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囚禁6

    “父亲高人一等,自然厉害!”林碧落又搪塞了一句,林家渊直哈哈大笑,等他笑完,他又对林碧落问:“落儿,不知道你会对李昌国做什么?”林碧落眨巴着眼睛看着林家渊,她想了想答:“落儿要对付李昌国的招数可多了,比如拿蜂蜜涂抹其身子,再引来上千只毒蜂,好好伺候他!”

    林家渊闻言,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有些错愕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会有如此狠厉的想法?”林碧落见状,冷笑着反问林家渊一句:“不知道父亲知道什么叫狠厉吗?”林家渊无话可答,林碧落继续道:“我若是将李昌国剥了皮再将他赶进盐水桶里面,那才是狠厉!”

    林碧落说完,她瞥了眼林家渊,林家渊此时的脸色已然发白了,林碧落笑了笑:“但是落儿并没有这么做,所以父亲,落儿希望你以后别这么说落儿。落儿是你的女儿,不是别人家的陌生娃娃,落儿所做、所求的不过是能帮助父亲,而不是威胁父亲!”

    林碧落说完后便沉默了,她闪烁着眼看林家渊,林家渊也回视她一眼,但很快就躲开了。林碧落见状,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她心道:这个父亲,还真是少见的懦弱和胆小,光光是这么一点手段他就觉得自己可怕了,那么日后呢?日后自己若是做起大动作来,那他岂不是要把我形容为地狱的魔鬼了?

    “落儿,我、我没有这样的意思!”很久后,林家渊缓缓说了一句,他直直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也一样看着他,这一对视,便是很久很久。不知道为什么,林碧落头一次从林家渊的眼神里看出了心疼和懊悔,她莫名觉得眼前的林家渊,和前世的那个冷血无脑的父亲不一样了。

    “到了!”就在林碧落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外头猛地传来了梁仇的喊声,林家渊一惊,忙整了整衣束对林碧落道:“到了落儿,咱们可以走了!”林碧落点点头,她打了哈欠,接着有些无精打采的伸了伸腰,随即由小桃扶着下了马车。

    “落儿,怎么样?累吗?”元邪一见林碧落下车,便对林碧落关切的问道,林碧落看着元邪摇摇头:“没事,我不累,你呢?外头的风凉吗?”元邪闻言,忙撅起嘴:“有点凉,吹得我脸都冰了!”说着,他还把脸凑向了林碧落,可谁知林碧落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便闪到了林家渊身边。

    元邪只觉得自己的撒娇是白撒了,他看了眼憋笑憋得快不行的梁仇,他冷哼一声,随即对林家渊道:“王爷请跟我来!”说着,他便径直往马车所在的庭院走去。

    林碧落也是在这时仔细观察起这座小房子,只见外表与普通的房屋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招牌与门匾多了些元邪的邪性,全是刻着怪异的画。庭院的围墙长出了许多的爬山虎,大门四周摆满了蝴蝶兰与林碧落最喜欢的百合,一幕幕一桩桩看下来,林碧落不自觉的脸红了。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小桃不经意间看了林碧落一眼,却因此吓了一跳,林碧落忙捂住小桃的嘴:“别乱说!”可惜,她的警告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元邪早已发现了林碧落的异样,他有些得意的笑着凑到林碧落身边:“怎么样落儿?这儿美吗?”

    林碧落有些羞涩的点点头:“嗯,美是美,不过将这里作为关押李昌国等人的地方,是不是太煞风景了?”元邪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有一瞬间的无措,他不禁怪责起自己的愚蠢,怎么能傻乎乎的把如此仙境作为关押落儿厌恶之人的牢笼呢?

    “落儿你听我说,我是想……”元邪正要解释,林碧落便了然的打断了他的话:“殿下不必解释,落儿明白,现在还是先带我们去看看李昌国吧!”元邪见状,知道林碧落没有生气,他点点头,带着林碧落与林家渊走进庭院的某颗树下,他在树干的中心掐了一掐,随后那棵树居然直直的往上升腾起来。

    “王爷,落儿,往下走吧!”元邪从上头跳下对林家渊与林碧落说,林家渊与林碧落对视一眼,同时迈了步子往下走去。一路都灯火通明,元邪带着他们走了很久很久,久到林碧落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提不起力气时,元邪轻言一句:“到了!”

    紧接着,他转动了阶梯上方的一方蜡台,一片空间就此出现在了林碧落与林家渊眼前:那空间亮堂堂的,里面有常常的过道与各类的装饰物品,在最深处,有一个用黑布蒙着的方形物体,很大。“来,他们就在这里!”元邪说着,一把将黑布挥了一挥,一瞬间,那块黑布凭空消失在了林碧落与林家渊眼前。

    “这是……这是教宗的障目遮掩术?”林家渊不确定的对元邪问道,元邪点点头:“是啊,的确是障目遮掩!”林家渊顿时用欣赏的眼神看着元邪:“不错,不错,你果然很有天赋啊!”元邪笑笑,不再言语。

    而此时,林碧落则盯着那牢笼里的三个黑影笑了:“李大人,李夫人,李小姐,好久不见啦!”林碧落喊完,那里头的三个人才有了些动静,只见那三个大小不一的身影微微的侧了侧身子,随后有一个小身影直接冲向了站在笼前的林碧落:“林碧落,你个小贱人,死野种,你居然敢绑架我们?”

    “绑架?李玉婷,你弄弄清楚,你们都是通缉犯,我为什么要绑架你们?”林碧落反问一句,这一句话问出口,另一个高大的身影蹿了出来:“林碧落,我李昌国真是低估了你!不,是我低估了你们父女二人!”“不,老爷,这小贱人就是个妖精,是鬼,是妖怪!要不然,咱们怎么可能被她算计了?”这时,张氏也冒了出来发言,林碧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拍起了手:“父亲,这么精彩的局面,你不出来说几句?”

    林碧落问完,林家渊缓缓的从光亮处挪步凑近了牢笼,李昌国看清了林家渊的穿着后,整个人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林家渊,你个小人,你个没种的小人!”林家渊闻言,抖了抖身上的衣服:“我就是小人,我从没想过做什么大人,大人那是陛下才能做的,咱们这样的贵人还是做做小人更好!”

    说着,林家渊用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鞭子一下子甩进了牢笼内,李昌国与张氏痛的惨叫一声,几个人纷纷往牢笼深处退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