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野种

    “你林碧落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秘密!”林碧媛跪在地上对林碧落横眉冷对,她一脸的不甘心和怨愤,林碧落瞧着心底只觉得舒坦至极。

    “父亲,既然姐姐都说了要知道,那我也不便藏着掖着了!”林碧落对林家渊欠欠身,林家渊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说的是什么秘密呀?而且还有关这小贱人的,你说说看吧!”林碧落脸色微微发生变化,她对林家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只怕落儿说了,父亲该雷霆震怒了!”

    “怎么可能!”林家渊一脸尬笑的对林碧落回答,林碧落面色仍旧有些为难,林家渊见状,言辞冷了些:“落儿,你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父亲我可是要责罚你的!”林碧落闻言,心底暗喜: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当下,她面上就露出了很是惶恐的样子:“是,落儿这就告诉父亲!”

    说着,林碧落便走到了林碧媛面前,将一枚印有小麒麟的玉佩出示在她面前:“姐姐可认得这物件?”林碧媛微微一瞥,当下就认出了这玉佩,她一脸震惊:“你你怎么拿到这块玉的?这块玉不应该早就埋进黄土了吗?林碧落你好狠的心!”

    林家渊听着林碧落与林碧媛之间的对话,疑惑的他将眉头皱的很是难看:“落儿,这块玉是怎么回事?”林碧落答:“回父亲的话,这块玉的主人是李昌国府里一个下人,而这块玉也随着那个下人下葬多年了!”“什么?”林碧落的话一出,林家渊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他看着跪着的林碧媛,心里千头万绪找不到个答案。

    “落儿,你刚刚说的秘密,是不是与媛儿的身份有关?”林家渊强忍住心头的不适,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昨夜我后脚跟着姐姐到和安楼后,就发现了姐姐与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接触,那男子一脸的痴笑拿着姐姐给他的一包东西离开,若是我没猜错,那包东西应该是银子!”

    “你胡说!林碧落你个杂种!你胡说!”跪在地上的林碧媛闻言,整个人都处于疯癫状态,她无力起身,只能用手指着林碧落骂。“住口!”林家渊威严的声音吼了出来,林碧媛愣了下,随即她又哭哭啼啼的对林家渊道:“父亲,你听我解释,你要为媛儿做主呀!”

    林碧媛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能让林家渊帮自己保住一条命。她的确是在和安楼附近收买了一个乞丐,但她是想用那乞丐去宣传林碧落惨死污水河,接着顺水推舟的将凶手之名遗臭给空空圣地的人。可如今这一出,她实在是没想到,她当下不单单只是害怕,还有对生的渴望。

    林家渊脸色冷冽,他望也不望林碧媛:“落儿,你继续!”林碧落点点头:“后面我派人去把那蓬头垢面的男人抓了回来,问了才知道,原来,继妃李氏竟然在出嫁前就做出了令人不齿的事情!”林碧落话音刚落,在她身后传来了贾氏苍老且阴沉的声音:“落儿,你说的不齿之事,是什么?”

    林碧落一回身,见到在贾氏身边的林铮羽在对她调皮眨眼,林碧落心下安定了些:“回祖母的话,此事有关王府体面,还请将无关人等遣退了吧!”贾氏听到“体面”二字,当下脸色就一转,她看了看林家渊,林家渊了然的开了口:“除了管家,其他人全部退到门外!”

    林家渊说完,厅内的丫鬟仆人全部退出了大厅,顺便关了门。

    “落儿,你且说说看,李氏做了什么不齿之事吧!”贾氏缓缓坐下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福福身答:“回祖母的话,请你看了这个便知晓一切了!”林碧落说着,将一张泛黄的字条儿从手绢里拿出,递给了贾氏。贾氏与林家渊见到林碧落如此当心的保护着这字条,心下顿时认真起来。

    贾氏打开那字条儿,入眼的第一个字就是一个“安”字,接下去的字眼便是“胎”。“落儿,这是谁的安胎药?”林家渊对林碧落发问,林碧落答:“父亲接着看就是!”林家渊正打算继续看,可他身边的贾氏却已经看完了全部的内容,她迅速起身来到了林碧媛身边:“你个野种!”

    只见她一个挥手,林碧媛被贾氏一巴掌打趴在了地上,林碧媛倒地后,嘴与地面两相碰撞,竟掉了三四颗牙齿。“呀!呀!呀!”林碧媛惨叫几声,而后痛不欲生。“王爷,把这丫头处死吧!”贾氏怒气冲冲的扇完林碧媛的巴掌后,便对林家渊请求道,林家渊不解的看着贾氏:“母亲,这是”

    贾氏闻言,想到林家渊还没看完字条,她一下将字条摊开:“你瞧这里,欢帝四十八年五月初五,仁山药庐周挺赠予李兵长!”林家渊细细一看,随即思虑一番,当下脸色大变:“母亲,这是这是这是李氏的怀孕日期?”贾氏摇摇头:“你错了,李氏怀孕或许要更早!”

    说完,她恨恨的瞪了眼林碧媛:“难怪了,我总觉得这小丫头片子长得寒掺,感情她根本不是我们王府所出的!”说着,她拉着林碧落到身边:“落儿啊,就因为这个,祖母还连带着你都不欢喜了,老身真是不应该啊!”林碧落微笑道:“祖母不必自责。”

    贾氏听见林碧落的安慰,欣慰的笑了。

    接着,她又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难怪了,她那娘当初那么死皮赖脸的要来和你见一面,还有她那哥哥,使尽脑汁都要你去见那李氏一回,原来全是因为这孽种呀!”林家渊听着听着,脸色越加的难看,他突然猛力在桌上拍了一下,在首座上的茶桌瞬间倾倒破碎。

    “你这是做什么?”贾氏被那巨响吓了一跳,当下她也不顾自己贵妇人的形象,对林家渊大声问了起来。林家渊气归气,对贾氏的问题仍是回答了:“母亲受惊了,儿子无心之失,还请母亲别见怪!”“罢了罢了,纵使是老身,对这件事情都一时难以消化,何况你这个痴人呢?”贾氏摆摆手,一脸无奈。

    林家渊闻言,继续道:“母亲错了,儿子不是痴人,儿子只是为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感到后怕和震惊!”“哦?一系列事情?是什么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