拜了拜,林碧落微微欠身回礼,那些蓝衣人的头子忙挥手道:“贵人可使不得!”林碧落微笑道:“你我都位低于殿下,有什么使不得的?”

    那头子闻言,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奇。

    “杨双,带她进去吧!”此时,元邪沉着声对那叫杨双的头子吩咐了一句,那头子对林碧落示意一番,林碧落跟着他进了一处黑布蒙着的小屋。临走前,她回头对元邪问了一句:“殿下是被先前的那番话吓到了吗?”元邪愕然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却已经转身头也不回的进了小黑屋。

    进屋后,林碧落借着昏暗无比的灯光,瞧见了晕倒在地上的林碧媛与龚铭,她发现林碧媛身上倒还好,没有什么伤痕,反倒是龚铭,一身看着湿漉漉又血淋淋的,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他这是怎么了?”林碧落对头子问了一句,头子往小黑屋的入口处瞄了眼,而后悄悄对林碧落耳语道:“是主子令我等用竹竿捅了他的屁门”

    “哦?”林碧落闻言,略有兴趣的发了个音,那头子又耳语道:“还请姑娘保密,当什么也不知晓”林碧落闻言,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的,你放心,对了,你将这两个人送出这里,放进雅室内去,然后把这瓶内的东西给他们闻一闻!”

    林碧落说着,将袖中的小黑瓶递给了那叫杨双的头子,那头子眸子一亮:“这不是诱川吗?原来主子要这东西去是给姑娘你了啊!”林碧落闻言,波澜不惊的脸上闪过一丝涟漪:“不错,还请您动作快一些吧!”那头子闻言,指了指入口处附近的白布:“你瞧见那了吗?那儿是直通三楼观景台的!”

    林碧落闻言,眸子闪过一丝得意的笑,而就在此时,林家渊率领着一干家丁出现在了距离和安楼三四里处的护城河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