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人去楼空

    “开门,我是安平王府的林铮羽!”林铮羽在外头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人开门,他回身看向林碧落,林碧落思索一阵,突然没来由的心慌:“不好!”她一个箭步冲上了前,猛地一推门,发现门口竟然没有被锁住。“姐,这……”林铮羽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只怕李府的人都走光了!”

    “怎么会?”林铮羽问了一句,林碧落摇摇头:“我也不确定,只是……算了,先进去看看吧!”她说着,往后望了眼林碧媛,只见林碧媛的脸很明显的流露出沮丧的神色,林碧落心底摇摇头:“不可能的,林碧媛再蠢也没必要搭上她自己的命来害我!”

    想着想着,林碧落就踏入了侍郎府内。

    “姐,这……这还真是一副残棋的局面啊!”林铮羽见着侍郎府内的模样后,对林碧落感慨一声,林碧落见着眼前混乱的地面和院子,心里只觉得痛快的很。她拉着林铮羽往前走:“羽儿,你可记得当年王府被抄斩时,你和我那院子的局面吗?”

    林铮羽愣了愣,随即点点头:“姐姐,你是回去过?”林碧落答:“我重生回来前,在一片虚空里见到过,同时,也见过你的死!”“姐……”林铮羽忽然哽咽了一声,林碧落摸摸个子已经蹿上来的林铮羽:“羽儿,你要记住,在皇城中,谁都不能信,即使是亲如姐姐的我,你也不能全部相信!”

    “姐……”林铮羽有些不解的望着林碧落,“姐,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那羽儿还能相信谁?相信自己吗?羽儿前世就是太相信自己,所以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这血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林铮羽怒吼道,林碧落很清楚的瞧见了林铮羽眼底冒着的火苗。

    “羽儿!”林碧落对林铮羽唤了一声,林铮羽瞬间没了怒意,他看向林碧落,林碧落对他问:“还记得那年正月的银鱼宴吗?”林铮羽眼珠转了转:“记得!”林碧落又问:“你知道为什么你事后会遇上麻烦吗?”林铮羽摇摇头,林碧落说:“因为设宴邀你的人根本不是我!”

    “怎么可能!”林铮羽急了,林碧落对他问:“你难道不知道人皮面具吗?”林铮羽闻言,原本抬头挺胸的模样变得恹恹的:“我……我……可那个人和你那么像,她……她还知道那么多我的事情……”“因为那个人是林碧媛!”林碧落指着身后的林碧媛悄声道,林铮羽登时怒气冲冲的想扑向林碧媛,可被林碧落拦住了:

    “你去做什么?是去杀她还是去报仇?你若是杀她,根本没必要,因为她的命数已经遭到我的篡改若是报仇,那就更加没有必要了,因为你都已经不是前世人……羽儿,姐姐今日想告诉你知道的,不是这些阴谋诡计,而是想要你明白一点,人生在世,必须洞察一切!”

    林铮羽听着林碧落的话,整个人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林碧落瞧着林铮羽不妥,她拽了拽林铮羽,发现拽不动,于是她就转了个身看林铮羽,却发现他居然在哭。“哈哈,羽儿啊,我都忘了你还是小孩子啊!”林碧落有些恶趣味的笑道,林铮羽闻言,很幽怨的看着林碧落:“姐,你才是小孩子,你们都欺负我!”

    说完,他便躲到了林碧落身后去。“你这孩子……”林碧落看着林铮羽那傲娇的样子,心里头却在纳闷他说的“你们”除了自己还有谁。

    “铃……铃……”正当林碧落全省放松的时候,从她耳边忽地传来了寺庙的敲钟木鱼声,林碧落只觉得自己身子摇摇欲坠且眼前天翻地覆,一种名为抽痛的感觉从她的全身传入了大脑皮层,而后又下发至身体各个部位。“啊!”林碧落大吼一声,随后两眼一翻,晕了。

    “姐!”察觉到林碧落不对劲的林铮羽当下就大吼一声扑向林碧落,可是他扑了个空,因为林碧落被从天而降的元邪抱了个满怀。“你……”林铮羽指着元邪道,元邪挑衅般的看了眼林铮羽,随后说:“怎么样小舅子,你未来姐夫的手艺不错吧?”

    林铮羽气的牙齿咬的梆梆响,他对元邪道:“殿下还是快点放下我姐姐,男女授受不亲,你可别乱了规矩!”元邪邪魅一笑:“授受不亲?那你和你姐岂不是也……”元邪话说一半不说了,林铮羽听见元邪说的话后,气的差点跳起来,他白了眼元邪:“还请殿下快看看我姐姐是怎么了!”

    元邪闻言,对林铮羽答:“我正有此意!”林铮羽再次气的咬牙切齿,他跺了跺脚,往元邪走去。

    “快,进去搜!把人抓出来!”此时,侍郎府被一大批官兵包围住了,林铮羽隐隐约约的听见了门外传来的声音,不多时,一群人踹门进了侍郎府。“报告大人,门没关!”一声憨厚的声音响起,林铮羽在侍郎府的院子中笑了起来,“没关门就直接进去啊!怕什么?”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随后,闷重的脚步声随之响起。

    “你们是什么人?”这时,一群士兵发现了元邪等人的踪迹,被控制的林碧媛见状,忙哭天喊地的对士兵道:“救命呀!士兵大哥快救我,我是安平王府的大小姐林碧媛,快救我啊!”那些士兵闻言,有几个打算去和暗卫过招,可是却被后头的人拦住了:

    “别冲动,安平王府的大小姐是郡主林碧落,怎么可能是她呢?”

    “是啊!是啊!你瞧这女人,贼眉鼠眼的,一定是罪臣李昌国的姨娘吧!”

    “那这位是谁?你是什么人?呀,这……这不是……拜见南逸王殿下!”

    就在元邪要将林碧落唤醒的时候,一个士兵发现了元邪的身份,他的一生呼喊,将众士兵的眼神都吸引了过来。“拜见南逸王殿下!”众口齐声的场面元邪并不是没有见过,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只觉得头痛无比,当下他便抱着林碧落轻轻一跳:“你们要找的罪人正往城西胡同逃窜,你们应该快些去抓捕!”

    话音还在侍郎府的院内绕着,众人抬头四处看了看,却发现元邪早已不知道去向。

    “诶殿下,还我姐姐!”林铮羽怔了许久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急的大喊了一声,随后不理睬林碧媛的各种求救离开了侍郎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