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庶姐偷人5

    “额我的声音好像太大了”林碧落笑着笑着,后知后觉的望着元邪说道,元邪摇摇头,笑盈盈的上前对林碧落说:“不必担心,这密道之所以被称作密道,当然是一切都处于最隐秘的状态,不管是大声还是翻天覆地的吵闹,外面的人都是听不见的!”

    林碧落闻言,心底松了口气:“那就好!”她说着,走到元邪身边:“殿下,快送我离开吧!”元邪一惊,他身子僵住般的动了动:“落儿,不是说好了等你父亲把林碧媛和龚铭那两人抓奸在床再走的吗?”林碧落眉眼里满是诡异的笑意:“殿下,你还抱着这样的念头呢?”

    元邪有些心慌的看着林碧落:“落、落儿,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林碧落无奈的摇摇头,她的小嘴砸吧了一下:“啧啧,殿下,既然这是密道,那么肯定有更安全更隐蔽的出口吧?”元邪见状,干笑几声,而后一脸无可奈何的牵起林碧落的手:“落儿、走吧!”

    说完,他推开了在林碧落背后的灰墙,林碧落诧异的看着那被推开的灰墙,她随着元邪的脚步进去,赫然发现了这灰墙的背后竟是和安楼外的市集。“殿下,你居然真藏私骗我!”林碧落一脸不爽的样子看着元邪,元邪露着一脸不甘的样子盯着林碧落:“落儿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林碧落只觉得自己心底有层怒意在燃起,她看着眼前这个赖皮的巨婴,她答:“殿下你要人陪大可找这楼内的漂亮姑娘,林碧落不过是个复仇的冤魂,还不至于让殿下你青睐到如此田地吧?”话说完,林碧落对元邪欠了欠身:“既然都到了这,还请殿下速速送我离开吧!”

    元邪委屈的小眼神一直盯着林碧落看,许久,他一把抱起林碧落往下飞去。林碧落只觉得空气的气流一个劲的在自己的身子里蹿,不多时,她便稳稳的落了地。“殿下,马车呢?”林碧落对元邪问道,元邪打了个响指,很快,从黑漆漆的小巷弄内,一辆豪华气派打着明亮灯笼的马车出现在了林碧落眼前。

    “那就谢过殿下了!”林碧落对元邪福了福身,而后手脚伶俐的爬上了马车:“殿下,今夜就此别过,合作之事我已经答应了,还请殿下不要再得寸进尺了,你若是对我真有意思,就该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事情。”说完,林碧落便钻进了帘子内,不再声响。

    “走吧!”元邪对车夫说了一声,那车夫便挥起了鞭子:“驾!贵人坐稳了!”帘子内隐隐传来林碧落轻轻的答应声,元邪听见了,有一瞬间的悸动,他撤掉了身边的暗卫,不声不响的紧随在马车后面,他想自己一个人保护林碧落回落华庄去。

    “真是难受,刚刚说了那么多违心话,但愿元邪能明白我的心意啊!”此时,浑然不觉背后跟着元邪的林碧落在马车内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这一番话自然而然的被元邪给听了个正着,只见元邪一喜,直奔向前打算让车夫停下,但是他很快又转念想了想:“落儿不会喜欢我这样做的,还是慢慢来吧!反正落儿只能是我的!”

    元邪自言自语的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和自豪。

    与此同时,和安楼内一片混乱,林家渊带着护卫们将和安楼内的房间搜了个遍,终是在第三层的雅室内找到了全身**交缠的林碧媛,以及衣衫被林碧媛咬烂了的龚铭。

    “把他们给我抓起来!”林家渊额间的青筋暴跳,他别过眼对身边的护卫吩咐了一句,之后,护卫找了外头的老鸨将林碧媛的衣物穿戴整齐,接着他们才将林碧媛与龚铭给五花大绑起来。“王爷,人已经绑牢了,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林家渊的贴身侍卫林争对林家渊请示一句,林家渊闻言,手一挥:“回府!”

    林争了然的起身,对身后的护卫们大吼一声:“押人回府!”之后,他又出了雅室,从三楼飞身下了一楼的舞台,他在台上对众护卫喊道:“王爷有令,所有人打道回府!”接着,他的双脚在空中踩了踩,飞回到了林家渊所在的三楼:“王爷,一切都吩咐妥当!”

    林家渊满意的点点头:“好,走吧!”林争闻言,退到了林家渊身后,跟着林家渊的脚步一点一点的下了楼。而在后头押着的龚铭与林碧媛则开始出现了异常:只见他们都情不自禁的扭动起了身躯,特别是龚铭,一脸火红的靠着押送他的两个护卫,他扭动着身子,像条蛇一般。

    “王爷,后面的那男人他”发现状况的护卫对林家渊禀报了怪异的一幕,还没等林家渊回头去看,另一边的护卫又上前对林家渊道:“王爷,大小姐、大小姐她”林家渊闻言,心底一阵不耐烦,他回头看向林碧媛,却看见林碧媛扭动着她纤细的身子,一脸妩媚的将未经束缚的双腿夹着押送她的护卫。

    “孽障、真是孽障!我林家渊是犯了什么劫数,居然会有这样的女儿?是妖星、一定是她那妖星母亲,不行,不行,我一定要趁早将她嫁出去,嫁出去!”林家渊气急败坏的说着话,他两眼满是怒火,此时的他一腔悔意与自责,同时还有对李氏与林碧媛的憎恶。

    “把他们两个给我打昏了,给我打昏了!我看着都碍眼!”林家渊气喘吁吁的吩咐道,随后,就有护卫拿起了刀鞘对着林碧媛与龚铭的脖子一劈,一瞬间,两个人同时晕了过去。

    “回府!”林家渊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之后他大步流星的出了门,在他们后面看着这一出的老鸨以及一众受惊的嫖客、食客们见林家渊离开,当下他们就露出了不满的神色,可他们的不满还没倾诉出来,就看见了林家渊的贴身侍卫林争又折了回来。

    只见他走到了老鸨面前对老鸨道:“这是一点心意,还请笑纳!”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叠银票,老鸨眼睛当即就直了:“多谢王爷、多谢王爷!”林争附在老鸨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懂得!”老鸨直点头:“那是自然,我自然明白这一点!”

    林争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很大方的对老鸨笑了笑,接着他又对众嫖客、食客们大喊一句:“今日之事甚是唐突,我家王爷为表心意,今日大家的所有都由我家王爷出了!”这一句话刚出口,整个和安楼皆是一片欢声,而老鸨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