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囚禁5

    “元邪,殿下,其实,你没必要去讨好我父亲,他不值得!”林碧落顿了顿道,她的美目流连在元邪身上一会,随后又指了指在长廊一角呆坐着的小桃:“你有时间去讨好我父亲,倒不如花心思讨好我那丫鬟,好让她卖些我的消息给你听。”

    林碧落说着,狡黠的对元邪一笑,元邪只觉得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仿佛看见了调皮的天仙一般。“落儿,你……”元邪知道林碧落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只是他仍是有些不确定林碧落的心思,可刚刚林碧落那么一提起,他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落儿你……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元邪有些语塞,他想不到华丽的词藻来搪塞林碧落,他不顾形象的大力抱着林碧落,林碧落被元邪一抱,也没有想到其他,只是觉得有些幸福。“小……小姐,殿下你做什么?这是安平王府,不是你随便能乱来的!”这时,在发呆的小桃清醒过来,正好看见了元邪抱住林碧落的一幕,当下小桃的护主之情就涌了上来。

    “你……殿下,你放开、放开我家小姐!”小桃边喊边拍打元邪的手,此时她只觉得林碧落受到了伤害,也不顾元邪的身份,直接扑上去对付起来。元邪被小桃打的有些手疼,他无奈的松开了手,而林碧落也阻止了小桃的举动:“小桃,你做什么?”

    小桃扑哧着眼睛看着林碧落:“小姐,你……你没事吧?殿下没欺负你把?真是想不到,在安平王府他居然都敢乱来!”林碧落本想和小桃解释一番的,但此时她听着小桃的话,不自觉的笑了。小桃见状,整个人都有些炸毛了:“小姐,你这是……你笑什么呀?”

    林碧落挥挥手:“小桃啊,我,喜欢元邪,元邪也喜欢我,嗯就这样!”说完,林碧落也不顾元邪那开花了的表情以及小桃一脸惊讶的脸,直接跑开了。“诶,小姐!”小桃反应过来后,对林碧落追了上去,而元邪则在迈腿追的时候被林铮羽拦住了:“喂,对我姐好一些!”

    “那是自然的!”元邪答,“别欺负我姐!”林铮羽继续道,“你认为我是孬种吗?”元邪反问一句,林铮羽一怔:“你……总之别让我姐受委屈,要不然我林铮羽不会放过你的!”元邪闻言,笑了笑:“那你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林铮羽见状,眼睛瞪得老大:“喂,你别狂啊!”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还是多吃点饭,长点肉吧!”元邪看着林铮羽像看小弟弟一般,他拍了拍林铮羽瘦弱的肩膀:“你瞧瞧,你的身子一点扛风的能力都没有嘛!”林铮羽闻言,差点暴走,他回了元邪一句:“不能扛风怎么了?”

    元邪笑笑,终是嘴下留情,他对林铮羽道:“得空,去庆统营报个道吧,去营里练一练,不要做纨绔子弟!”说完,他也不理睬林铮羽,径直飞身往林碧落消失的长廊而去。林铮羽呆呆的望着元邪消失的身影,一脸的惊奇和讶异:他,我的未来姐夫,是在向我发号施令吗?

    “羽儿,你怎么在这里?”就在林铮羽一脸无解、找不到答案的时候,换了一件超级喜气衣衫的林家渊对他问了一句,林铮羽看也不看林家渊便答了一句:“没事父亲!”说完,他才抬头打算问问林家渊的意见,可是一抬头,他看见林家渊的穿着后,差点吓了一跳:“父亲,你这……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林家渊看着林铮羽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道:“那什么,最近不是好事特别多吗?我就想着穿的喜气些!”林铮羽一脸不信的看着林家渊,林家渊只觉得要穿帮,可是林铮羽却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你们都有好事,就我一个人连好事都没有!”

    说完他垂头丧气的离开了,留下一脸懵懵的林家渊在原地随风凌乱:“什么叫你们都有好事?你不是我林家的人吗?除掉了李昌国难道还不算好吗?你难道没份么?”可惜,这些话林铮羽听不见,因为他早已走的远远的了,林家渊吼完,整了整装束,随即便往大门赶去。

    安平王府外,元邪与林碧落,林碧落与小桃,以及晚来的元邪近侍与元邪,四个人之间的气氛异常怪异:

    “落儿,和我说句话呗,我好无聊啊!”元邪对林碧落道,“殿下,还有我呢,郡主不爱说话,我陪你说吧!”小桃道,“大胆,主子们说话的时候,我们做奴才的怎么能插嘴?”元邪的侍卫梁仇道,“梁仇,别冒犯了小桃姑娘!”元邪对梁仇警告道,梁仇闻言,有些怨怼的望了眼元邪,接着他又白了眼对着自己毗牙咧嘴的小桃。

    “落儿,咱走吧!”好在林家渊出来的及时,林碧落一见林家渊出来后,当下便感到沉重的气氛减少了,她对这元邪笑了笑,元邪了然的点点头:“落儿,来,我扶你上马车!”林碧落摇摇头:“小桃,你来!”元邪见此,有些委屈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察觉到元邪的表情,她并不多说什么,只是笑笑,钻进了帘子后面。

    “王爷,咱们就骑马吧!”元邪对林家渊提议道,林碧落忽然探出了脑袋:“不妥,父亲,请上马车来,殿下,麻烦你骑着马带路了!”林碧落话刚说完,元邪本期待的表情就耷拉了下来,他本以为他的落儿会请他也上马车去,可惜,是他想多了。

    “那就这样定了,启程!”林家渊说着,钻进了马车内。

    “父亲,可想好一会怎么与李昌国说话了?”林碧落看向林家渊,她从林家渊出现开始就察觉到林家渊周身的气氛变了,变得异常的开朗和欢脱。她心知林家渊是因为能见到沦为阶下囚的李昌国才如此开心,但与此同时,她又想知道林家渊的心能狠到什么地方去。

    “想?为什么想?他都成了咱们掌上的蚂蚁了,难道咱们还要斟酌一二再与其说话吗?”林家渊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一愣,她有些猜不透林家渊了,她心道:我该说父亲你是没脑子呢?还是说父亲你太善良呢?这样的好机会,你不应该好好羞辱他、折磨他、报私仇、泄私愤才是吗?

    “父亲果然爽快!”林碧落想了想,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没听出林碧落话中的意思,他见林碧落夸赞自己,他有些得意忘形道:“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林家渊是什么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