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远嫁1

    “行了行了,别胡思乱想的了!”林碧落一声轻唤,将第一霜的思绪唤回了现实:“怎么了?我爱想是我的事情不是吗?你这是什么意思嘛!”林碧落摇摇头:“你该回去了,再不回去,我那表姐该疑心了!对了,多谢你今日特意来看我!”

    林碧落话刚说完,一只信鸽就飞进了逍游阁内,林碧落瞧着那只信鸽,正疑惑呢,第一霜一个纵身飞了起来,她一把抓住了鸽子,随后她将鸽子腿上的字条儿取出来:“是李婧给你的!”林碧落一听,忙伸手过去,第一霜将字条递到林碧落手心:“你慢慢看,我走了!”

    说完,她一个飞身便如影子似得离开了林碧落的闺房,随后外头传来了一声小桃的尖叫:“呀!有鬼啊!”林碧落强忍住心头的笑意出了门:“怎么了小桃?”小桃一脸惊恐的对林碧落哭诉:“小姐,有鬼有鬼”林碧落闻言,偏过头又偷笑了一会,接着才安慰小桃:“别哭了,我这院子哪里可能有鬼?你别神神叨叨的!”

    小桃点点头,心有余悸的四处瞧了瞧。

    当日巳时,侍郎府的人送来了安平王府的下人尸首,林家渊知晓此事后,震怒非常。林碧落赶到林家渊的书房时,里头传来了贾氏恶狠狠的声音:“李昌国胆敢如此猖狂,你还是先把林碧媛那贱丫头给杀了,别听落儿与你说的那些安排了!”

    “小姐,怎么不进去?”小桃在林碧落耳边轻问一句,林碧落手一摆:“别出声!”

    小桃点点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林碧落身边贴起了墙根。“母亲,贸然杀了林碧媛,只怕会引起大乱,再说了,落儿法子不失为良策,能让侍郎府不痛快的事情,儿子愿意做,再者说了,儿子也打听过临安龚家的当家主母了,她是出了名的痛恨水性杨花的女子,所以林碧媛嫁过去只怕”林家渊说话点到为止,贾氏闻言,面色一变:

    “那照你的说法,岂不是还真要按王府嫁女的礼来为林碧媛那贱丫头操办婚事?这婚事嘛我就不插手了,你爱找谁找谁,反正别来找我!我想到她那天泼我一身血就感到她很可怕,女孩子家家的,居然敢那盆子淋自己祖母一身狗血,也只有这样的野种敢做了!”

    “还请母亲您息怒,林碧媛那丫头的婚事儿子会请宫中的管教嬷嬷办妥党的,至于林碧媛婚前要做什么,母亲也不必搭理”林家渊说着说着,突然住了嘴,贾氏见状,知晓林家渊不会对林碧媛客气的,她笑了笑:“别做太过分就是了,总不能留那边的人说闲话的机会!”

    “儿子知道,还请母亲安心!”林家渊接话道,贾氏微微抬头:“落儿这孩子这会儿了怎么还没到啊?”林家渊笑答:“许是刚用完午膳吧!”“用完午膳也不该这么久也没有来啊!”贾氏责怪道,林家渊耐心的回答道:“母亲你是不知道,落儿那孩子,用完午膳后,是自己亲自洗自己的食盆的!”

    “什么?”贾氏用了甚是惊讶的语气,林家渊见状,苦笑一声:“这都怪儿子,当初那么宠幸李氏,害的落儿自小就得靠自己洗衣洗碗!”“这这怎么可能?”贾氏有些讶异的看着林家渊,林家渊摇摇头:“这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因为我不放心落儿,所以派了人去守着她的安危,之后那些人来汇报情况时,把这一点告诉了儿子。”

    “然后呢?”贾氏看着林家渊问道,林家渊答:“然后儿子自然是喊了落儿来一番问话,谁知道居然问出了她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唉”贾氏长叹一口气:“若是她是男儿,我也不会如此忽略她呀!”“母亲为何不把她当做孙女看呢?”林家渊问道,贾氏哑然。

    许久,直到书房内没有声响了,在贴墙根的林碧落定了定神进了书房去,小桃紧随其后对林碧落道“小姐,这时候进去会不会不好啊?”林碧落不搭理小桃,她暗自得意:这时候进去才能趁机看透他们的心思呢!

    “落儿拜见父亲、拜见祖母!”林碧落对贾氏与林家渊欠欠身,贾氏一改愁眉苦脸对林碧落笑盈盈道:“落儿来,到祖母身边来!”林碧落乖巧的跑向了贾氏:“祖母,你们喊我来做什么呀?”贾氏被问住了,她慌乱的看向林家渊,林家渊接收到贾氏的目光后,清清嗓子答:“我叫你过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林碧媛的事情。”

    说完,他又补上了一句:“不过现在看来八成是不用了,因为落儿你还小!”林碧落闻言,点点头:“看来父亲与祖母是想瞒着落儿了!”话音刚落,林碧落就觉得自己的手腕被贾氏掐的生疼,她泪汪汪的看向贾氏,贾氏一惊,忙松手对林碧落问道:“落儿,你没事吧?祖母刚刚不是故意的”

    林碧落闻言,慌张的往后退了一步,贾氏见状,没来由的觉得心底一慌,好似什么东西被偷走似得。“落儿”贾氏对林碧落低声喊道,林碧落这才缓缓迈着步子再次靠近了贾氏:“祖祖母。”贾氏应了声,随后拉着林碧落靠近自己:“刚刚祖母不是故意的,落儿你别怪祖母!”

    林碧落点点头,贾氏见状,开心的笑了。

    “落儿,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父亲真以为王府的闲言碎语很少吗?”林家渊无话可答,林碧落继续道:“我听说了,侍郎府把咱们早上派去送人头的下人全杀了,还用破席子裹着送回了王府来。”

    “落儿怎么看这件事?”林家渊看向林碧落,林碧落侧目看了眼贾氏,她发现贾氏并没有关注自己,反而是一脸苦恼的看着地上发呆,林碧落定了定神回答林家渊:“这或许是李昌国给你发出的挑战,至于迎不迎战,那就要看父亲怎么选择了!”

    “落儿为何这么理解?”林家渊将目光瞄向了林碧落,林碧落答:“李昌国或许觉得你的把柄还在他手上,你不会造次,他此举的目的有二,一是他刻意发出了挑战,二是试探你的反应,若是你没有反应,他会更变本加厉,若是你有反应,则正中他下怀,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能踩进他设计好的圈套里!”

    “什么?”林家渊满脸震惊的望着林碧落,他此刻觉得林碧落的脑子比任何人都要好,特别是她说的这番话,先前他得知李昌国的所为后,的确有过杀了李昌国府里的人再送回去的冲动,但好在被感觉拦住了。此刻林碧落的话这么一说,林家渊彻底明白了这其中的意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