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事实1

    “妹妹,你回答我啊?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你个贱人!”林碧媛许是天生情商不够,她见林碧落失神,还以为林碧落在盘算着怎么把她继续留在王府,当下她一改先前温顺的一面,对林碧落大呼小叫起来。

    “林碧落,你说话啊!你要杀要剐你至少给我个准信是不是?”林碧媛的声音如同麻雀般叽叽喳喳的闹腾着,林碧落反应过来时,林碧媛正被小桃与绿药拦着:“林碧落,林碧落你别扮傻子,你给我说清楚,什么下毒,什么和什么啊?”

    林碧落摇摇头,对小桃与绿药喊了一声,她们忙将手中的钳制给放开,林碧媛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林碧落面前,许是林碧落的面色很是难看,林碧媛上前后便没有下一步动作:“落儿,妹妹,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碧落眨眨眼:“你真想知道?”

    林碧媛点点头:“对对对,妹妹啊,你就告诉我吧!”

    林碧落看着林碧媛:“那姐姐一会可别怪妹妹如此狠心!”林碧媛一听,她眼睛转了转:“不会不会,妹妹你只管告诉我真相就够了!”林碧落笑了笑,对小桃细语几句,小桃很快便出了沁竹斋的门。“姐姐先坐一会儿吧,那人不到,这事情只怕没那么容易弄清楚!”林碧落当着林碧媛的面自顾自的坐了起来,林碧媛见状,心急如焚的很。

    “到底什么事情啊?还要这么麻烦?”林碧媛在林碧落耳边一个劲的探问,她只觉得林碧落没有一点自觉,都不如实告知,还要找个人来,真是麻烦。“姐姐还是稍安勿躁的好,你这个性子不改一改,嫁去临安以后,没有王府的依靠,不知道姐姐你又能活多久呢?”林碧落拿出块帕子在自己额间擦掉了细汗,林碧媛一听,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是啊,自己下贱的身份已经被证实了,没了王府,自己能当什么呢?远嫁临安真的会好吗?但是不远嫁出去,我林碧媛一定没有活路啊!这京都皇城到处都是碎嘴的人,自己的好事情一定会被传扬的,自己若是不远嫁,那么就要面对这些流言蜚语,那还不如死了……

    林碧媛思索一阵后,面色变得甚是难看,林碧落初初见了还以为是林碧媛生病了,可当她从林碧媛的眼神中瞧出了一丝为难与犹豫时,林碧落不禁心底暗笑一声:这样的要命关头了,这林碧媛还在为是留是存伤脑筋,难道林碧媛你真的想要我林碧落亲自送你去断头台吗?我林碧落难得想放生一次都这么难么?

    “姐姐,闲事莫理,废事莫思!”林碧落放下帕子看向林碧媛,林碧媛乍一听,整个人都觉得有些豁然开朗:是啊,我只管远嫁,即使深陷水火,也一定要活下去才是,母亲说过,人只有入了逆境,才有机会得到上苍的眷顾与青睐……

    “多谢妹妹了!”林碧媛脸上的肉僵硬的笑着,林碧落知晓林碧媛心思已经活络起来,她微微颔首,扯了扯嘴角:“姐姐这么客气,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林碧媛闻言,整个人都是一僵:“妹妹……你……”林碧媛只觉得自己的心思好似被看穿,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姐姐还是花些心思想想怎么讨好你的丈夫吧!还有,你也该好好想一想你那些所谓的亲人是怎么样的了!”林碧落说着,将一方绣帕递给林碧媛:“你看看吧,这帕子,可曾在哪儿见过?”林碧媛伸手接过,细细一瞧,顿时杏眼圆睁:“这不是舅母的帕子吗?”

    林碧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她冷笑一声看向林碧媛:“你知道这帕子怎么来的吗?”林碧媛见林碧落的笑容,心底渐渐起了不祥的预感,她摇摇头:“妹妹,都这样的田地了,你和我打哑谜有什么意思吗?还不如趁早说了,让我能接受!”

    林碧落心底嗤笑:“你倒是想痛痛快快,可我偏不让!”“这帕子,是从你身边的一个小丫头身上搜出来的!”林碧落缓缓道,林碧媛一听,只觉得有些目眩:“小丫头?我身边哪还有什么小丫头啊?不都是你安排的人和……难道是……是舅母?”

    林碧落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碧媛,不回答,也不吱声,林碧媛等的很是焦急,她不住的左思右想,等小桃领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小丫头进了屋,林碧媛一瞧见那小丫头,当下便惊了:“你不是我舅母身边的芬芳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姐姐,这包毒药和那帕子都是在她身边搜到的,同时搜出来的还有一张字条儿,上面指明了要把你灭口,你自己看看吧!”林碧落说着,吩咐小桃将字条儿与毒药包递给林碧媛,林碧媛吓得不敢接,她过了许久才渐渐伸手拿了那两样东西,她摊开字条一看,瞬间愣住了。

    那字条上的字体她认得,是她的舅母张氏的笔锋。因为张氏与她说过,要做成功的贵妇人,必须要有个性的笔迹,所以,张氏总会在那字体的最后一笔上悄悄落一个回勾。

    “林碧落,这是你从我舅母那偷来嫁祸于她的吧?她要毒害的人是你才对吧?这小丫头也是你抓来的对不对?对不对?”林碧媛边问,泪水边从她的眼角流出,一滴一滴,无声无息。林碧媛问完,见林碧落不搭理她,于是她继续道:“林碧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保证不与你抢了还不成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林碧落瞧着面前的女子,她很冷静的望着眼前这个前世构陷自己、夺走自己所爱、陷自己于死地的仇人,林碧落莫名的豁达了一些。是啊,自己为什么不放过她呢?是因为仇恨吗?不,是因为嫉妒,嫉妒她能轻易诱惑龚铭,嫉妒她有生母的庇佑。

    “林碧落!林碧落!我到底是得罪了你什么?为什么就是这么的死咬着我啊!我们是前世有仇还是今世有怨呀?”林碧媛仍在痛苦的嘶吼着,林碧落知道林碧媛心底早已清楚明了一切,但是她宁愿将一切的过错都推给自己,因为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李昌国一家放弃的事实。

    她还在等李昌国一家的援助与支持,可无奈的是,她远嫁临安,其所投靠的太子与李昌国所扶持的三皇子是政敌、是党争里最为激烈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