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怪异

    “老老爷安平王府差人送来了东西!”天微微发亮,侍郎府的管家就气喘吁吁、一脸受惊的样子跑到了李昌国所在的书房禀报道,李昌国见着管家的脸色惊慌,不禁皱起了眉:“送来了什么?瞧你这样子,像什么话?怎么这么没分寸啊!”

    “老爷那安平王送”“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一声尖锐的哭喊声传来,管家本欲说的话也被终止了,他见着来人后,闭上了嘴巴,因为她自会告知李昌国那安平王送来的是些什么东西!“姓张的,你又吵什么?还有一个时辰就要早朝了,能不能让我安心看完这些折子?”李昌国看清了来人是张氏后,一脸厉色。

    张氏闻言,身子一僵,规规矩矩道:“王爷,我可是你的发妻啊!那安平王竟将我埋在他王府的眼线尽数杀了,还还”那人说到后面,支支吾吾的说不下去了。李昌国见状,心底无名邪火一起,他一甩手将案前的墨石狠狠砸在了地上,“咚”的一声响起,那女人受了惊并哭喊道:“还、还把他们的人头送来了咱们侍郎府啊!”

    “是吗?居然敢给我这么一个下马威是吗?那好,把送东西来的那些个下人全杀了,再派人送回安平王府去,我倒要看看,林家渊那个被削权的破王爷,怎么和我作对!”李昌国一脸奸笑的对管家吩咐了一句,管家忙闪身离开了李昌国的书房。

    留在书房内的张氏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仍是心有余悸,她缓了缓气后对林家渊问道:“王爷,你就这么有信心吗?林家渊他”“怕什么?他半年前与魔教勾结的事迹都在我手里握着,我就不信他有本事只手遮天!要是我向陛下告他一状,甭说再削权了,怕是要直接将他给贬为庶民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张氏闻言,脸色露出了一丝窃笑,她满脑子想着林家渊府里的金银财宝,她看向李昌国:“你说安平王府那么大,里头的财宝是不是哈哈哈哈”张氏话都没说完,就得意的笑了起来,李昌国见状,情不自禁的也笑了出声:“夫人还是我的好夫人啊!”

    说着,他一边揉着张氏的腰,一边对张氏说:“你看,你那在宫中的”“老爷别胡说,我宫中可没有什么亲人!”张氏打断了李昌国的话,她本兴高采烈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有些惊慌,李昌国见此,变了脸冷笑一声:“你装什么装?你说你张家的人都死光了,可是宫中的那位是谁?和你如此的相似,你当我是傻子吗?”

    “老爷请别这么大声!”张氏手足无措的对李昌国说道,李昌国冷哼一声,他直直的盯着张氏:“既然你有如此的权贵可攀,当初为什么你不帮我?为什么?”张氏对李昌国的提问无话可答,她心底生起一丝酸楚,随后她泪如泉涌的看着李昌国:“老爷,还请别问了,等时机成熟,我再一五一十的告知于你!”

    李昌国见到自己的发妻流了泪,当年那些苦难的日子就浮现在了他眼前,他想起了眼前这个女人为他做过的事情,他想起了这个狠毒的女人曾经为了他流掉的孩子,他“夫人,是为夫的错了!”李昌国对张氏低头认错,张氏看着李昌国低下去的脑袋,满是泪水的脸上浮出一丝得意的笑。

    “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这时,在书房后窗偷看的李婧心底暗忖一句,随即快速离开往自己的院子赶去。她前头刚走,后脚便有白影从李昌国的书房顶上跳下尾随其离开。

    李婧一回院子,她便吩咐了下人退到院外,然后她对一身米白的折芝道:“拿纸笔来,我要写字!”话音刚落,折芝便拿了笔墨纸砚到她眼前,只见李婧瞪大了眼吃惊的看着有些气喘的折芝,她对折芝的速度之快感到惊讶:什么时候,折芝的动作这么利索了?

    好在李婧不是林碧落,而折芝也不是折芝。于是乎,当李婧偷偷摸摸的将小字条儿绑在信鸽上打算扔出府,让信鸽送信去安平王府的时候,在逍游阁内的林碧落早已知晓了李婧所要诉说的事情。当然,李婧也没有察觉到折芝的不妥,以及她老是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

    “这么说,李昌国很有把握能控制我父亲咯?”此时的逍游阁里,林碧落煮了一壶清茶倒在了红褐色瓷杯内对身着白衣的第一霜问道,第一霜端起林碧落倒好的茶喝了一口,随后她一脸满意的笑答:“不错,这就是事实,他们的能力太差了,连点洞察力都没有,还妄想一步登天,简直是做梦!”

    “哦?一步登天?你这一个晚上探听了不少东西嘛!”林碧落一脸好奇的看着第一霜,第一霜失笑:“也不多,就是听了李昌国的梦话,他居然相当国丈,你说好笑不好笑!”“还有呢?”林碧落仍是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第一霜,第一霜又答:“额还有一个很怪异的事情,就是今早李昌国与张氏的对话,好像张氏在宫中有亲人!”

    “这话从何说起?”林碧落看向第一霜,第一霜答:“就是李昌国好似认出了宫中某个贵人的模样与张氏颇为相似,而张氏又不肯对李昌国诉说她与宫中之人的身份,于是他们吵了一架,李昌国对张氏在他早期时隐瞒他感到不满,而张氏则以苦情计诱导了李昌国,促使他认了错!”

    “如此甚好!”林碧落眼神闪烁的说了一句,第一霜只觉得莫名其妙,她对林碧落道:“怎么个好?”林碧落答:“你可知道张氏的家族为何被灭门吗?”第一霜摇摇头,林碧落答:“是因为文字狱,是前朝时期的宦官引发的文字狱!使得张大国老一家十八口全遭了毒手,唯独年幼随母回家的张氏幸免此难。”

    “那照你这么说,那宫中的人岂不是不可能存在的吗?”第一霜对林碧落问道,很快,她又看向林碧落:“莫非他们知晓我的存在,打算以此诈我吗?”林碧落瞧着第一霜那一副吃惊和猜忌的脸,偷笑了一声:“我的嫂嫂啊,你就甭多想了!那是不可能的,李昌国与张氏那等诡诈之人,暂时还猜不到你是细作!”

    第一霜听完林碧落的回答,她眨了眨疑惑的眼,她脸上的表情因此怪事愈加诧异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