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狌狌

    五年前,泰山道宗圣场,东极金顶上:

    “师尊,大师兄为何迟迟不归?”少年模样的元邪对还未发福的公孙一怒问道,公孙一怒指了指微亮的天光:“时辰未至,你师兄不会归来的!”元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即继续蹲在地上看着那几只角斗的蚂蚁。“邪儿,你过来!”公孙一怒忽然对元邪唤了一声,元邪忙起身朝公孙一怒跑去。

    “师尊,怎么了?”元邪眨巴着小眼问,公孙一怒答:“该学的你也应该学会了,今天或许正好是你试炼的机会了!”公孙一怒说着,便将一根竹竿往金顶的悬崖上抛去:“你,跳下去!”“师尊……我……”元邪很是胆颤的看了眼公孙一怒,随后顺从的往崖下跳去。

    “呀……啊……”只见他大喊着纵身一跃,青色的身影在下坠中感到有些冰凉,可这种冰凉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感到自己好似踩上了什么东西。他俯视一眼脚底,却发现本该被丢下悬崖的竹竿竟托着他的脚,载着他往金顶上飞去。

    很快,他便回归了地面,元邪一着地便扑向公孙一怒:“师尊,好在有你的竹竿,不然邪儿只怕要摔成肉酱了!”“师尊早前教你的腾踢纵步呢?你怎么没有用?”公孙一怒对元邪严肃的问着,元邪有些呆,他望了望公孙一怒,接着支支吾吾答:“徒……徒儿一时忘了……”

    “再来!”公孙一怒大喝一声,紧跟着,他一脚将元邪踹了下去。毫无防备、没有一丝丝的前兆,元邪在被踹下悬崖的一瞬间,只感受到了风声与急速下坠的快感。但很快,他就猛地醒悟过来自己的处境,紧接着,他快速的伸手抓住山壁间的一根杂草,借助杂草之力,他双腿一蹬,身子往右一斜,整个人往上蹿了起来。

    只见元邪的身影如同一条长龙般的往上腾空而起,他所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抹银白色的气体,等他到了金顶后,公孙一怒却对他的归来一点都不意外:“慢了一刻,老夫都已经品了三杯浓茶,再来吧!”说着,也不等元邪松口气,公孙一怒径直甩了甩长袖,元邪便再次往崖下倒去。

    “啊!”元邪狂吼一声,他这次也不借助旁力,他身子在半空翻了个身,接着他又双脚往空气里踩了踩,紧跟着,一抹白气再次出现在他脚下,只见他双手合十往上空一指,整个人顿时如闪电般的上升而去。“师尊!我回来了!”元邪比先前更快的上了金顶,他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

    “哼,还过得去!得了,来坐着歇一歇吧!看着天色,你师兄也该回来了!”公孙一怒说着,身子一斜,整个人往后倒去,元邪见状,忙伸手打算去扶,却没想到看见了公孙一怒躺在半空中的身子。“师……师尊……这是什么功夫?我也想学!”元邪看着新奇,眼睛直发亮,他一个劲的哀求着公孙一怒,差点把公孙一怒给推了。

    “你……你这小子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公孙一怒有些气急败坏的起身,元邪忙摆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表情望着公孙一怒:“师尊……你就教教徒儿吧!”公孙一怒两眼上翻,做了个死鱼眼:“这点小术法你自己钻研也能学会的!”

    说着,他便继续坐起来品茶。

    一炷香后,日头愈加的大了,公孙一怒察觉到温度有些不妥,他看了眼身边打坐闭眼的元邪,只见元邪一脸的密汗。“奇怪了?这才刚过冬天,怎么会这么的热呢?”公孙一怒很是纳闷,他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无奈之下,他双手往怀里一掏,随后将一大片雪白的东西撒向了上空。

    不多时,一阵清凉传来,元邪紧闭双眼的表情也逐渐变得轻松起来。可这样的清爽与凉快只持续了不到半炷香,当日头被白云遮盖后,公孙一怒忽然觉得,先前那种莫名其妙的燥热又升腾了起来,他照例从怀中摸了几张白色的东西抛往空中,清凉再一次袭来,如此重复了三四次后,当那燥热再度传来,公孙一怒忍不住了:

    “到底是哪个龟孙子敢来道宗圣场来捣乱?这样不入流的小把戏玩过就算了,居然还不厌其烦、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给我滚出来,快点!”

    威严的声音透着不耐和愤怒,静静打坐的元邪偷偷睁眼瞄了瞄自己的师尊,只见公孙一怒的脸上布满了阴霾,是他从未见过的。

    “嚼嚼……嚼嚼……”正在元邪偷偷观察公孙一怒的时候,一阵怪异的声音从圣场的北面传来,元邪看了眼北面的竹林,那里此刻红光一片,亮闪闪的。“大胆!居然还敢放火!”公孙一怒气急,他一个纵身,往竹林飞去,元邪见状,紧着他而去。

    “嚼嚼……嚼嚼……”随着声音越加的清晰,元邪看见了竹林中那发着红光的物体,竟是一只巨大的红毛猴子,他长着白色的耳朵,全身火红一片,身后有一条巨长的尾巴,两眼泛着白光。他手中还执一条长着尖刺双翼的怪鱼,竹林的小火皆是由这条怪鱼嘴中吐出来的。

    “师……师尊,这……这是什么怪物啊?”元邪毕竟年幼,他见到这样的怪物后,整个人都有些害怕,他忽然觉得比起这些怪物,试炼更为轻松,至少,试炼没有这么可怕。

    “你快去道宗门找你的师兄弟们过来,快!”公孙一怒一把将元邪推到了打坐的地方,元邪愣了许久,直到公孙一怒对他大喝,他才迈开了步子往圣场的道宗门跑去。可是,他还没跑几步,就被一团火水阻挡了去路。“呀……师尊!师尊这里有火呀!”元邪看清那吐火水的怪鱼后,整个人皆是一抖,他大喊了几声,随即使了轻功。

    “师尊……师尊……那……那边有怪鱼!”元邪施展身法到了公孙一怒身边后,直指身后追着自己的怪鱼,公孙一怒此时正在默念术法,元邪这一打搅,他术法也念不成了。只见公孙一怒往竹林和身后各望了一眼,接着,他喃喃自语道:“是赢鱼,竟真是这洪荒之鱼!”

    “唧啾……唧啾……”公孙一怒话刚说完,那两条怪鱼就发出了怪异的鸟叫声,元邪紧张的靠近了公孙一怒:“师尊……什么、什么是赢鱼呀?”公孙一怒看了眼元邪,暗自叹了口气:“罢了,今日咱们师徒俩注定是要在这里和它们斗一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