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棋差一招3

    林碧落乍一听见郭骏的声音,整个人就僵了,这下可气坏了抱着林碧落的昌国公主,只见她冷着脸对郭骏道:“老爷,你是不是没睡醒呀?要不要去东厢睡上一晚呢?”郭骏闻言,当下知道自己刚刚的言行得罪了昌国公主,他忙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对林碧落关怀道:“落儿,你吃晚饭没有啊?饿不饿啊?”

    林碧落闻言,心底直乐呵,她脸色微微一变,变得很是惶恐:“禀、禀外祖父,落儿、落儿不饿!”昌国公主一听林碧落那颤抖的声音,当下她便沉下了她那张风韵犹存的脸对郭骏道:“你给我睡到东厢去!瞧你把落儿给吓得!你说你那么大声做什么?不知道落儿还小吗?”

    说完,她牵着林碧落的手对她说:“今晚就和外祖母睡,别搭理你外祖父!”话音刚落,林碧落就看见了预料中郭骏那张委屈的老脸,他脸色有些小心的看着昌国公主:“公主,你真要我去睡东厢啊?东厢多冷清啊”昌国公主闻言,眉头一挑:“那好,你去西厢吧!西厢的宴客多,正好让你热闹热闹!”

    郭骏听见昌国公主的吩咐后,脸色刷的一白,他蹲下身子背对着昌国公主与林碧落在地上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而后他疼出了一眼的泪水转过身看向昌国公主:“公主我”昌国公主见状,不屑的问了一句:“怎么?又玩三十年前那一招?这次掐了哪里?是腿还是你的手啊?来,给我瞧瞧,你哪里红了!”

    郭骏闻言,一张脸几乎要哭出来,他耷拉着脑袋对昌国公主摆摆手:“公主,我没事,真的!”说着,他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在外头候着的护卫看着郭骏那失落的样子,小声议论了一句:“咦?这老侯爷是怎么了?进去的时候还一脸喜色,怎么出来成这样了?”

    “侯爷,你看父亲他”这时,在昌国公主身边的杨氏踱步来到了自己的丈夫郭阳义身边小声问了一句,郭阳义正想答话,昌国公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媳妇儿啊,你要是担心那成天跟个老顽童似得郭骏,那老身可就不乐意咯!”

    杨氏闻言,忙回到昌国公主身边为她揉了揉头上的穴道:“母亲,我也是担心父亲,毕竟媳妇儿嫁进郭家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父亲这么的垂头丧气!”昌国公主脸上神色未变,但眼底却闪过一丝犹豫,林碧落瞧见这一幕,心底倒是对这个外祖母的多了一分认知。

    “媳妇儿啊!你是不知道当年,我和你这父亲三天两头的大闹伯音候府河公主府,那叫一个人尽皆知,放心吧媳妇儿,郭骏那老顽童,我看很快就要回来了!”昌国公主眼底的犹豫闪了又闪,而后从她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是,母亲!”杨氏听见昌国公主的话后,心道老伯音候八成很快就回来的。

    她们交谈没多久,郭骏就如昌国公主所说的那样回来了,昌国公主大老远就听见了郭骏的声音,她面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后她抬眼对杨氏道:“媳妇儿啊,你瞧,你父亲回来了!”杨氏忙点头夸赞昌国公主料事如神,昌国公主闻言一愣,她道:“料事如神就罢了,不过是这么多年,我早就知晓这老头子的脾气了!”

    杨氏闻言,不禁与郭阳义没面面相觑。而林碧落则在杨氏身边抓紧了她的手,杨氏看了眼林碧落,她轻声问:“落儿,你怕你外祖父是吗?”林碧落摇摇头:“落儿不怕!”杨氏奇怪的看了眼林碧落:“那你为何刚刚表现出那样的表情?”

    林碧落答:“谁让外祖父先前凶我的!”杨氏听见林碧落有些孩子气的回答,不禁有些哑然,她心道:难不成连母亲这样精明的人都被一个小妞妞给耍了?还是说母亲有意帮落儿出气呢?杨氏想来想去想不出个答案来,她摇摇头道:“算了,没什么好想的!”

    林碧落看着杨氏那样子,心底知晓她或许发现自己的异常之处。

    林碧落想着想着,目光一下子又看向了元邪所在的位置,元邪此时也正盯着林碧落在看。他一脸的笑意望着林碧落,嘴巴动了动,林碧落看着他的嘴型许久,然后一刹那间羞红了脸。“落儿,你怎么了?”杨氏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摇头:“没事没事,就是有些热了!”

    “热了?来人啊,准备个冰盆!”杨氏闻言,忙吩咐下人去准备防暑用的器皿,林碧落见状,阻止道:“舅母无需这么麻烦的!”杨氏见林碧落阻止,于是也不再多说,她对下人挥挥手示意离开,然后拉着林碧落坐到了通风的地方。

    “公主啊,我记得你最喜欢这幅白虎归山图的是不是?”这时候,一直在外头大声喧哗的郭骏拿着一幅画进了屋,他一脸的笑意对昌国公主说道,昌国公主冷哼一声:“哟,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又来这做什么来了?”郭骏笑盈盈的摸了把胡子道:“公主,我把画作送来给你欣赏呀,你瞧瞧这几只老虎,这前朝画圣的笔功着实是厉害呀,公主、公主你就瞧一眼嘛!!”

    昌国公主闻言,面色一僵,她简单的瞥了一眼:“嗯,我看过了,你可以带着东西往西厢去了!”郭骏闻言,脸上的笑意有些暗沉:“公主,你这是做什么呀?”昌国公主疑惑的问:“我做什么了?你说说看,我做什么了!”郭骏无语凝噎,他看着昌国公主许久,嘴里絮絮叨叨的不知道说了什么,随即再次在众人面前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母亲”郭阳义对昌国公主喊了一声,昌国公主此时居然不板着脸了,她调皮的对郭阳义眨了眨眼,郭阳义有些无奈的笑了。他与杨氏对视了一下,两个人心底都暗道一句:真是欢喜冤家,一个愿骂、一个愿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