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计划

    “落儿,难道你的意思是要我除掉李昌国夫妇后,帮那对母子俩活下去,帮他们守住没有李昌国的侍郎府,从而让他们对我信任和效忠,是这个意思吗?”林家渊脑子转了很久,才转了过来,林碧落闻言,对林家渊笑笑:“父亲大智,正是此意!”

    林家渊见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脸上露出了比先前更为开心的表情,只见他一脸洋溢着笑容对林碧落道:“那么落儿,你觉得明日我前去面圣如何?”林碧落闻言,到林家渊面前道:“父亲,女儿认为,你可以迟半个月前去宫中,等到金氏临盆那天,父亲再去!”

    “落儿,你难道是打算……”林家渊瞪大了眼望着林碧落,林碧落只是笑着回视林家渊,并不回答。林家渊就这么的看着林碧落许久,久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了,他才清清嗓子:“落儿你真是本王的好军师呀!”林碧落闻言,对林家渊欠欠身:“父亲谬赞了,哪有称女子为军师的!”

    林家渊失笑,林碧落见状,对林家渊道:“还请父亲早做决断!”林家渊闻言,对林碧落答应道:“金氏半月后就临盆吗?”林碧落答:“半月后的六月初三前后,必定要临盆!”林家渊点点头:“那好,我明日就安排人前去李昌国府上埋伏,等金氏临盆当日,我就前去皇宫内!”

    “那就辛苦父亲了!”林碧落捂嘴笑道,接着,她对林家渊福了福身:“女儿告退!”说完,她在林家渊欲言又止的表情下退出了书房。

    “这个女儿……还真是个宝!”林家渊看着林碧落离开的背影笑笑,随后,他将本准备好上奏的奏折给撤掉了。

    “小姐,你和王爷说了什么?怎么你脸色这么难看?”林碧落一出书房,候在外头的小桃就迎了上来,她瞧见林碧落的脸色后,一脸的担忧。“不碍事,小桃,你快回逍游阁去帮我磨墨,我在后头慢慢回来!”林碧落对小桃挥挥手,吩咐了一句。

    “是!奴婢遵命!”小桃看见林碧落的样子,也不敢多问,当即就对林碧落的吩咐做了回应。“嗯,快去吧!对了,别惊扰了南逸王!”林碧落想了想,又叮嘱了小桃一句,小桃一脸贼笑的对林碧落答:“是,小姐!”说完,她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往逍游阁赶去。

    “这丫头,我怎么觉得她像只母猴子呢?”林碧落看着小桃的背影喃喃自语,边说,她边缓步走着。之前那条青蛇所带给林碧落的连锁反应还未消失,她此刻只觉得身子发软,好似要把先前的软弱全部表现出来。“真是的,林落,你在现代打狗杀鱼的那股子狠劲呢?”林碧落对自己悄声问了一句,很快,她站了起来。

    “我可不能因为那么一条冷血动物而乱了我自己的阵脚,那条青蛇着实令我感到难受,但是,这追根究底,我对青蛇如此大反应的原因,可是龚铭以及那三皇子!”林碧落心底暗自想了想,想着想着,她便觉得先前的身子发软好了许多,人渐渐的有了些气力。

    “果然,人只要为了复仇,别说是残废,就算是死了,也会活过来对仇人打击报复!”林碧落自我嘲笑般的安慰着自己,她脸上带着一丝脆弱的微笑,几滴泪水划过她的脸,悄悄的落在了她的手背上:“龚铭,三皇子,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的!”

    “小姐,你怎么了?”林碧落回到逍游阁时,守在院外的绿药见到林碧落出现,忙迎上去问,她看见林碧落一脸的茫然,心底担忧的很。“没事,小桃把墨磨好了吗?”林碧落回了绿药一句,顺便问了小桃的工作情况,绿药答:“小桃姐姐早已磨好了墨,刚刚她还说要去找你!”

    “那便好,你且去睡觉吧,上面有小桃就好!”林碧落对绿药嘱咐一句,径直进了逍游阁。“小姐,你回来了啊!奴婢还想去找您呢!”林碧落一进屋,就碰上了急匆匆往外赶的小桃,小桃见到林碧落后连带惊喜,林碧落看见小桃,只觉得看见了依靠。

    “诶……小姐,你是哭过吗?”小桃眼尖,看见了林碧落脸上的泪痕,林碧落微微侧目:“别瞎说!”说着,她便往阁中书房走去。“是!”小桃在后面顺从的回应了一声,随即跟上了林碧落的脚步。林碧落上了书房后,在雪白的纸上写了一串字,随后她将纸上的墨吹干,接着她将纸条折好交给了小桃:“等天亮,让后门的护卫送去给李婧!”

    小桃了然的接过了纸条,接着她对林碧落问:“小姐,是不是该沐浴更衣了?”林碧落摇摇头:“今日便算了吧!我去一趟南逸王那,你先去休息吧!”小桃闻言,眨了眨眼,随后退了下去。林碧落看着小桃离去的背影发了很久的呆,直到外头传来了几声蝙蝠的叫声,她才回过了神。

    “快四更天了!”林碧落看着天色说了一句,接着,她起身往自己的闺阁走去。

    “落儿,你回来了?”林碧落一进闺阁,元邪便起了身对她问道,林碧落见着元邪那一脸痛苦的样子,笑了笑,走了过去:“是,我回来了,不知道殿下打算要在我这里赖多长时间呢?”元邪闻言后,身子一僵,他看着林碧落道:“难道落儿认为我的伤是假的吗?”

    林碧落摇摇头:“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幽默!”元邪愣了愣,他看着林碧落许久,接着大笑道:“原来……哈哈!落儿你一向都不苟言笑的,这是怎么了?”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题后,当下身子一僵,她心道:是啊,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时好时坏呢?

    “殿下,你早点休息吧!”林碧落恢复意识后,对元邪说了一句,她微微福身,就直接踏着步子离开了闺阁,而元邪也没有阻拦林碧落,他紧握手心的小字条,心道:落儿,真想帮你解决这些碍眼的人,可是我不敢,我怕我做了,你就该与我形同陌路了。

    元邪想着想着,眼皮不自觉的合上了,而离开了闺阁的林碧落则是一直在想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能杀了林碧媛与龚铭,却偏要折磨他们,难道自己不想早些结束这一切回到现代吗?“为什么……”林碧落轻声问道,夏夜的风缓缓袭过林碧落的脸,她眼前的黑夜里突然出现了元邪的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