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远嫁3

    几日后,林家渊上朝一归来就召了林碧落去书房,林碧落抛下林铮羽带着小桃去了书房后,林家渊一脸喜色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同样笑着望向林家渊:“父亲,可是成了?”林家渊点点头:“落儿你猜的真的很对,李昌国发现事有悬殊后,果断的换了方案走,可他这一换却正好中了你的下怀!”

    “不,不是中了我的下怀,而是中了人过留痕,鸟过留影这句前辈们说的话!”林碧落指出了林家渊话语中的不足,林家渊笑笑,大咧道:“甭管这些了,今夜咱们今夜应当好好庆祝一番!”“父亲这样就满足了?”林碧落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哑然的看着林碧落:“总该庆祝一番不是吗?”

    林碧落摇摇头:“该做的事情父亲你可是一样都还未做呢!”

    “什么该做的?”林家渊疑惑的皱眉看向林碧落,他最不满有人搅了他的雅兴,此时他看着指教了他的女儿,心底有股子火气在蔓延滋生。“父亲还是别把火气渲洒在落儿这边了!”林碧落飘飘然的说了一句,林家渊当即就慌了神:“落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碧落答:“字面上的意思!”

    林家渊只觉得哭笑不得:“是,是为父错了,但是为父真不知道你所指代的该做之事是何事!”林碧落不满的看了眼林家渊:“龚铭放了吗?临安龚家请了吗?龚长存那边可有寄信过去?可否和太子通气了?这些父亲可都还记得吗?别为了一时的小胜而忘了日后的大胜啊!”

    “这我”林家渊闻言,面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迟一些时候不成吗?”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他此刻只觉得自己有些窝囊,但是却又不得不窝囊,毕竟自己面前的女儿有着非常人所能比的心智,他心道:落儿定能助我成就一番大业!

    “父亲觉得多迟才满意?是半年呢,还是一年啊?落儿可以直白的告诉父亲,若是父亲你在两日内不联络上龚家,一旦李昌国回过味来,发现太子才是更值得追随的人选,那么到时李龚两家联手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还请父亲你快一点吧!”林碧落很是霸气的对林家渊劝说道,林家渊闻言,眸子一闪:“我这就准备书信!”

    林碧落垂垂眼:“那龚铭呢?”林家渊答:“我会派人去外院里把他给救出来的!”说完,他正准备做事,却察觉到了林碧落的眼神,他苦笑一声:“那日他昏昏沉沉的,在地牢关了一夜后又发起了烧,之后你又提议把他放了,我索性就把他给安排到了外院,省的被他知晓他是被我抓获的”

    林碧落闻言,心底冷笑一声:这眼前的父亲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也不怕算盘突然变坏掉。她看着林家渊许久,之后她对林家渊道:“父亲,龚铭那家伙危险的很,若是被他知道其实是你害了他,那么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林碧落说着,以手作了扼杀的动作,林家渊见状,问:“落儿,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父亲不清楚吗?”林碧落反问,林家渊又试探性的问:“难道是把他弄残了?”“你不是说他还在高烧吗?那不如就”林碧落说着说着,声音越发的低了,林家渊听完林碧落所说的办法后,不禁哈哈笑的更加大声起来。

    “王爷王爷”正在林家渊笑意最深的时候,管家林克急匆匆的赶来了书房,林克见到林碧落也在,慌忙对林碧落行礼,林碧落手一挥:“管家不必多礼,有事就快点说吧!”林克这才对林家渊与林碧落说道:“荒宅里的那人这几日越发的疯癫了,时不时的伤人,已经没有丫头愿意去送饭和伺候了!”

    林碧落闻言,与林家渊对视一番,随后她笑道:“我去一趟吧!”林家渊阻止道:“不可!”林碧落答:“父亲,我不去,林碧媛说不定还不肯嫁去临安呢!”林家渊见状,张了张嘴,却没有话能说出来。

    半个时辰后,林碧落带着一名暗卫进了荒宅里,荒宅之所以称作荒宅,是因为它在一天阳光最强烈的午时都没有一丝的热意,一进入荒宅内,林碧落想起了自己前世被关在猪笼里的日子,同样的凄清孤苦,但是两相对比之下林碧媛少了些折磨与虐待。

    “你来做什么?”进了荒宅内后,林碧媛一脸狰狞的瞪着林碧落问道,林碧落也不答话,她直直的俯视着一身泥泞的林碧媛。说不出为什么,她总觉得林碧媛变了很多,但是哪里变了,她又说不出来。“姐姐,若是你想早日离开这里,还是聪明些,把自己打理的干干净净的吧!”林碧落开口便带着刺儿,林碧媛听了,整个人都是火气。

    “林碧落,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也不看看自己,若不是我和我母亲放你们一马,你和你那脓包小弟会安全的活到这么久?”林碧媛毫不示弱的回击了林碧落,林碧落闻言,也不恼,只是笑笑:“只怕那些都是你的谎言吧?半年前荷花池的事故,大概是你不满嫡女的身份一直由我这样的烂鸡蛋冠着,所以你才设计的吧?”

    林碧落说着,靠近了林碧媛几步:“当然了,你是死也猜不到我那小弟会及时救了我。还有就是你怎么也不会想到,自那日之后,你与你母亲的好日子,就此到头了!”林碧落说完,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那笑容生生的刺痛了林碧媛的眼睛,她大吼:“原来你一切都清楚却又一直隐忍着,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林碧落闻言,纤细的五指在林碧媛面前晃了晃,她一脸羞愧道:“咦,你也真是够无耻的,明明是你母亲小看了我,怎么到这儿就全成了你的事儿了?我至今都还记得,姐姐你当初被夫妻你吓得失了禁,屎尿拉的一裤子都是,哟,那酸爽,的确很难想象呢!”

    “林碧落你欺人太甚!”林碧媛大喊一声,满头的青筋暴起,她双眼死死的瞪着林碧落,她对林碧落吼道:“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林碧落听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话,她笑道:“放心,你乖乖听话,我会让你活着,我会让你嫁去临安,我会让你长命百岁的!”

    至于你有没有命熬到百岁,那就看你自己的了!林碧落眼神锋利的一转,随后,林碧媛的所有行为都消失了:“你什么意思?”林碧落蹙眉:“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林碧媛闻言,忙回想了一番,随后她很是小心的对林碧落道:“妹妹,好妹妹,你说会安排我嫁去临安是真的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