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囚禁3

    “小桃,你拿什么去报仇?你没武功,一出去不是死就是伤,你看着吧,你小姐我,总会用最简单的方式为绿烟她们报仇雪恨的!我不会让她们的鲜血白白流淌在我的逍游阁内,我也不会让那些刺客逍遥法外,既然有本事进我逍游阁刺杀,那他们必须付出惨痛代价!”林碧落说着说着,忽然咬牙切齿起来。

    “小……小姐……奴婢……”小桃看着林碧落那样子,心知自己的话语惹得林碧落想起了不好的事情,她有些惊慌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也知晓自己的不妥,她忙改了改神色对小桃笑道:“小桃啊,走,咱们去书房吧!”小桃微微低头,扶着林碧落往长廊走去。

    半盏茶后,长廊尽头的林家渊书房内,林家渊有些震惊的望着林碧落:“你说李昌国在你手上?”林碧落点点头:“父亲可是不信?”林家渊喜出望外般的捋捋胡子:“怎么会不信,我怎么可能不信?落儿你每次都是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的,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你呢?”

    林碧落瞧着林家渊那如哈巴狗讨食般的表情,心里头厌恶的厉害,但是她还是得装模作样,毕竟这是今生,这是她的父亲:“不过……”林家渊听见林碧落还有后话,神色瞬间肃穆了一下,林碧落心底冷笑一声:“看来这父亲在儿女面前都忍不住要逢场作戏啊!”

    “落儿,不过什么?你直说吧!有什么要求,父亲能答应的,即刻就给你办到!”林家渊用谈判的语气对林碧落说,林碧落听着听着,只觉得刺耳的厉害。她记忆中林家渊那高大伟岸的身姿此刻全然化作了粪土,她不禁有些想嘲笑自己的前世,为何会那么愚蠢。

    “父亲,落儿并无所求,只不过人是南逸王殿下于西山脚下擒获的,这是他心腹的密报,父亲看完,请务必摧毁字条!”林碧落说着,将纸条递给了林家渊,林家渊将信将疑的伸手接过了林碧落的纸条,摊开看了看,一瞬间,他的面部表情变得精彩起来:“真是及时雨,真是及时雨啊!”

    他说着,对林碧落问:“那殿下在何处?”林碧落看着林家渊手中的字条儿不说一句话,林家渊心底顿时有些恼,他眼珠一转,将字条儿撕了个稀巴烂,接着他又问:“落儿,你告诉父亲,南逸王殿下在何处?”林碧落仍是不语,林家渊见状,气不打一处来:“落儿,父亲在问你话!”

    林碧落这时才恍然大悟:“哦?父亲是在问落儿吗?”林家渊不禁气结,他正要开口骂林碧落,林碧落却先他一步问了他一声:“不知道父亲刚刚用什么字条来替换了南逸王殿下交给落儿的字条儿呢?”林家渊闻言,只觉得面颊滚烫,刹那间,他感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林碧落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一个能看透人心的怪物。

    “落、落儿,你、你说什么呢?我、我哪会做这等见不得人的勾当呢?”林家渊有些结巴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幽幽道:“是呀,聪明如父亲,父亲怎么可能会做呢?可是,父亲你仔细看看,你撕碎的这字条碎片,是不是多了点?落儿给你的字条估摸着可就只有一寸五大小,可你瞧瞧这些碎片……太多了吧?”

    林家渊听着林碧落所问的问题,他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同林碧落交流,他随口说了一句:“许是我撕得碎了些吧!落儿你没必要在意这些吧?”“父亲!”林碧落加重了语气,她道:“父亲你有企图心,你企图收着字条儿,日后好利用南逸王殿下,这样的心思,旁人看不出,但落儿心知肚明!”

    “落儿你大胆!”林家渊怒喝一声,他看着眼前眼神凌厉且透着冷冽的林碧落,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林碧落很是神秘和遥远。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当年自己最爱的妻子、林碧落的生母郭嘉也曾这么的狠厉劝说过自己,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儿?是十年?还是十三年?或者……

    想到这,林家渊不禁打了个冷噤,他遥遥的记起了郭嘉当年劝说自己后不久,自己想要投靠的闯山王便被新帝斩杀于时蕊宫前。而后的半个月里,一共诛连了超过一万的王公大臣与商贾巨富,血雨腥风里,自己还曾偷偷张望过,不过,也仅仅是张望。

    “父亲,不必多想了,南逸王殿下未来说不定是你的女婿,是我的夫君,你何必留着一张字条儿呢?”林碧落见着林家渊那神游的模样,心底的犹豫瞬间化解,她终是忍不住拿亮出了最终极的杀手锏。林家渊恍惚间听见林碧落说的话,他眼神发了发光,随后又暗淡道:“我们已经是贵中之贵,再结一门皇子亲,只怕……”

    “父亲是怕皇帝陛下会疑心四起吗?”林碧落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点点头,他看看林碧落,心里有些恐惧,说不上缘由,自林碧落道出了他的心思后,他便觉得神秘如林碧落,恐惧也如林碧落,两者互相纠缠、互相羁绊,由此化作了害怕。

    “父亲可知为何陛下这么多的子女,却只有一个南逸王吗?”林碧落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答:“还不是因为他厌恶南逸王的母亲,但又忌惮南逸王的舅父骁勇将军,所以才给了南逸王一个名号和府邸!”林碧落闻言,不自觉的哈哈大笑起来,林家渊见林碧落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那落儿你说说,你有什么看法和见地!”

    林碧落忙收了笑对林家渊欠身:“父亲,落儿一时把持不住,还请父亲原谅,不过父亲的那见解,实在如同市井小人的见识一般,有些不可言喻!”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当下雷霆之怒:“林碧落,别以为你聪明就可以挑战本王的底线!”林碧落微微摇头:“父亲错了,落儿指出,有何挑战之说?”

    林碧落说完,顿了顿:“再者说了,父亲不愿进言,直说便是,落儿也不愿强人所难!”林家渊闻言,心思百转,刹那间,他低头道:“落儿,你说吧,本王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林碧落笑笑,对林家渊福身道:“陛下的儿子中,他最看重的,其实就是南逸王殿下,父亲觉得呢?”

    “落儿何处看出的?”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父亲可知南逸王殿下曾前往道宗圣场学艺?”林家渊点点头:“略知一二!”林碧落道:“这便是陛下对南逸王的看重与偏爱,若非如此,他何必将一个厌恶的儿子送去学艺呢?干脆些丢着让他变成纨绔子弟不就完了,父亲你说是吧?”

    林家渊见状,顿时呆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