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棋差一招5

    林碧落闻言,面露异色:“这么晚了还叫我回去吗?”昌国公主闻言,只见她一脸恨恨的啐了一口:“我看八成是林碧媛那小蹄子使了什么诈了!”

    林碧落心道:这才不是她使诈,而是我使诈,本想着元邪在的时候父亲就来请我回去,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父亲的洞察力了!

    想到这,林碧落对昌国公主与郭阳义夫妇欠身道:“那落儿就回去吧!不过还请舅舅派几个高手跟着落儿,落儿怕几个时辰前的事情再发生!”郭阳义闻言,大手一摆:“落儿这是什么话,舅舅早就为你安排好了高手,喏,就在上面呢!”

    说着,郭阳义拍拍手,从上面跳下来六个穿着黑衣的人,他们跪在地上对郭阳义道:“拜见侯爷!”郭阳义对他们说:“从今日起,你们面前的这位小姐就是你们的新主子!”“是!”只听见那六个黑衣人低声回答了一句,而后郭阳义对他们挥手:“你们躲回暗处去吧!”

    “遵命!”那六个黑衣人应了一声,随后离开了。

    “落儿谢过舅舅了!”林碧落对郭阳义欠欠身,满脸笑意。郭阳义瞧着面前这个与自己妹子颇为神似的外甥女,心头有些感触,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承担着那么多的压力,偏生还被她承受住了。“落儿何必谢舅舅,这是舅舅该做的!”郭阳义摸了摸下巴的胡子说道。

    林碧落闻言,笑答:“还是得谢的,亲兄弟还明算账不是吗?”郭阳义听见林碧落的话,不禁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落儿所言的确如此!”“禀侯爷,外头安平王府的护卫催着要我们交出郡主!”这时,落华庄内的大管家又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对郭阳义禀报道,郭阳义眉头一皱,额间青筋暴跳:“这么急做什么?郡主在我们这,难道还亏待了她不成?”

    大管家无言以对,他恭顺的退到了一边,林碧落见状,知早已晓那些护卫们来意的林碧落对郭阳义道:“舅舅,如此我便带上那六个暗卫离开了!”说着,她又对昌国公主与杨氏道:“外祖母、舅母,落儿今日先行回府了,日后得空,落儿定当好好陪伴在外祖母与舅母身边!”

    昌国公主与杨氏闻言,心头暖暖的,她们慈爱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一切当心!”林碧落点点头:“我明白的!”

    说完,她便喊了小桃与绿药往庄外走。

    到了落华庄门外,她大老远的就看见了坐在褐色大马上的林克,而林克一看见林碧落的出现,当下乱了阵脚。“拜、拜见郡主!”林克腿颤抖着从大马上下来对林碧落作拜,林碧落一脸笑意深深的俯视着林克:“不知道林管家今夜是否安眠呢?”

    林克闻言,抬起了诧异的脑袋:“郡主你”林碧落冷笑一声:“看来林管家是贵人事忙,忘了送我去污水河的事情了呢!”说着,林碧落对身后来送行的昌国公主一家福了福身:“各位快回去休息吧!”等她看见昌国公主一家回庄子后,她这才对一直跪着的林克冷哼一声:“走吧!”

    林克唯唯诺诺的跟在林碧落身后,他心道:走?我看你回府后怎么脱罪!看我和二小姐赖你一个污名,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林碧落上马车时,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句奇怪的言语,她回头四处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定在了林克身上。林克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就林碧落刚刚望了那么一眼,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被看穿了。“怎么可能?这郡主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林克心底自嘲道。

    “启程!”林克上了大马后高呼一声,接林碧落回府的马车又一次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隔日子时,安平王府内,林家渊听着林碧媛甚是委屈的解释,一脸震惊:“你说你是撞破了落儿和戏子的苟且所以才被落儿设计的?”林碧媛点点头:“父亲、女儿没胆子骗你啊!现在除了父亲与祖母外,媛儿没有能依靠的人了,你说媛儿怎么敢骗你呢?”

    林家渊此时还处于发懵的状态,他两眼飞快的转动着,他心道:难怪下午落儿会说那样的话,看来还真是有问题啊!可是落儿一直处在深闺中,怎么可能认得戏子呢?想到这,林家渊俯视林碧媛的眼神暗了暗,他想到了先前女官说的话:“二小姐是自己服用了诱川,你瞧她这袖子里还藏了些呢!”

    “我该相信媛儿吗?”林家渊暗地里对自己问了一句,他此刻苦恼的很,好巧不巧的是,在他苦恼的时候,他忽然瞧见了林碧媛一脸怪异的笑容。“媛儿,父亲相信你!”林家渊定了定神对林碧媛说道,他此时瞧了眼林碧媛的脸,她的神色透着悲伤,完全与先前那怪异的笑脸不同。

    “老爷,郡主回来了!”这时,门卫守着的王府家生子林烨跑进了屋对林家渊禀报道,林碧媛一听说林碧落回来了,脸上就开落起了泪水:“父亲,我怕”林家渊见状,神色不变的对林碧媛说道:“哭什么?哭哭啼啼的做什么?若真是你妹妹所为,本王会好好教训她的!”

    林碧媛闻言,马上止住了哭意,她有些迫切的问了一句:“父亲会处死她吗?”此话一出,林家渊板着的脸不自觉的抽了抽,他心道:敢情是想着落儿死呢!这手段还真是够狠得了,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诡计!想到这,林家渊对林碧媛道:“你且起来听听落儿怎么说吧!”

    林碧媛闻言,忙不迭的起了身,林家渊见到林碧媛那一身利落的动作,当下嘴角又抽了抽,他心道:这林碧媛什么时候学会的唬人伎俩?方才明明还虚弱的厉害,这会儿倒是身子骨灵活的很啦!真是够虚伪的!

    而此时在王府外的林碧落对车内的绿药细细吩咐了几句,随即,她下了马车带着小桃与绿药分头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