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囚禁4

    “落儿,你继续吧!”林家渊发了一会儿呆后,对一直看着自己的林碧落吩咐道,林碧落点点头,继续问:“父亲,你觉得陛下对待南逸王殿下的母妃如何?”林家渊细思一番后答:“嗯,好像不冷不热的,除了逢年过节,陛下一般都不去看望贵妃的!”r

    “不,不是不去看,而是不能去看,你想啊,这一边是咱们林家的人虎视眈眈的与皇后盯着陛下的帝位另一边呢,又有外敌和一干奸细作乱,陛下不过是想保护南逸王殿下与贵妃娘娘,所以宁可不冷不热,也不愿贪图一时的温存与爱恋。”林碧落细细的说着,林家渊越听嘴张得越大,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碧落居然能看透这么多事情。r

    “那么落儿,那我岂不是一直都错了?”林家渊看向林碧落,他的眼神有些通红,林碧落知晓林家渊是想通了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她只是笑笑,不再言语。r

    半炷香后,林家渊对林碧落说道:“落儿,我不管你是怎样的想法,但是父亲总归是要与你说声对不起的!”林碧落闻言,诧异林家渊的转变,她心道:没理由的,这么几句话和指点,没理由让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低眉顺目的道歉的,这里头一定还有什么文章!r

    “父亲,落儿可受不起!”林碧落说着,一个闪身,往右边蹿去,因为站立不稳,还险些撞倒了林家渊最爱的花墨砚。可即使如此,林家渊也不眨一下眼皮,林碧落顿时觉得手足无措。她从未感受到过一个父亲所能给自己的温暖,所以,当林家渊再次对她说对不起时,林碧落竟有些热泪盈眶。r

    然而,这热泪盈眶维持了不了多久,因为接下去,林家渊才说出了他的目的:“落儿,不如咱们一起扶持南逸王登上帝位吧?我负责打击林家那伙人,你就专心负责南逸王殿下就好,只要咱们父女齐心,那咱们铁定不会比乌伤林门差的!”r

    林碧落:“……”r

    “落儿?你有在听吗?落儿?落儿……”林家渊的问话絮絮叨叨的传来,林碧落只觉得头痛,她心想:真是傻子才会相信一个自私自利的老男人会突然醒悟在乎亲情,我这人是要愚蠢到什么地步才会被这么一个老的只剩下自私和地位男人迷惑啊?r

    “父亲,请恕落儿无法答应!”林碧落直白的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脸色没有林碧落意想中那样出现波澜,他只是淡淡笑笑:“也罢,我也觉得此计不可行!”林碧落望着林家渊,胃里莫名觉得有些翻江倒海,比之前那次还要恶劣与难受。r

    “对了落儿,咱们什么时候去看那李昌国呀?”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他一脸笑盈盈的,林碧落见着,一下子没忍住,胃里的那股子波浪一下子涌出喉咙,直直的喷向了林家渊俯下的脸上。刹那间,林碧落只觉得时间都定住了,不多时,林家渊惊恐的吼声传来,那声音之响之锐利,林碧落只知道那是自己此生难得一闻的。r

    就这样,林碧落与元邪约好很快就出府的计划就此搁浅至了傍晚,等林家渊擦洗了无数次后,林碧落这才得到了消息,林家渊要见她。“父亲,你……嘤嘤……”林碧落说着说着,不自觉的浅笑起来,林家渊见状,清了清嗓子:“落儿,咱们现在能去吗?”r

    林碧落点点头:“父亲要去,那便去吧!”林家渊闻言,喜上眉梢:“那好,我这就备车!”“不必了!”这时,外头传来了元邪的声音,林碧落惊喜的回头看过去,发现元邪已然换了一身装扮:只见他外着青色披肩,身穿鎏金紫袍,头戴碎玉红缨冠,一副偏偏贵公子的装束。r

    “啊!是殿下来了啊!”林家渊笑眯眯的对元邪说道,元邪对林家渊行了礼:“不错,小王不请自来,还请王爷莫见怪!”“怎么会呢?本王还要谢谢你为我捉住了那李昌国呢!这不,等我去见了李昌国后,就进宫面圣,向陛下好好夸赞一番殿下的功劳!”林家渊见元邪如此的谦逊,心里乐开了花,说的话也客套起来。r

    谁知,元邪一听说林家渊要进宫夸赞自己,他忙阻止林家渊道:“王爷不如将李昌国就地正法了,一旦消息入宫,那么李昌国说不定还有活命之路可走,那到时王爷可就得不偿失了!”元邪说完,对一旁站着的林碧落问了声:“落儿你说是吧?”r

    林碧落笑着应了句:“父亲,殿下所言非虚,就地将李昌国处置了,这样也方便早前我与父亲商量的大计呀!”林碧落说着,眼神暗了暗,林家渊瞬间明白了林碧落所指的事情是控制李府,他当下抚着下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吧!”r

    说着,他就打算起身,但一瞬间,他又想起了什么似得对林碧落问:“落儿,你还会不会那个了?”林碧落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答:“父亲,女儿是呕完便无碍的,许是冷暖交替,身子有些受不了吧!”说着,她便踏出了书房的大门。r

    “殿下你还不去备马,还傻愣着做什么?父亲还要换衣服,你难不成要在旁边伺候不成?”林碧落出了书房后,见元邪还呆愣在里头,便出言提醒了元邪一句,元邪当即就小跑了出来:“嘿嘿,落儿,你在关心我吗?你在关注我吗?”r

    林碧落翻了个大白眼给元邪:“谁给你的厚脸皮让你自恋到这个地步呀?”元邪:“……”r

    “话说落儿,为什么你没按约定的时间出来呀?”元邪对林碧落问道,他其实是想问刚刚林碧落所说的呕吐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看林碧落的样子,八成是不愿意说,于是便扯了话题问别的。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题后,细细的对元邪解释了一番,元邪闻言,有些诧异:“安平王府这样的地位,还需要巴结我吗?”r

    林碧落摊摊手:“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一直以为父亲是自私,谁知道现在他还多了个贪心和没脑子!”r

    元邪:“……这么说,是不是过分了点?”r

    林碧落:“我乐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