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狸猫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胡思乱想了!”林碧落将眼睛猛地一闭,自我告诫了一句。等她再睁开眼睛,元邪是不出现在她眼前了,他的幻象出现在了她视角的四面八方,怎么也消失不了。

    “啊!我要疯了啊!”林碧落有些无奈的吼了声,随即踢踏踢踏的往逍游阁的三层跑去。

    当天一大早,林家渊便派人来请林碧落,林碧落一夜几乎没有睡觉,她双眼发乌的起了床,低气压的穿了衣、洗了脸、用了膳、出了门。“小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直都不理我?”小桃跟在林碧落身边对她问道,林碧落看了眼小桃一眼,依旧一声不吭。

    “小姐……你是不是讨厌奴婢了?”小桃一副哭腔的对林碧落发着问,林碧落闻言,只觉得头痛,她白了眼小桃,把小桃吓得嘴直哆嗦。

    “小姐,那纸条今早奴婢依旧嘱咐了护卫送出去了!”两人走到花厅时,小桃对林碧落汇报了一句,林碧落听见小桃提到纸条,当下有了些正常的反应,她对小桃笑笑,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她仍旧不说话,直直的看着小桃。

    “小姐,奴婢实在是忍不住了,你从来没有一个早上不和奴婢说话呀!”小桃对林碧落说道,“小桃,我嗓子不舒服!”林碧落扯了个谎来搪塞小桃,小桃半信半疑的看着林碧落:“那小姐为何不与奴婢说……奴婢好为小姐你去抓药啊……”

    “就是因为知道你要去抓药,我才不说,我怕苦,而且药味不好!”林碧落当机立断,对小桃解释道,小桃哑然:是了,自己家这位小姐,自小就不爱喝药,所以身子骨也比别人好很多。之前李玉婷刺伤了小姐,小姐也是很少喝药的,几乎都是靠小姐自己好回去的。

    “小桃,你可想明白了?”林碧落对小桃问,小桃点点头:“奴婢晓得了!”“你可知王爷请我去有何事?”林碧落对小桃问,她本是对小桃打迷糊眼儿,想借此机会岔开话题,谁知道小桃却答:“奴婢知道!”“哦?你知道?是什么事情?”林碧落对小桃问,小桃回话:“是李昌国的姨娘要生了!”

    “什么?这么快?”林碧落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小桃许久,她昨日才刚与林家渊说过,金姨娘临盆之际,便是送李昌国夫妇上黄泉路的最佳时机,本以为还有半月金姨娘才可能临盆,可现在……“小桃,你确定吗?”林碧落对小桃厉声问道,小桃答:“奴婢只听见管家这么同奴婢提起,至于真伪,奴婢也不清楚!”

    “那行吧,反正咱们与到了!”林碧落说着,在林家渊的书房前停住了脚步:“小桃,你在外面候着吧!”小桃点点头:“是!”说着,小桃对林碧落福福身,目送林碧落进了屋。

    “父亲,听说金氏要临盆了?”林碧落一进屋,便直接对林家渊质问起来,林家渊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他笑眯眯的对林碧落道:“落儿你来的正好,这是清晨我派去监视李昌国的暗卫送回来的东西,你且瞧瞧!”林家渊说着,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林碧落:“不过落儿你看了别害怕!”

    林碧落见状,不免有些疑惑,什么东西自己看了会害怕呢?父亲这是怎么想的?她看着林家渊的手缓缓将木盒的盖子一掀,只见黑色的檀木盒内放着一串血淋淋的胎盘,林碧落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父亲,这紫山河难道代表着金氏已经产子了吗?”

    “要不然呢?”林家渊似问非问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摇摇头:“落儿不知道,不知父亲可有再派人前去探查?”林家渊答:“有!”“结果如何?”林碧落迫不及待的问,林家渊答:“金氏生了一只狸猫!”“什么?”林碧落惊讶的望着林家渊,她细细想了想道:“怕事那善妒的李氏刻意为之吧!”

    林家渊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答:“落儿你猜的不错,那孩子,已经被我派去的暗卫于侍郎府的荷花池旁救下了!”“哦?那孩子呢?”林碧落看向林家渊,林家渊拍了拍手,只见一个奶娘模样的女子抱着一个亮红色的襁褓来到书房,她对林家渊与林碧落欠了欠身,林碧落借此瞧见了一个皮肤皱皱的小孩子闭着眼睛张着小嘴,睡着觉。

    “父亲,这孩子真是金氏所出?”林碧落对林家渊问,林家渊点点头,“那李府现在岂不是闹腾上天了吗?”林碧落脸上闪过一丝焦虑,林家渊哈哈大笑:“落儿,我让你来,就是想借你之口去一趟侍郎府,拖住他们,而我,则进宫去面圣!”

    “为何要落儿去侍郎府?”林碧落不解,林家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许久,林碧落缓缓笑了:“父亲你是觉得落儿是万能的不成?还是说父亲认为落儿有本事看牢李昌国夫妇?”林家渊闻言,脸红了:“落儿,我……”“父亲不必解释,落儿明白,今日这一出是成是败,对父亲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

    “那落儿你……”林家渊望着林碧落,林碧落答:“侍郎府我会去,但前提是怎么去?”林家渊哑然,许久,林碧落又开了口:“罢了,我把姐姐请去侍郎府吧!就说是新婚在即,有话要前去与张氏说说,顺便感念李府对她的恩情与栽培!”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计划,眼睛都亮了:“落儿,你可真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啊!”林碧落听了,心底直犯恶心:还小棉袄呢?刚刚也不知道是谁,一听说自己没了应对之法,脸色就如同翻书一样变得贼快!“既然如此,那落儿你就速速去准备吧!”林家渊对林碧落吩咐道,林碧落点点头,退出了书房。

    “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书房外,小桃略显惊讶的看着林碧落,她发现林碧落的脸色愈加难看了,“小姐,怎么进去一会儿脸色就这么难看了?”小桃对林碧落关切的问道,林碧落看了眼小桃,接着又看看书房,心道:这当爹的怎么就没瞧出自个儿女儿的脸色难看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