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张氏惨死3

    “林碧落!!”只听见张氏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嗓子,紧接着,林碧落眼睁睁的看着张氏将手腕放到了嘴边。“你不是想要害你的人正法吗?好,那我就死给你看!但是……”张氏说着说着,开始提条件了,林碧落闻言,幽幽一笑:“舅母还想与我讨价还价呀?你当这是绸缎庄吗?可以任由你讲条件?还是说你的侍郎夫人梦还未醒?”

    张氏听见林碧落的讽刺,当下便身子一僵:“林碧落,你、你别欺人太甚!”林碧落望了眼张氏:“舅母,要说欺人太甚,好像那个人就是你吧?当年是谁气的我外祖母差点吐血?又是谁刻意陷害我小舅舅一家?这一点一滴、这一刀一痕,我想舅母你应该很清楚吧?”

    林碧落说完,拍了拍手,不多时,外头传来小桃的声音:“小姐,小桃带着小公子来了!”林碧落说了句进来,小桃推了门进来。林家渊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与小桃,他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想要做什么。所以当他看见了小桃怀里的婴儿时,一股阴险的笑容出现在了林家渊脸上。

    “落儿,这孩子可是我派人跑断了两匹马才送过来的呢!我和你说,他一路上都没有哭过,很安静呢!”元邪见小桃抱着小婴儿进了屋,当下先小桃一步蹿到了林碧落面前邀功,林碧落一巴掌拍开了元邪:“你别碍手碍脚的!”说着,林碧落招呼了小桃靠近牢笼。

    “舅母,可认得这块顶秀鱼柳襁褓?”林碧落指着包裹住了小婴儿的丹青襁褓对张氏发问,张氏自看见小桃带着婴儿进了屋,就已经感到不妙,所以当林碧落对她提出疑问时,张氏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青灰色的。而痛苦到冷汗直冒的李昌国则在看见那丹青襁褓后大吼:“林碧落,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拿着那孽畜的襁褓来?为什么?”

    林碧落笑笑,吩咐小桃弯下身子,当小桃弯下身子露出了小婴儿的粉嫩小脸儿后,林碧落笑眯眯的对李昌国说:“舅父呀,你瞧瞧这孩子,长得多像你呀!可惜了,这不是你的孩子,这是我父亲在青瓦台观赏落叶的时候,从青林河中捡来的,你是不知道啊,当时这小奶娃哭的可大声了……”

    林碧落有意无意的说出了孩子的来历,李昌国越听越觉得眼前发乌,他看了看林碧落,又看了看身边哭哭啼啼的妻子张氏,一种无名的邪火从他的脑海里迸发出来:“你这个贱妇人!”他挣扎着想起身打张氏,可是却怎么都站不起来,林碧落瞧着李昌国那滑稽的样子,心底划过了一丝快意。

    “舅父呀,我忘了说,这孩子呢,我打算让他代替金姨娘诞下的狸猫,日后李府呀,就全靠这个孩子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儿落儿要告诉舅父的,落儿已经和金姨娘谈妥了,她答应依附于我们安平王府,好换来这位小奶娃,你说金姨娘的主意怎么样?”林碧落一脸微笑的对李昌国问道,挣扎无果的李昌国在听见林碧落的话后,直接两眼一瞪,活活给气晕了。

    “老爷!”躲到深处抱着李玉婷的张氏看见李昌国又晕了,当下她便大喊大叫的跑向李昌国,她叫喊了李昌国几声后无果,她猛地站了起来,来到了林碧落面前:“林碧落,我要杀了你,我要……啊!啊!我要杀……啊!了……啊!你!”

    张氏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对着一笼之隔的林碧落,林碧落很是平静的看着张氏做出那些疯狂的举动,她丝毫不害怕,因为林碧落知道,一个被禁止住的人,她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呢?

    “舅母还是省省气力吧,省下些气力好留着一会儿受死!”林碧落说着,吩咐了小桃几句,小桃点点头,很快便动了身子往外走。而元邪则对外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仆人抬着一铁锅和架子进来。“舅母,好东西到了,不知道你和表姐哪个先来呀?”林碧落指指铁锅,看了眼张氏与牢笼深处的李玉婷,笼中人竟害怕到牙颤。

    “舅母也会害怕呀?”林碧落对张氏问了一句,接着,她又对笼内的李玉婷道:“表姐,要不你代替舅母先上吧?”在笼中的李玉婷闻言,吓得一把抓住了笼中的撑架,元邪见状,忙喊:“你要做什么?那根东西要是断了,我们都得遭殃的!”

    元邪喊完,对一旁的林碧落挤了挤眼,林碧落见此,不觉得有些好笑,她很好奇元邪对李玉婷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但林碧落来不及细想,便听见了几声踹木头的声音,她眼睛一瞄,就看见了李玉婷卖力的在踹那根撑架木,一旁的林家渊甩了好几鞭子也没使李玉婷停住她的脚。

    “你个臭丫头,真是犯贱!”林家渊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林碧落看了眼林家渊,随即就看见了李玉婷将撑架完全踹折了。可惜,意想之中的坍塌没有出现,反而是整个笼内一下子涌出了数百只的灰老鼠。“啊!啊!啊!”李玉婷与张氏异口同声的尖叫起来,声音之大,传遍了方圆十里。

    “都说了不要踢的,你看看,为什么这么不听话呢?”元邪邪笑一声,随后他看了眼林碧落,林碧落对他笑了笑,元邪瞬间眉飞色舞起来:“落儿,我表现的还好吗?”林碧落点点头:“嗯,还不错,不过……”“不过什么?”元邪急切的问,林碧落答:“不过有失水准!”

    元邪有些不解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道:“若是我,一定往上头灌满辣椒油,这样比放老鼠更好!”“辣椒油?”元邪有些惊讶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点点头:“辣椒油可比老鼠噬咬要痛苦的多了!”元邪见林碧落一副精通的样子,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林碧落,你个杀千刀的,你就该入地狱去,你这么折磨我们算什么英雄好汉?”李玉婷在里头一边踹开老鼠,一边对林碧落骂道,林碧落听了以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英雄好汉?表姐我想你是被舅母带傻了吧?落儿是个女子,顶多算个英雌!”

    林碧落话音落下,李玉婷的惊叫便再度传来,她很是愚蠢的对元邪求救:“殿下,我好难受呀,殿下,我好怕呀,你快来救救我吧!殿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