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远嫁2

    “所以说,落儿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林家渊对林碧落求取良策,林碧落答:“不知道父亲有李昌国的多少把柄呢?”林家渊闻言,眼光暗了暗,随后他回答道:“有很多!”“那就好办了,父亲只需这么来然后父亲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林碧落咧嘴对林家渊笑道,林家渊理清思绪后,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渊儿,你这是在笑什么呢?这么大声,老身的耳朵都要被你笑聋了!”贾氏本打着瞌睡,林家渊这一笑,把她吓醒了,此刻她一脸嗔怒的看着林家渊与林碧落,林碧落俏皮的来到了贾氏身边安慰贾氏:“祖母,父亲他想到对付李昌国的办法了,你说是不是父亲?”

    林家渊见林碧落给他找了个台阶下,他忙踩着下去:“是啊母亲,这法子还是落儿给儿子想的灵感呢!”林家渊本想夸赞林碧落的好处,但是他开口时却看见林碧落摇着头示意他别说,当下他便改了话。贾氏一听说林家渊有好计策整个人就乐了:“你倒是说说看,用什么样的法子去对付李昌国!”

    林家渊见状,把林碧落教他的法子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贾氏听说后,乐呵的嘴都合不上。

    午时之后,林碧落才扶着贾氏慢吞吞的出了林家渊的书房,贾氏边走边对身边陪着的林碧落道:“落儿啊,今日那计谋是你出的吧?”林碧落一惊,两眼有些慌乱,贾氏见状,心知肚明:“还真是你出的,不是老身夸你,你那计谋啊,真的是非常好!”

    林碧落心底暗道:我知道很好啊,还用的着你说!

    “多谢祖母夸赞,落儿觉得能为王府出力就是很好的了!”林碧落谦逊的回答贾氏,贾氏见着林碧落那不卑不亢的样子,心底多了分欢喜:“落儿啊,下次呢,祖母要听到你父亲夸你!”林碧落眼神暗了暗:“祖母,父亲私底下总夸我!”

    贾氏听闻林碧落的回话后,当下一愣,过了许久她才想清楚林碧落所指的意思,她哈哈大笑道:“你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哈哈,有趣,有趣!”林碧落见到贾氏兴高采烈的样子,当下她心底的那些不如意和憋了许久的笑意,在此刻都一并迸发了出来。

    “落儿啊,你且回去吧!老身这边有画嬷嬷在就够了!”贾氏对林碧落吩咐了一句,林碧落摇摇头:“祖母,落儿陪着你吧!”贾氏见状,也不再推辞,直接答应了林碧落的请求。一路上,祖孙俩有说有笑的。画嬷嬷在一边看着林碧落与贾氏之间相处的亲密的互动,不禁的想起了林碧落先前的一些小动作,那、真的是郡主所为吗?

    “算了,无论是与不是,那也是郡主的手段,李氏与林碧媛多番逼害于她及大少爷,郡主反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总不可能一昧的躲让和逃避啊!”画嬷嬷在后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林碧落耳朵灵,听见了些许言辞,她笑了笑,没有回头去瞧画嬷嬷。反倒是贾氏,有些疑惑的回头对画嬷嬷问:“你好端端的提碎玉酥做什么?”

    画嬷嬷哑然,她一脸慌张且不解的看着贾氏:“小姐,奴婢、奴婢没有提起碎玉酥呀!”贾氏闻言,诧异的摇摇头:“明明听见你说了呀,怎么会没有呢?”林碧落看看画嬷嬷,又看看贾氏,一个念头从她心底生了出来:贾氏怕是开始进入身体机能的衰退期了!

    “是了,古人都不爱清理耳朵,或者是清理耳朵时没用对办法,导致耳膜出了问题受了损伤,这些原因都有可能引起人老了后提早进入衰退的!”林碧落用现代的思维分析了一番,得出一个有些狗血的结论,她看了眼已经扶额瞌睡的贾氏,她对在外守着的画嬷嬷招招手:“嬷嬷,日后祖母有什么小病小痛的,请第一时间告知落儿!”

    画嬷嬷闻言,诧异非常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用疑问的眼神望着画嬷嬷,画嬷嬷便答应道:“是郡主,奴婢一定会及时告知郡主的!”林碧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吩咐小桃一声,小桃拿出了一锭金子递给林碧落,林碧落又将金子给了画嬷嬷:“这是落儿的一番心意,还请嬷嬷笑纳!”

    画嬷嬷见到金子后,眼睛都红了,她一个劲的对林碧落谢恩,林碧落拍拍画嬷嬷的手,再次告诫了一番,画嬷嬷这才收起了金子。林碧落见画嬷嬷收下了金子并将金子直接塞进了袖子里,眼中落了一丝疑惑,但是那疑惑稍纵即逝,她很快便离开了贾氏的院子。

    等林碧落走后,画嬷嬷确认了林碧落已经走远,她这才掏出了金子,来到了贾氏跟前跪下:“小姐,郡主已经走远了!”说完,她递上了林碧落交给她的金子:“这是郡主赏奴婢的,要奴婢把你的小病小痛第一时间告知郡主。”说着,画嬷嬷将金子举得很高,并把身子凑向了贾氏。

    而一直瞌睡着的贾氏此时也清醒了过来,她一抬头,整张脸满是精神,并无半点睡意:“哦?她还算是有心,这金子你就自己留着吧,吩咐下去,以后落儿来我院里,不必通报,直接让她进来,她可是王府的嫡女,太后亲封的郡主!”

    “是!奴婢这就去办!”画嬷嬷说着,就准备离开,贾氏叫住她道:“过几天说不定会有公里的管教嬷嬷来教那野种礼仪,你去买通那嬷嬷,叫她好好伺候伺候那野种!”画嬷嬷闻言,了然的点点头,她正要走,贾氏又喊住了她:“你走这么快做什么?你身上有银子吗?没银子你怎么去买通那管教嬷嬷?”

    画嬷嬷一脸诧异的对贾氏道:“奴婢身上有郡主赏的金子!”

    贾氏一听,脸顿时拉的老长:“那金子是落儿给你的,便是你的了,老身要你去办事哪能用你的金子啊!”说着,贾氏将怀里的一张银票掏了出来:“你去钱庄兑出全部的银子,先买上好的珠钗,然后再准备五百两用云绣包包好送给那管教嬷嬷!”

    “是,老奴遵命!”画嬷嬷接过那银票对贾氏回答道,贾氏满意的点点头:“若是有多的银子,给你自己换几身好的衣裳,给你的孙子孙女买些吃的穿的吧!”画嬷嬷听见贾氏的话,整个人都是一僵,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贾氏,她只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贾氏对画嬷嬷的眼神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想了想,有些好笑的对画嬷嬷说:“难道老身在你眼里就那么小气抠门不成?还是说老身虐待你们了?”画嬷嬷忙垂头直言“不敢”。贾氏笑笑,手摆了摆:“好了好了,下去吧!”

    画嬷嬷诚惶诚恐的答应了声,随后快速的离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