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张氏惨死2

    “林碧落,你会不得好死,你会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的!”张氏恶狠狠的说了一句,随即起身往笼底的土墙上撞去,可惜,她还没走几步,就被林家渊的鞭子一抽给抽到了地上。

    “想这么容易就死了?没门!”林家渊说着,使劲的往笼内挥舞起了鞭子,很快,张氏撕心裂肺般的叫声传遍了整个屋子。“落儿,你怎么样?没被她伤到吧?”林碧落退回到元邪身边,元邪见林碧落的脸色有些发白,关切的对林碧落问道。

    林碧落摇摇头:“殿下,落儿无碍,请你帮我准备一块铁板和一些炭火,对了,顺便再拿些盐与油来!”说着,林碧落便往一旁的矮凳上坐了下去。元邪点点头:“好,落儿,你等我!”说完,他便飞也似的往外跑去。

    “父亲,别打了,把李昌国拉出来问一问,他到底有多少的秘密吧!”林碧落歇息了一阵后,阻止了林家渊的动作,林家渊有些不满的将鞭子往李昌国挥去,可谁知李昌国居然一把拽住了林家渊挥去的鞭子:“林碧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想要知道什么?”

    林碧落见李昌国如此的直白,她心知方才那一切李昌国都是假装的,他是打算眼睁睁的看着张氏死,然后他再装疯扮傻的躲过自己的询问,这样就不会有其他的瓜葛出现。可惜……林碧落想道,可惜李昌国怎么也算不到林家渊会阻止了张氏寻死。

    “舅父,落儿很想知道,你忘恩负义的原因是什么?当年我外祖母那么疼爱你们兄妹,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她?”林碧落对李昌国问道,李昌国神色一变,有些抗拒回答林碧落这个问题。林碧落见状,扬了扬手中的银色短剑:“舅父看看这是什么?”

    李昌国不屑的看了眼林碧落手中的东西,一瞬间,他神色变得慌张起来:“你……你怎么会有的?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它的主人呢?它的主人在哪里?你都知道些什么?你想知道什么啊?你明明都知道了这些事情,为什么还要问我?我都如此田地了,你……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舅父,这银剑的来历很是复杂,不过你只需要知道,你的身世本来就是个错误,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的忘恩负义!毕竟,那蛮荒野族的粗人,哪里知道什么叫忠义呢?”林碧落冷笑着的说道,她的意思明白的很,她很直白的告诉了李昌国他是个野人,他是个错误的存在。

    李昌国闻言,整个人的身子顿时软了,林碧落瞧出他这一次不是装模作样的演戏,她笑了:“所以舅父啊,即使这枚短剑的主人来了,他也救不了你,因为他要是知晓你就是当年那个错误,他非但不会救,还会请我快些处理了你!”

    林碧落没说一句话,李昌国的脑袋便会多垂低一点,林碧落见效果达到了,便对李昌国问:“怎么样舅父?你要告诉我你的秘密吗?”李昌国听见林碧落的问话,他缓缓抬头,露出了一个苦笑:“其实你都知晓的一清二楚,何必还如此费力的问我呢?”

    林碧落摇摇头:“不,你与三皇子的密谋,我不知道还有,魔教的人怎么会来刺杀我,我也不知道!所以,舅父你应该好好解释一下才对。”李昌国闻言,顿时两眼直瞪林碧落:“你……你怎么会怀疑到我头上来的?”林碧落微笑答:“因为舅父你与三皇子有勾结!”

    李昌国摇摇头:“你错了,三皇子一直在拉拢我,可是我更想投靠太子,但是我又舍不得三皇子所馈赠的那些金银财宝,所以我才多多少少的帮三皇子做了一些事情。前几天的刺杀,是我提的不错,但是具体的实施我不清楚,全都是三皇子策划……”

    林碧落听见李昌国说的答案后,整个人有些摇摇晃晃,怎么会?怎么会一点内情都没有?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呀?明明前世种种都告诉我他们之间有牵扯,可为何是这样的牵扯呢?这么的清明与透彻,连带着一丝的古怪。

    想到这,林碧落一下子抽出了短剑,她将短剑一刀扎进李昌国的手心,李昌国惨叫连连,林碧落却沉声问了一句:“你最好老实交代,要不然,我就用这把短刃折磨你去西天见佛祖!”说着,她将短刃拔起,随即快速的插在了李昌国受伤的位置,不偏不倚,李昌国再次惨叫起来。

    “说不说?”林碧落有些癫狂的问道,李昌国只顾痛呼,一个字也不曾回答。

    “落……落儿?要不父亲来问吧?”林家渊早在李昌国惨叫的时候就从错愕中惊醒,此时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如同恶鬼般的逼着李昌国说出实情。当下,他再铁石的心肠也有些软化了,他见不得女孩子家家如此的凶狠。于是他对林碧落问了一句,谁知,林碧落却很不领情。

    就在林家渊尴尬的打算再劝劝林碧落时,元邪吩咐人抬着林碧落要的铁板与油盐炭火进了屋:“落儿,你要的东西备齐了!”元邪话音刚落,紧接着他便如风一般的冲到了林碧落身边:“落儿,你这是做什么呀?这些事情我来做就是了,别脏了你的手!”

    说着,元邪一把夺过了林碧落手中的短剑,他看了眼短剑:“咦,这刀子不是……”他话没说完,林碧落便捂住了他的嘴。元邪见状,一把将短刃从李昌国的手心抽出。这一抽,李昌国的半个手掌差点与其分离开去,但好在有筋骨连着。

    “啊!”李昌国痛苦的大吼一声,接着便面色苍白的晕了过去,而在其后面躺着的张氏见李昌国昏迷了,她怪吼怪叫的冲到了李昌国身边,可是当她看见李昌国血肉模糊的手时,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对林碧落大骂起来:“林碧落,你这不要脸的骚蹄子,你这没娘教的死贱种……”

    张氏大骂着,林碧落则在元邪怀里静静躺着,林家渊拿着鞭子往笼内抽着,张氏很快便忍受不住抱起李昌国抵挡林家渊的鞭子。“痛……好痛!”李昌国渐渐的被林家渊的鞭子给抽醒,张氏见状,忙放下了李昌国:“老爷……老爷……你……呜呜……呜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