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远嫁5

    “落儿?落儿?你有在听吗?”林家渊对失神的林碧落喊了几声,林碧落一怔,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慌乱,这是真的慌乱,是独属于林碧落才有的慌乱:“我在听,落儿有在听!”林碧落说着,对林家渊笑道,林家渊见着林碧落的样子,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你这样子,怕是累着了,快回去休息吧!”

    林家渊说完,还喊了下人帮林碧落去库房里拿了人参:“你把人参炖了喝,会对身子好的!”林碧落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林家渊也变了,和贾氏一样,他变得有些人情味了,不再是记忆里面那个始终保持着冷漠与高高在上的父亲了。

    “那女儿就告退!”林碧落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挥挥手示意林碧落去吧,林碧落便笑着离开了。

    “小姐,你说老爷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能让小姐你去劝说那野种呢?”小桃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看了眼小桃:“你不相信我?”小桃摇摇头:“不是,只是小桃不能理解,王爷为什么那么有自信,小姐你一定能完成这件事情!”

    “还是你比较担心我!”林碧落看着小桃,她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小桃听着林碧落的话,一脸的不解:“小姐,怎么会只有奴婢担心小姐呢?院子的绿药她们算什么呢?”林碧落答:“只有你真正的会担忧我的安危,会挂念我所处的地方是否恶劣!”

    小桃哑然,她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她只知道她从小与林碧落一起长大,从来都是将林碧落看做第一位的。“小姐你莫这么说奴婢,奴婢会不好意思的!”小桃羞涩看了眼林碧落,林碧落笑道:“你啊,夸了你几句就脸红了,瞧瞧你这是小脸儿薄的哟,刚刚还有脸为我说项,哼!”

    小桃闻言,脸色愈加的红了起来,她对林碧落说:“小姐,你再这样,奴婢奴婢”小桃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个答案,林碧落笑问:“你要做什么?”小桃沉默片刻后答:“奴婢就再也不要担心小姐的安危了!”小桃说完,风似的跑走了,留下林碧落一个人在原地笑着:“这丫头,鬼灵精!”

    “落儿!”正当林碧落准备抬脚离开的时候,带着变声磁性的男子嗓音从远处传来,林碧落眉头一蹙,她四下看了看,在不远处的假山处看见了一抹褐色的身影:“元邪?”林碧落惊讶的走了过去,却在靠近之后发现了元邪的不妥:只见元邪一脸的苍白,他左手捂着右臂,眼神里多了丝迷茫,少了平日的玩味,也少了斗志。

    “元邪你怎么了?”林碧落见到元邪的状态,整个人都慌了神,她顾不上身份地位的悬殊,直接开口喊了元邪。元邪此时只剩下一点意识,他紧握林碧落的手:“落儿我我喜欢你,我要娶你!”说完,元邪便晕了过去,林碧落见到这样的元邪,当下就觉得内心好像少了东西。

    她忙喊了藏在身边的暗卫,将元邪偷偷带入了逍游阁。

    “小姐,这是啊!是南逸王殿下!”小桃见林碧落带着一陌生的男子回了闺阁,当下好奇的看了眼男子的模样,当她看清了男子的模样后,喜比惊多的乐呼了一声:“小姐,你怎么把人带回来了啊?”林碧落瞧着小桃那欢喜劲儿,却没心情与她闹。

    只见她对小桃摆摆手,吩咐了她去找林铮羽,顺便请医庐的药师过来,小桃得了命令,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了。

    “郡主,南逸王伤的不重,还请郡主放心!”等小桃走后,一直守在暗处的暗卫对林碧落安慰了一句,随后在林碧落诧异的眼神里离开了。“真的吗?”林碧落对着空气喃喃自问一声,接着,她来到了元邪床前:“你若是醒了,我就告诉你我的心意,即使今生只为复仇,即使任务完成我要回去,但是在回去前,我也得找个如意郎君不是吗?”

    林碧落说完顿了顿,接着她又继续道:“所以元邪,你要醒过来,你要亲耳听我的心意,你不能弃我于不顾,你不能偷走了我的心就离开,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林碧落絮絮叨叨的在元邪耳边说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了多少话,直到外头响起了林铮羽的声音,她才有些清醒过来。

    “姐,你怎么了?”林铮羽看着林碧落眼圈红红,而后又看见了卧床的元邪,他面色一变,摒退了跟进屋的绿药与小桃:“姐,怎么回事?”林碧落也不细答,她只对林铮羽问了药师来的时间,接着她对林铮羽细细嘱咐几句,随后,她带着小桃与绿药离开了逍游阁。

    “怎么回事呢?”林铮羽莫名其妙的看着林碧落离去的背影问道,当然,他得不到答案,他只能狠狠的瞪着眼前脸色苍白、夺走了他姐姐对他关心的陌生男人。

    “小姐,咱们这是去哪儿啊?”出了逍游阁后,小桃多嘴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回头看了眼小桃,小桃只觉得林碧落那眼神锋利的像是刀子,好似要将自己劈了。当下,她住了嘴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看了小桃一眼后就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小桃啊,咱们去一趟沁竹斋吧!”

    小桃闻言,苦着脸答应了,而在小桃身边的绿药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小桃:“小桃姐,你说小姐与殿下的发展如何了?”小桃闻言,示意绿药别多嘴了,绿药见状,很自然的闭上了嘴,她们两人有些庆幸的笑了笑,随后跟着林碧落快速走到了沁竹斋。

    “但愿回去的时候,元邪能醒来了!”林碧落到了沁竹斋的门口时,在心底自我安慰一句,随后她推开了门。“拜见郡主!”一进屋,一屋子的丫头都对林碧落福身道,林碧落示意她们别多礼,那些丫头们见状,忙起了各自的事情来。

    “妹妹,你来啦?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才能嫁去临安啊?”林碧媛见到林碧落又来了,脸上露出一副高兴的面容,她满含期待的目光望着林碧落,等着林碧落的回答。可林碧落却冷笑一声:“姐姐你还想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你连自己都舍得下手毒害,一旦我们放你离开王府,也不知道你会如何报复王府呢?”

    林碧落的话如寒日的冷风从她嘴中刮出,林碧媛听了,一脸懵逼的看着林碧落,她脸色僵硬且疑惑:“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毒害?什么报复?我是想出府去,但是我没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林碧落看着林碧媛那委屈的样子,心底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