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威胁

    “什么意思?”坐在上首的贾氏听见李昌国的话后,露出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对李昌国问道,李昌国被问住了,过了许久,他才回答道:“我说,林碧媛故意松手摔了我的夫人,难道你们想这么算数吗?”

    话音刚落,大厅内的众人都偷笑了起来,当然,笑的自然是李昌国。

    “舅父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林碧落缓缓的从地上起来说道,她的话一出口,李昌国就觉着自己好像陷入了万丈深渊。“你、你这说的什么话?本就是你姐姐惹下的祸,你们安平王府难道就坐视不理吗?”李昌国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对此也不作答,只一昧的望着李昌国笑。

    李昌国看着林碧落的样子,只觉得心底发寒,莫名其妙的,他抱着张氏的手狠了狠,张氏一个痛呼,整张脸惨白的厉害。“夫君,说正事!”张氏气喘般的对李昌国说道,李昌国闻言,连连答应道:“要你们低头还真难,这样吧,答应我一个请条件,今儿这事就算了!”

    “条件?不可能!”贾氏的声音从后头传来,声音闷闷的,明显是很不高兴了。“且慢!”林碧落喊了一声,随后,她对贾氏与林家渊欠欠身,上前到了首座与二人细语几句,之后,她又下来走到李昌国面前:“不知道舅父想以什么为条件呢?”

    李昌国见林碧落三言两语就搞定了贾氏和林家渊,当下,他对林碧落愈加的恐惧起来,他支支吾吾答:“条件、条件很简单,让媛儿下嫁吴国公三公子就好了,不必嫁去临安那么远!”此话一出,林碧落便看清了李昌国的目的,他这是想为三皇子铺路呢。

    “怎么可能!”林碧媛对李昌国喊了一句,李昌国闻言,当下拉下了脸:“不可能那我就……我就……”“舅父想怎么样?”林碧落巧笑倩兮的望着李昌国问,李昌国无可奈何下吼了一句:“我就把林碧媛你的秘密告知你的父亲,我看你日后怎么活!”

    林碧媛闻言,脸色猛然一变,林碧落见状,对李昌国道:“哦?不知道姐姐有什么秘密被舅父拿捏的如此精准呀?”李昌国得意洋洋的道:“自然是有关富贵荣华的秘密,我一旦说出口,媛儿你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你可得想清楚啊!”

    李昌国说的很是自然,一脸的傲气令林碧落看着很是不爽。“混账!”这时,在首座的林家渊大吼了一声,李昌国一惊,他望向林家渊:“怎么?不满意了?我都忘了,你们的父亲也有秘密呢!”“哦?”林碧落又发出了一声疑问,李昌国正要开口,林碧落却先他一步道:“不知道舅父说的秘密是重婚呢,还是西山寒尸呢?”

    李昌国听见林碧落的话后,顿时一脸惊骇:“你、你、你怎会知道?”“落儿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啊?”林碧落像是看乞丐似得看着李昌国,她说:“舅父若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是秘密,那么舅父只管去到处宣扬吧!重婚的事情若真要闹起来,我看是舅父你的责任大,还是我父亲的责任大!”

    李昌国闻言,呆住了,难道、难道林碧媛的身世安平王已经知晓?难道……

    林碧落说完,看了呆滞的李昌国许久,随后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又继续道:“对了,寒尸之所以能被消灭,是因为我的秘方凉茶,以毒攻毒才是真正驱尸的正道,舅父,你说,老百姓是会因此来反对我父亲呢?还是将你辱骂至死呢?”

    “林碧落!你……你……好狠的心啊!”李昌国对林碧落大吼一句,在上首的贾氏闻言,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狠心?我说李大人,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说起狠心,我们可不敢和你比,能背叛自己的养父母,能下狠手陷害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兄弟……我们可是不敢和你争这个名儿!”

    “祖母,你错了!”林碧落对贾氏说道,贾氏一脸不解的看着林碧落:“哦?落儿你有什么看法?”林碧落答:“祖母,狠心哪是名利的名啊,分明就是邪门歪道的道呀!”林碧落的话音一落,李昌国一脸通红的吐出了一口鲜血,一直昏沉沉的张氏感受到自己手上有一抹温热,她睁眼一瞧,顿时心慌意乱起来:

    “安平王,我们好歹是姻亲,你何苦逼害我家老爷吐血呢?”

    “舅母这话是不是说反了?今害的人,可是你们啊!”林碧落说着,她拍了拍手,不多时,林克押着一蒙面人进了屋。“落儿这是?”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这是我于姐姐的沁竹斋抓到的刺客!据他称,是某位李大人花了千石米从烈火岛将他们请了出来杀人。”

    “什么?刺客就是他?”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林家渊怒从心生,他一个起身就往李昌国走去:“好啊李昌国,原本我想放你一马,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等天一亮,我就会上朝面圣,告知陛下你的好事情,顺便,为我当年被迫娶亲讨一个说法!”

    说完,林家渊便气呼呼的离开了大厅,而李昌国眼睁睁的看着林家渊离开,他无力的抱着张氏往后倒去。“老爷!老爷!你怎么样了老爷?”张氏见李昌国晕了过去,便死命的喊了起来,可惜,李昌国没有回应给她,他紧闭双眼,似是即将入土的人一般。

    “来人啊,把他们给我丢出府去!”这时,还留在厅内的贾氏对侍卫吩咐了一句,之后,侍卫们就拖拉着杀猪叫的张氏与死鱼一样的李昌国往王府大门走去。“祖母,早些休息吧,其他的事情落儿来做吧!”林碧落对贾氏说道,贾氏一脸伤神的点点头:“也好,也该给你独立处理事务的机会,今日的事情且交由你处理吧!”

    林碧落顺从的对贾氏福身,贾氏笑笑,离开了大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