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商量

    “妹妹,妹妹,你说我刚刚那样做得好吗?”林碧媛见贾氏离开,忙凑到林碧落面前讨好,林碧落微微扯了扯嘴角:“姐姐觉得心里舒服就好,妹妹对姐姐方才的行为没有任何意见!”“啊?”林碧媛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一脸奇怪。

    林碧落见状,心里头冷笑了一声,随后便吩咐了在大厅内的众人不得将今夜的事情泄露出去,等她将一切都吩咐好打算离开时,却发现林碧媛一脸睡眼惺忪的站在一边摇摇晃晃。“姐姐,你怎么还站在这里?”林碧落好笑的看着林碧媛问,林碧媛听见林碧落的声音后,瞬间清醒了过来:“落儿,好妹妹,你真会以贵女的礼数把我嫁出去吗?”

    “姐姐说的是哪里话,王府嫁女,必定是以贵女之礼相待,怎么?姐姐还真打算当个野种吗?”林碧落话中藏刀的对林碧媛问道,刹那间,林碧媛一脸的煞白:“是……一切都听妹妹的……”“姐姐若是没事,就早些回去休息吧!”林碧落对林碧媛笑道,林碧媛只觉得全身毛骨悚然的,她慌乱的点点头,离开了。

    “小姐,你对这野女这么好做什么?奴婢觉得她就是养不熟的狗,一旦有更大的靠山和利益,她就会倒戈相向!”小桃见林碧媛离开后,在林碧落耳边碎碎念,林碧落只是淡笑,并不打算回答。“小姐!”小桃见状,有些心急,她生怕林碧落被林碧媛的假象骗了。

    林碧落察觉到小桃的焦虑后,抬眼看着小桃:“你不必这么担心我的安危,林碧媛那个人,我比你更了解她,她的一切想法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小桃呆呆的看着眼前忽然变得凌厉的林碧落,她愣愣的点了点头,“好了,咱们该回去了!”林碧落说着,脸上的凌厉已经消失,她一脸的柔和,仿佛先前那个霸气的女子不是她。

    “小姐,王爷请你去书房!”正当林碧落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管家林克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大厅内,林碧落闻言,并不惊讶,她微微颔首:“管家辛苦了,这么晚了,你且先去休息吧,小桃跟着我去就够了!”说完,也不给林克说话的机会,她头也不回的带着小桃穿过花厅往林家渊的书房走去。

    “小姐,这都快三更天了,王爷还把你叫来做什么?”路上,小桃对林碧落不解的问着,林碧落不答话,她只是皱着眉思索该怎么做,但是她怎么也思索不到好的办法。“小姐小心!”忽然,小桃对林碧落喊道。随后林碧落感到右边身子被一股力量拉住,等她平衡后,发现小桃护在她左侧,而小桃面前的柱子上,则盘踞了一条青色的蛇。

    “小……小姐,你快走,别管奴婢!”小桃悄声对林碧落说,但是林碧落却纹丝不动。小桃以为林碧落吓到了,便又对林碧落安慰道:“小姐,你别怕,有奴婢在呢!”可话音落下后,身后的林碧落仍是没有动作,正当小桃无可奈何的时候,她感到身后的林碧落有了动作。

    “小姐……”小桃面露喜色道,她微微转身看向林碧落,却被林碧落一把推开:“你让开!”小桃当下就惊呆了:只见在她身后的林碧落此时手握金钗,以最快的速度刺向了那条盘踞着的青蛇的七寸,她边刺边幽幽的说:“敢挡着我的路,我就让你死的痛苦点!”

    小桃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林碧落的动作,在她手下的那青蛇此时正痛苦的扭动着身子,林碧落那一刺已经将青蛇的根基毁了,她接下去的每一个动作,实际都是在折磨这条蛇。“小姐……小姐……”小桃对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有些浑浑噩噩的回头:“做什么?”

    她边说边抬起手上的珠钗,那金色的珠钗此时沾满了血丝,一滴一滴,暗红不已。

    “小姐你是不是累了?”小桃心慌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小桃又问:“那王爷那?”“走,现在就去父亲那里!”林碧落说着,便径直往前走去,她此时心底混乱的厉害,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就那条青蛇,就有些失控了起来。

    “龚铭,林碧媛,你们的好日子就要走到尽头了!”林碧落心底狠狠的说着,她看看手中带血的钗子,眼底露出了满满的笑意,可这笑不同于平常,这笑意混着无尽的苦楚与憎恨,这笑意暗藏着无尽的心机与算计。

    “父亲!”半盏茶后,林碧落镇定了心神进了林家渊的书房,林家渊此时正在写字,他的笔锋有力却又带着柔软,一行行的字尽显其行军打仗的本色。“落儿来了啊!”林家渊将最后一个字写完,随即放下了毛笔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不知道父亲找落儿前来所为何事?”

    “落儿难道不知道吗?”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眸子暗动,她摇摇头:“落儿不知,还请父亲明言!”林家渊看了林碧落许久,接着开了口:“我准备明日就对陛下启奏!”“启奏什么?”林碧落佯装不知,她眸中闪着异动,她的心底满是期待。

    “李昌国今日的行为已经触犯到我了,我决定要尽早了结了他!”林家渊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闻言,笑了。“落儿,你笑什么?”林家渊对林碧落的行为感到不解,林碧落捂着嘴对林家渊道:“父亲,你可曾想过自己控制侍郎府?”

    “落儿此话何解?”林家渊略带兴趣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答:“杀了李昌国夫妇俩,保住李昌国的姨娘,父亲觉得如何?”林家渊摇摇头:“这样不妥,他那姨娘有什么用?”林碧落答:“李昌国的庶女李婧,她的生母金氏已经怀了快七个月的身孕了,有大夫说过,她这胎绝对是个男孩!”

    林碧落说完,顿了顿,她看看林家渊并没有反应过来,她又补充了一句:“这么说,父亲难道还不够明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