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棋差一招2

    “这么说这都是落儿你一手造成的?”杨氏在一旁诧异的问道,林碧落点点头:“算是吧!”林碧落的话音刚落,杨氏又道:“这怎么能怪到落儿你的头上呢?李氏与林碧媛若是能安守本分些,待在她们该待着的位置,落儿你也不会下如此的狠手不是吗?”

    杨氏说着,将目光望向昌国公主:“母亲,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昌国公主不假思索的答道:“是啊,李氏与她那个女儿还有她的兄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落儿,你的行为并没有不对,反倒是林碧媛她,还当她自己是林家渊最宠爱的女儿吗?真是够有恃无恐啊!”

    “母亲,难道你”杨氏闻言,对昌国公主问道,昌国公主点点头:“不错,我半年没有去安平王府了,这一回也该去一去了!”“外祖母不可!”林碧落听见昌国公主的话后,忙劝阻道,这下,堂前的郭阳义夫妇、昌国公主都表示不理解:“为什么不可?”

    林碧落张了张嘴正打算回答,她的左手却被身边的元邪触了触,林碧落抬眼看向元邪,元邪将手中的茶杯递给林碧落:“喝点水吧,别渴着!”说完,他起身对郭阳义与昌国公主颔首示意:“就由我代郡主回答皇姑婆与表叔的话吧!”

    郭阳义与昌国公主点点头,元邪道:“郡主之所以不同意你们去,是因为她早就准备好了解决方案和针对措施,莫说是见多识广的你们,就连在宫中生活多年的我,都对郡主的计谋感到佩服和欣赏!”元邪说着,眼底夹带着复杂的感情看向林碧落,林碧落喝水的动作一僵,差一点就噎住了。

    林碧落心道:这南逸王殿下怎么如此的邪魅,难道就不怕被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看出来吗?真是的!不知不觉间,林碧落自己都不自知自己的想法竟如此的偏离。

    “落儿这么点大的年纪,哪里来的计谋?她之前能对付李氏和李昌国,不过纯属侥幸罢了,殿下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些不妥啊?”杨氏对元邪反驳了一句,她不相信对自己最好的小姑子留下的女儿会有这么深的心计,莫说她年纪尚即使是长大成人,杨氏都不舍的让她一个女孩子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当然,这一切都是杨氏的假想,她绝对猜不到林碧落是个重活了的人。

    “表婶这话说的可就错了,你想想若是侥幸对付,李氏那等狡诈的人,会那么容易被扳倒吗?”元邪邪魅一笑,林碧落只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说不定是李氏她失算了啊!”这时,昌国公主也发话了,可是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是啊,李氏那等步步为营、走一步要思虑后头十步的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失算呢?“大家都不必争辩了!”这时,林碧落终是坐不住的起了身,她对郭阳义夫妇和昌国公主欠了欠身:“落儿的计谋与心机或许真的如殿下所言那般、深沉的厉害!”

    这下,郭阳义夫妇与昌国公主都不说话了,她们没有傻眼,也没有惊讶,林碧落听见了微不可闻的抽泣声,她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见了最勇敢坚强的新一代伯音候郭阳义眼眶里落下了泪水,而昌国公主与杨氏则是一脸泪湿了。

    “外祖母、舅舅、舅母,落儿我让你们伤心了!”林碧落鼻子有些发酸的对她们说着话,她知道外祖一家对自己的好,可是她没想到外祖一家对她如此的好,她们不仅为自己曾受过的遭遇难过,也为自己变得不再单纯而伤忧落泪。

    “落儿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你的亲人!”郭阳义有些可以的发着声音,林碧落听出了他话语里的哽咽,林碧落缓缓走到了郭阳义面前:“舅舅!”她轻轻的喊了一声,随后又到了昌国公主与杨氏面前喊了一声,而后,她们三人抱在了一块儿小声的哭了起来。

    元邪见到这样的场景,当下别过了眼。他自以为了解林碧落的过去,他自以为从师尊那知晓了林碧落的前生,但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因为他连林碧落心底深处的悲痛都没有发现。

    想到这,元邪望着被昌国公主与杨氏紧紧抱着的林碧落,心底泛起了一丝悲伤的波澜:“无论未来如何,我发誓,定要保护你一生一世!”元邪心底默默的吼了一句,他现在很想冲过去将林碧落给抢过来抱着,可是他不能,因为林碧落还没有放下她的防线。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昌国公主与杨氏松开了对林碧落的怀抱,她们慈爱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以后有外祖母在,我看谁敢欺负你!”林碧落闻言,福身对昌国公主表示谢意,昌国公主脸一变:“落儿,你这是做什么?想要气老身吗?”

    林碧落摇摇头答:“落儿没有能表达的,只能以此表达自己对外祖母的感谢与敬意!”昌国公主闻言,面露喜色,她点了点林碧落的鼻尖:“你这鬼灵精,牙尖嘴利的!”林碧落羞涩的一笑,头往后一偏,正巧与元邪若有所思的眼打上了照面,林碧落只觉得心跳加速,脸也愈加的红了起来。

    “落儿,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啊?”郭阳义发现林碧落的不对,对她问道,林碧落忙捂着脸缩在昌国公主的身上答:“都赖外祖母逗我,你看,我笑的太厉害,脸都红了!”昌国公主看了看林碧落,又看了看后头的元邪,而后她与身边的杨氏对视一番,二人皆是意味深长的笑了:

    “是是是,都是老身不是,我的好外孙女!”

    林碧落闻言只觉得很是羞愧,她又往昌国公主的怀里缩了缩,这时,老伯音候郭骏睡眼惺忪的披着外衣进了大厅,他一看见林碧落的动作,脸色瞬间就变了样:“落儿,你这是做什么呢?这么大了怎么还折腾你外祖母呢?还有,你今晚去哪了呢?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快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