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棋差一招6

    “父亲,落儿回来了!”林碧落带着小桃与绿药分头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她带着小桃来到了大厅面见林家渊,而绿药则是去了林铮羽所在的院子。

    “这么晚父亲还召我回府不知道所为何事?”林碧落进了大厅后,全然忽视了从自己进厅后就一直瞪着自己的林碧媛,她对林家渊问话结束后,一个不经意,这才讶异的看着林碧媛道:“咦?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林碧媛见到林碧落这一副惊讶的表情,当下就气的直咬牙,林家渊清了清嗓子望向了林碧落:“落儿,你今日去了何处?一直都待在落华庄内吗?”林碧落很是诚实的答道:“回父亲,落儿午后一直待在落华庄内,外祖母与舅舅他们待我很好!”

    林家渊闻言,面色一喜,这岳母一家自杜佳身亡后,便一直不喜安平王府来往,林碧落今日这么一说,林家渊心底不禁对伯音候府与公主府起了心思。“你外祖母她老人家还好吗?”林家渊沉着声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外祖母身子很好,还念叨着要来王府看看你和祖母呢!”

    林家渊点点头,对林碧落又问道:“你说你今日并未离开过落华庄,那为什么傍晚时分,有人瞧见你进出了和安楼呀?”林碧落闻言,面色突变,她支支吾吾的答不上话,林家渊见状,心底悬着的巨石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落儿,你回答父亲,你去和安楼做了什么?”

    林家渊的话刚问完,林碧媛撕心裂肺的哭声就传来来了:“妹妹,姐姐知道姐姐不好,可是妹妹何必如此的陷害姐姐我呢?姐姐好歹也是王府庶女,妹妹不仅是嫡女还是太后亲封的郡主,难道这样妹妹都容不下我吗?呜呜父亲我觉得好心痛,父亲”

    林家渊见着林碧媛那一身造作的样子,心头有股邪火想要发泄,他不耐烦的对林碧媛摆摆手:“你且安静些,落儿都没有回答我呢,你这么急着把那盆污水泼给落儿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有人证证明落儿陷害你吗?”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用敷衍的语气对林碧媛说的话,她的心不禁有些触动:这个父亲,什么时候变得会为我着想了?

    “父亲,媛儿有证人,有证人能证明!”林碧媛听见林家渊的问话后,忙不迭的把最后的底牌给露了出来,而林碧落此时也对林家渊道:“父亲,媛儿进和安楼是有原因的,只是落儿答应了那个人不能说!”林家渊闻言,脸色变得难看的厉害,他对林碧媛道:“你且把你的证人召出来,让你那证人给本王说说他都知道些什么!”

    林碧媛点点头:“那就请父亲把林管家喊来吧!”林家渊听见林碧媛嘴里冒出来的话后,满脸震惊:“林克?”林碧媛答:“不错,就是他!”林家渊于是对外头的下人喊了声:“把管家去找来!”可他都还没等到下人的回答,林克就自顾自的进了大厅:“王爷,小人在此!”

    林家渊见林克如此神速的出现在了外头,当下心底就冷笑了一声:看来连我最信任的林管家的都已经被林碧媛给收买了吗?随即,林家渊对林克问道:“不知道林管家都知道些什么呢?”林克有些畏惧的看了眼林碧落:“郡主不会怪老奴出尔反尔吧?”林碧落微微一笑答:“管家只管说便是,我行的端坐的正,有什么好怕的!”

    “既然如此,那郡主就休怪老奴多事了!”林克阴笑着对林碧落说道,说完,他对一脸诧异不解的林家渊道:“王爷,今日郡主出府前,曾派了她的丫鬟前去马厩处问看守马厩的小厮要了一小瓶子,正巧被我撞上了,我当时不疑有他,可当这二小姐被王爷你抓回府且诊断出中了迷情药时,我就想到了那小厮!”

    “哦?管家既然这么说,那么一定是知道了真相咯?”林家渊一脸玩味的看着林克问道,林克点点头。他心虚的对上了林家渊的眼睛,不知道怎么的,他只觉得面前的这个王爷与平日的不一样了,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来。

    “是的王爷,那小厮告诉老奴说,他当时交给郡主丫鬟的那小瓶内装着的就是二小姐所中的诱川情毒!”林克假作诚恳的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闻言,将眼神看向了林碧媛,林碧媛此时的哭喊声愈加的厉害起来:“父亲啊,女儿不求别的,但求父亲能帮女儿讨个公道啊!”

    他一脸轻蔑的看着林碧媛,随即看向林碧落:“落儿,这事儿你怎么解释?”林家渊问着,心底却对林碧落暗暗的期待起来:落儿啊落儿,我虽然看透了这其中的恶意构陷,但正所谓清者自清,你既然清白,那你就自己给自己解困突围!

    林碧落看出了林家渊所打的主意,当下她便一脸微笑的对林家渊欠欠身:“回父亲,落儿只觉得姐姐与管家纯属一派胡言,像两只将死的疯狗一般随便找人攀咬!”林碧落话音落下后,林克与林碧媛异口同声的对林碧落喊了一句:“你”

    林碧落一脸高傲的对他们挑了挑眉:“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姐姐,我今日去和安楼的目的,你难道忘记了?那个络腮胡子的男人你可还记得?你若是忘了,妹妹可还记忆犹新!妹妹不仅记忆犹新,妹妹还答应了你隐瞒他的事情。可前头妹妹刚答应姐姐你,为什么一转头,姐姐你就这么对我呢?难道姐姐就如此的不放心妹妹吗?”

    林碧落问了呀一长串的问题,林家渊听着听着,不禁听愣了:“落儿,什么络腮男人?什么记忆犹新?你答应了你姐姐什么?你且细细说清楚来!”林碧落闻言,一脸奸笑的背对着林家渊看着林碧媛与林克道:“姐姐,你说我该不该告诉父亲你的秘密呢?”

    这时,纵使是笨如猪的林碧媛也明白了林碧落的阴谋,而一直当局者迷的林克也看出了安平王林家渊对林碧落的无限信任,想清楚这一点后,林克只觉得背后发寒,一股凉意如冬日的刮骨寒风一般在他身上蔓延开来。他看了看仍高高在上的林碧落,心底暗骂自己连个小丫头都算计不了,真是棋差一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