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庶姐偷人4

    “殿下,咱们走吧!”林碧落从小黑屋内出来时,见到元邪正盯着地面发呆,她对元邪轻唤了一句,元邪反应迅速的起了身:“那就走吧!”林碧落面上闪过一丝诧异的表情,她看了看元邪,元邪却没有多瞧她便径直往外走去。

    “这是生气了?”林碧落有些乐呵的自言自语,她看了看元邪那大气的走姿,忙跟了上去:“还是跟紧些好,毕竟像我这种路痴晚期的病人不多了,毕竟这密道里这么多口子,万一在这里头迷路就糟了!”

    “落儿,你在嘀咕什么?”元邪忽然转身看着林碧落,林碧落一惊,忙闭嘴摇头:“我哪有说什么啊!你听错了吧?”正巧在这时有蚊子的“嗡嗡”声传来,林碧落作势伸出了双手到元邪的鼻尖前,只听见空荡荡的密道内响起“啪”地一声,林碧落乐了,元邪脸黑了。

    “落儿,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元邪一把拽住了林碧落的手,林碧落赶忙将右手掌内那血肉模糊的蚊子的残体在元邪眼前亮了亮:“你瞧,这是蚊子,我这是帮你处理了一只企图伤害你身体的凶手诶!你不对我道谢就罢了,为什么还如此野蛮?”

    元邪一愣,他一脸尴尬的看着林碧落:“落儿、我我唉!”林碧落心底暗笑不已,但表面上她却又一脸委屈的对元邪咄咄逼人:“殿下,是,我之前那么对你说话是不对,可我也是在告知你我的想法,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我想让你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

    林碧落说完,心底暗骂不好,怎么随随便便说了这么暧昧的话呢?她抬眼看了元邪一眼,只见元邪原本尴尬的神色早已不见了踪影,此时他就如一头嗷嗷待哺的幼狼一般,对林碧落虎视眈眈的盯着:“落儿,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林碧落只觉得有些没脸见人,她一反常态的捂脸对元邪道:“殿下,好话不说第二遍,既然殿下没有听清楚,那我也不便再多说!我要回落华庄了,还请殿下派人安排送我安全离去!”“落儿,你别急着离开啊!”元邪在林碧落身后喊了一句,林碧落身子一顿,慢悠悠的撤下了双手。

    “殿殿下?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吗?”林碧落有些不敢看元邪,元邪把林碧落的这一表现看在了眼里,他一个劲的瞎想林碧落是害羞了。“落儿,在这里再陪我一会儿好不好?”元邪可怜兮兮的看着林碧落,他双眼充满了祈求的意思,林碧落只轻轻的瞥了一眼,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林碧落好一通功夫才镇定了心境,接着,她嘴角有些哆嗦向元邪推脱:“殿殿下只怕是不行呢,我再不回去,庄内的舅舅与外祖母他们可得休息了,万一明天他们自己去王府请罪,那我岂不是遭殃了?”元邪闻言,嘴角勾起妖冶的笑:“落儿,你是怕和我独处吗?还是你害羞了?”

    林碧落听见元邪自恋的问题后,悄悄的大翻了一个白眼,她整顿了一番表情后对元邪说:“殿下,真的,再不回去,只怕明日我的清白都要毁了!”元邪听见林碧落话后,有些不舍的看了眼林碧落,随后站起身对林碧落说:“也罢,来日方长,我且送你回落华庄去!”

    林碧落闻言,面上露出一丝喜悦,可这丝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正当元邪打算开了密道出去的时候,从后头的另一通道跑进来一名身着米色衣服的下人对元邪禀报道:“殿下,安平王将和安楼包围住了,从上到下全部都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圈的将士!”

    “什么?”林碧落听见这个消息后,紧张的不得了,她怀疑的看了眼元邪,元邪一脸无辜的回视,林碧落仔细的看了看元邪眼底,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她不禁有些担心起来:“怎么办,我们岂不是出不去了?真是的,我应该让你来做这件事的,唉!”

    元邪闻言,一把扯了林碧落到身边:“你难道多陪我一会都不愿意吗?”林碧落感受到耳边传来元邪嘴里吐出的丝丝热气,一瞬间,林碧落情不自禁的抖了抖身子,她尴尬的对元邪说:“殿下说话的时候离我远一些吧,我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

    说完,她不自在的上下挠了挠痒,而元邪则一脸吃瘪的看着林碧落:“落儿!”林碧落无奈的笑笑,往后退了一步,元邪见状,也不再强求,他对林碧落说:“也不知道林碧媛和龚铭那两人怎么样了。”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题后,笑盈盈的说:“管他们怎么样呢!我只知道,既然我父亲出动了,那么林碧媛肯定死定了!”

    “那龚铭呢?”元邪警惕的问了一句,林碧落答:“龚铭或许会变成我父亲痛恨的棋子。”“棋子?”元邪惊讶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点点头:“不错,是棋子,也仅限于棋子。”“为何有此一说?”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因为龚家的财富太过于雄厚,万一有一天被圣上知晓,你觉得他们会不会被诛九族?”

    “你的意思是?”元邪看着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笑答:“我的意思就是你理解的意思!”“莫非父皇已经盯上龚家了?”元邪一脸自信的问道,林碧落瞧着元邪的表情,不自觉的笑了:“你还真是猜中了,圣上的确是看中了龚家,不过他没有一丝欣赏,反而还很是嫉妒!”

    “为何这么说?”元邪看向林碧落,林碧落答:“当日在宫中设宴时,陛下就应该是看出了太子对龚铭的维护,由此他心底定是会对太子起了疑心,他觉得太子留着龚家不知会自己肯定是有图谋。而同理,当一颗疑心的种子在陛下心底一旦生了根,那么无论是龚家还是太子,日后的日子想来都会不好过!”

    “所以你在这个时候把林碧媛设计嫁到龚家去是打算给太子与龚铭一个警告咯?”元邪理清头绪后,一脸不爽的看向林碧落,林碧落失笑:“殿下真是爱开玩笑,我怎么敢给他们警告呢?不过是个教训罢了,他们想着不痛不痒的,可我偏要让他们又痛又痒!”

    “你是要借林碧媛这个借口折腾龚家是吗?”元邪又问了一句,林碧落打了个响指:“这次蒙对了,我的确有这个想法,你想啊,龚家的主母本就是个泼辣的狠角色,你说这无脑刁蛮的林碧媛嫁进了龚家,龚家会成什么样子?”林碧落问完,一道发自心底的笑声剧烈的笑了出来,传的整个密道都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